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熊猫丨文

我相信很多人一定都见过这样的场景。一位,或者是一群女生(当然也有可能是男生)肩背痛包,宛如一块块人行自走广告牌,无声地向路过的人们昭告着自推的美。

图源@麻辣麻花不麻不辣

这些“广告牌”最初可能只在各个漫展上出没,慢慢地,它们开始从漫展出逃,渗透到生活之中。即使是上班,你的同事可能也会带着它出现,给你一些小小的二次元震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源@无糖全麦面猫尖叫

在痛文化流行伊始,痛包这个道具,在帮助你获得“显眼包”称号上有着极大幅度的加成。但面对新兴事物,大家都会有“质疑”、“理解”、“成为”、“超越”这么一个心路历程。

如今痛文化早已大行其道,“万物皆可痛”则成为了二次元新的信条。痛车这样高附加值的衍生品屡见不鲜,痛包这种兼具展示性与实用性的复合产物更是二次元妹子们人手一个的时尚单品。

图源@在梦里开速翼特的阿7

(上海cp29上的痛车合集)

只不过,自认为对这些二次元泛文化已经足够了解的我,却也有滑铁卢的时候。

事情是这样的,最近在网上冲浪时,我看到这样一条小红书推文:“原来樱花妹真的会研究怎么扎中式痛包”。帖子附上的截图内容来自一位樱花妹,大意就是想给自己扎一个中式痛包,于是向互联网上的同好们求助。

而在评论区下,樱花妹们就如何扎出“中味”满满的痛包这一议题进行了一番学术性交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意是向博主展示自己的作品和介绍中式痛包的特点

在对自己的中国式痛包方法论如数家珍的同时,甚至会非常认真地建议博主前去中国的社交平台小红书进行更专业的研究。

快进到小红书被樱花妹入侵

这时我才被科普到,原来痛包也有风格上的鲜明区别,并以地域之间的差异,被分为中式痛包与日式痛包。

而顺着“中国痛バ”这个词条来到推特广场,这里更是琳琅满目,充斥着樱花妹各式各样的中式痛包展示。

甚至在推活网站还专门制作了一期如何制作中式痛包的相关推文(虽然最后是为了带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知不觉间,中式痛包已经实现了文化输出,它们成功入侵了樱花妹的认知,占领了樱花妹的衣柜,成为了樱花妹的潮流。

作为痛文化起源地的日本恐怕也万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在擅长的领域被打败吧!

回归痛包本身,“痛”的原意为「痛い」,是御宅族用来形容强烈的、不合时宜的自我意识。

在日式痛包的制作上,这种自我意识被具象化:相同款式和图案的谷子被大量堆叠在痛包的展示层。

如果使用的谷子是吧唧,那就更加有品了,这种马口铁材质不但衬得自推更加闪闪发亮,还很小巧,能很方便地在痛包里塞下更多自推。

樱花妹的爱主打一个以数量战胜次元壁,强烈得灼烧着众人的眼睛。而比起日式痛包在视觉层面塑造的壮观,中式痛包在整体上更注重其美观性。

它不拘泥于谷子类型和柄图,也不依靠谷子的数量抢占视线,而是另辟蹊径,在谷子与其他素材的组合与搭配上卷出新花样。

平平无奇的痛包隔层在蕾丝花边与珍珠这对黄金搭配的装点下,精致感与华丽感直接上升一个级别,这正是中式痛包里最常用的组合。

图源@会哭的鲸鱼(发疯版)

而精致的餐具,搭配上软乎乎的毛绒,这种别具一格的组合,恰好印证了熊猫妹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这么萌,我一口吃掉”。

图源@过去式意识

糟糕,我推变成小蛋糕了

这可不是与拔叔有相同爱好,而是身在“民以食为天”这方土地的熊猫妹(指中国女生)们,对自推发自肺腑的朴素爱意。

根据自推的一些喜好或是性格等进行布置,是一位合格“吃谷人”的基本操作。

更进阶的版本,则会根据不同柄图的氛围点缀不同元素,制作出不同风格的痛包。

图源@DRDR原创设计

那块嵌在痛包上,薄薄一片的透明隔层曾是戏剧舞台横亘在观众与演员之间无形的第四面墙,而“吃谷人”用爱意将它凿成了一条连接次元的通道。

图源@cfmy魔弹射手批发

这种痛包被称为置景类痛包

图源@Vina霁

真的像舞台剧一样华丽

中式痛包凭借精致可爱与独特性,成功吸引了樱花妹的视线,而扎中式痛包对谷子的数量要求较低这个特点,在樱花妹心中也成了它的加分选项。

毕竟依靠铁皮吧唧加持的日式痛包,在为路人的视觉与樱花妹心灵带去“痛”感的同时,也对樱花妹们的肩膀非常之不友好。

另一方面,擅长搞盲盒营销的日本,在谷子售卖上也如法炮制,如果想要凑满足够扎痛包的谷子就得和其他人交换,这对于时刻把“不安です”写在脸上的樱花妹们而言,未免难度有些大了。

经过两相对比,中式痛包简直是拯救樱花妹们于水火。

樱花妹的这些苦恼不无道理,但落在我们熊猫妹耳朵里多少有些凡尔赛的意思了。

盲抽类的谷子交换起来麻烦确实是事实,但身在二次元浓度最高的日本,其他非盲抽类的谷子购买起来那真是便宜又方便。

反观我们卑微的熊猫妹,非盲抽类的谷子是价格高昂的,盲抽类的谷子也是需要进行交换的(在线下可以看到很多人交换谷子),大多数吃谷人为了钱包着想,只能被迫减少购买数量。

ES妹你们真是好福气!还能有专门的谷子交换区

但谷子数量下降之后就很难扎出日式“痛包” 的牌面。无奈之下,熊猫妹只能为小食量做出妥协,摸索出中式痛包