天还没完全亮,我就被卧室外阵阵响动吵醒了。本能地扯过被单裹紧,我瑟瑟发抖地想:怎么又惹恼婆婆了?昨天不是已经把家里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吗?

小红!你这懒婆娘,在躺到几时啊?

话音未落,房门就被推开,婆婆满脸怒容站在门口,手里还拿着根木棍。

婆婆哼了一声,转身出去还不忘狠狠摔门。看来今天注定不会好过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叹了口气,三步并作两步下了床,赶紧梳洗打扮。一边穿衣服,我还不忘偷瞄镜中的自己:青春活泼的小脸,明眸善睐的双眼,配上温婉大方的发髻,嗯,应该不会太丑吧。

可惜,婆婆从来看不上我这一套。她觉得我身手生疏、太过柔弱,怎么也使不上力气。自从我嫁进门,她就对我这儿媳妇百般挑剔,动不动就斥责一通。

小红,你在磨蹭啥呢?还不过来伺候我梳头!

我正穿鞋呢,婆婆的吼声又从外面传来。望着镜中的自己,我深吸一口气,默默下定决心,总有一天要让婆婆改变对我的看法。

来了来了,婆婆您慢点。我应了一声,急急忙忙跑出卧室。

一出门,就看见婆婆坐在条凳上,身后的小明正给她梳头发。小明见了我,赶紧把梳子塞到我手里,讪讪一笑。

我上前接过梳子,开始给婆婆梳头发。想起小时候,妈妈也常这般给我梳头,我便故作亲热道:婆婆,您这头发可真漂亮,乌黑发亮的,比我妈年轻时还好看呢。

哼,会说会道就是你的长项了!婆婆哼了一声,依旧不留情面,就盼着你梳头的手艺别太烂,别又让我白头发拽掉几根。

我心里直叹气,这婆婆就是个爱钻牛角尖的主。可我还是笑着应下:好好好,我一定小心翼翼的,婆婆您就放心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婆婆这才沉默下来,任由我给她梳头。

你这死丫头!梳什么梳,踩到我头发了!

婆婆的大嗓门再次惊醒我,我慌乱一阵,赶忙低头检查。果然,刚才梳到她发后脑勺时,不小心踩到了几根长发。

小心你个头!我看你就是故意的吧?婆婆睚眦欲裂,扬言就要打我。

好了好了妈,小红不是有心的。小明见状,忙在一旁做起和事老来劝解道。

什么不是有心的?这年头谁还敢小看我这把老骨头啊?婆婆依旧怒气冲冲,狠狠剜了我一眼。

我低头不语,暗自祈祷小明赶紧打圆场。果然,小明急忙说道:妈,别生气嘛,小红年纪小、手脚不利索而已。咱就当没这回事儿,来,我给您梳头发吧。

说着,他就要把梳子从我手里抢过去。我下意识把手缩了回来,轻声说:没关系,婆婆。我自己来吧,也让我多练习练习嘛。

婆婆哼了一声,又瞪了我一眼,这才重新坐好任我伺候。我暗自庆幸,刚才那口吻说得好像有些狠辣,婆婆若是再横挨几句,只怕就要爆发了。

我捋直婆婆的头发,仔细检查了一遍,确保没有遗漏的发丝。见她暂时消了火气,我小心翼翼地继续梳理。手下不停,心里却在盘算着下一步的对策。

老实说,婆婆的脾气我早就看透了。她虽古板固执,却也很讲情理。只要我们诚心孝顺,总有一天能让她打开心扉。我总觉得,她狠嘴狠舌的,其实只是把我们当自己人才那样亲昵罢了。

可现在的问题是,我该如何用行动来证明自己的决心和诚意呢?我要让婆婆看到我下足了功夫,才能改变她对我的偏见。

就在我心烦意乱时,婆婆突然开口:走慢点!又把我头发拽痛了!

我被她声色俱厉的吼声惊了一跳,手上一抖,差点又失手拉扯到她头发。我连忙放轻了手劲,小心翼翼继续梳着她的长发:对不起婆婆,我马上就梳好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婆婆这回倒没再多嘴,但等会儿后,她又破口而出:你就只会说对不起?什么时候才能把活儿做利索些!

我心里暗暗腹诽:您一上午就盯着我挑刺儿,还能怎样?可嘴上我只是温顺应下:婆婆您说得对,我一定会继续加把劲儿的。

婆婆又哼了一声,不做声了。我见好就收,赶快利落地为她盘起了一条整齐的发辫。

好了婆婆,我梳好了。我松了口气,暗自庆幸这件小事总算是弄完了。

婆婆伸手摸了摸头发,皱着眉头打量了半天,这才说:还凑合吧。去把早饭做了吧,可别又糟蹋了!

我应了一声,转身走进了厨房。这会儿才刚打了六点钟,我得赶紧把早餐准备好,免得婆婆又挑刺儿。

一边烧火做饭,我一边琢磨着今天的新计划。婆婆既然对我这还勉强满意,那就先顺着她的意思来,争取在其他方面给她一个惊喜。只要耐下性子,用自己的行动一点点征服她,她总有一天会改观的。

随着米汽儿的香味散开来,我渐渐有了点斗志。今天无论如何,要让婆婆吃一惊!我暗下决心,给自己打了打气。

没过多久,鸡蛋灌饼、小菜和白米粥就都熟了。为了表现诚意,我还特地做了一份婆婆最爱的香菇炖蛋汤。等把饭菜都摆好,我深吸了口气,大声招呼道:婆婆,小明,快来吃饭咯!

很快,婆婆和小明就进了小餐厅。婆婆现了一脸不满的神情,盯着那热气腾腾的菜肴不住打量。可她没有当即发作,心里或许对我这一番周到还是有些欣慰吧。

见她有些缓和,我赶紧献殷勤说:婆婆快尝尝,这是您最爱的香菇炖蛋汤哦,我可是特意为您準备的呢。

婆婆这才斜睨了我一眼,没吭声,但还是拿起汤匙往汤里沥了沥。她尝了一小口,略微点了点头,这在她那里就已经是夸奖的意思了。

婆婆虽然什么话也没说,但她略带赞许的那个点头,已经让我小小地获得了成就感。看来我的付出并没有白费,她终于开始认可我这个儿媳妇了!

气氛顿时缓和了许多,大家边吃边聊起了家常。婆婆虽然偶尔还是会酸溜溜地冷嘲热讽几句,但总的来说,她已经没有了之前那种对我敌视的态度。

就在我暗自窃喜时,婆婆却又不期然发难了:行了,你们两口子少惺惺作态了!小明,你别就惯着她,看她能伺候多久!

这一出人意料的发难,让我和小明都愣了一愣。片刻后,小明赶紧回过神来,温言安抚道:妈,您就别这么着急了。小红确实手笨了些,可她自从嫁到咱家就一直很尽心尽力呢。您多给她点时间,她会越来越好的。

婆婆不屑地哼了一声:少给我扯!我看她就是个心不在焉的主,根本就不把你我放在眼里!

哼,你算什么东西,还有脸跟我顶嘴!婆婆登时爆发出一阵怒吼,眼看又要发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明连忙给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别再理会。我会意地低下了头,紧紧抿着嘴唇没再多嘴。

这一上午的气氛就是这般紧张。每每我们以为婆婆要放松些时,她就会突然爆发出一通谩骂,把我从内心的小小喜悦中狠狠拽了出来。

终于,酣斗嚷争的时间到了。婆婆开始讲起她往事,夸夸其谈个不停。我和小明都没做声,只是尽量点头带过,以免惹祸上身。

这时,我又有了新的想法:婆婆一定是太过想念从前的荣光岁月了,所以对现在的生活很不满意。我要让她感受到我们对她的孝心和尊重,让她明白现在的生活其实也挺不错的。

渐渐地,婆婆的脸色缓和了下来。她开始时不时回应我两句,谈吐中也少了几分咄咄逼人的味道。看来她是对我的奉承有了几分认同呢。

就这样,我耐心地把握着时机,恰当地奉承她,她也慢慢地让自己卸下了防备。到中午时分,她竟然还亲自下了厨房,指导我如何烧一盘像模像样的家常菜。

看着婆婆手把手教我做菜的场景,我由衷地高兴起来。我的努力终于有了些许回报,婆婆离我们更近了一步。我暗下决心,一定要保持这份耐心和恭顺,用自己的行动一点点征服她固执的内心。

这天之后,我每每做家务都会特意请教婆婆。不论是洗衣做饭,还是收拾屋子,只要她有任何吩咐,我都会卖力去完成,生怕她再次对我失望。

起初婆婆还是对我百般挑剔,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语气变得没那么尖酸刻薄了。有时候,她甚至会在我做得出色时给予几句夸奖。

这顿饭还凑合,以后我再教你几手,保证让你做得比我还好!

尽管看似依旧是一派不满的语气,但我分明从她的话里捕捉到了几分欣慰和关爱。我禁不住高兴起来,觉得自己终于有些小小的进展了。

就这样,一晃几个月过去了。婆婆对我的态度越来越亲和,我们终于建立起一种微妙而融洽的相处模式。只要我耐心听她的话,照她说的做,她就很少对我指手画脚了。

婆婆瞥了一眼摆满餐桌的菜肴,面色缓和下来。她没有马上吃,而是坐在那里仔细打量了一番,似乎想找一点可挑剔的地方。

过了好一会儿,她终于还是点点头,对我说:嗯,做得还不错。就是这个蒜蓉生菜看起来有点馊了。

我连忙低头检查那盘生菜,发现确实有几片颜色不太正常。幸亏婆婆发现得及时,要是上了桌就暴露了,那可就麻烦了。

我赶紧把那盘菜换了个新的上来,又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遍所有菜品,这才放下心来。婆婆也很快动了筷,吃起了饭菜。

妈,小红这一桌的确都是您爱吃的了。小明在一旁也帮腔说道。

婆婆含混不清地应了一声,口齿不清地表示认可。看到她这副连口水都快要流下的贪婪模样,我禁不住笑了起来。

婆婆见状,突然用手指指着我,正色说道:笑什么笑?以为这点小事就够资格得意了吗?等会还有更多活儿等着你呢!

我连忙噤了声,规规矩矩地应了一声:是,婆婆。我一定会做好的。

婆婆这才重新低头吃起饭来,不再多说什么。小明在旁凑趣儿地对我眨了眨眼睛,我会意地冲他点点头。

这就是我与婆婆相处的常态了。尽管她的确已经比以前得多,可也只是勉强接受了我的存在而已。我心里清楚,要真正获得她的欢心并非易事。

吃过午饭,我自顾自地收拾起了厨房。婆婆则在客厅的沙发上小憩起来,估计是吃得太饱了。小明见状,也跟着在旁边的单人沙发坐了下来,翻看起报纸。

我洗好最后一个盘子,拿着抹布走出厨房,正好听见婆婆在那儿絮叨:小明啊,你得提醒提醒你媳妇了。她虽然比以前上心多了,却还是处处欠火候呐!

那都是表面功夫!婆婆打断了他的话,斥责道,做几个拿手好戏还不算什么!她若是能真心尽心地孝顺我,才算是一个称职的儿媳妇。

听到这话,我不禁心头一震。是啊,我虽然已经尽量让自己表现得恭顺有加,可婆婆却并不完全买账。看来她对我的期望还是超乎想象的高。

我暗自打起精神来。婆婆说得有理,单单让自己操操心还是远远不够的。我要学会用心体贴入微,从内心深处去关爱和尊重她,这才算是达到她的要求。

原来是说起了几个月前的那些争吵。我当即觉得有些羞愧,心想自己当时固然是一时被气昏了头,但那样的无理行为的确是伤风败俗了。

婆婆这番话,我反而没什么可辩解的。我默默地走到她身边,郑重地对她说:婆婆,是我当初太过鲁莽,冲撞了您。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那样无理取闹,您就放心吧。

婆婆闻言,斜睨了我一眼,脸上的怒色却缓和了几分。我知道,这就是她默许我的表示了。

我暗自窃喜,同时也对自己的过往行为感到了一丝惭愧。婆婆说得很有道理,我这个做儿媳妇的,如果连最基本的恭顺都做不到,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从那以后,我更加谨言慎行,决心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赢取婆婆的信任和欢心。不仅在做家务时勤勤恳恳,生怕有半点闪失,就连在与婆婆相处时,我也学会了更加体贴入微。

只要婆婆有任何需求,无论是梳头、换药,还是其他什么,我都会马上就给她一个满意。就连对她说话的语气语调,我也按照她的喜好渐渐磨合过来。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学会了以更高的姿态去孝敬婆婆。而她自己似乎也对我有了新的期许和认可,渐渐褪去了往日对我的戒备和敌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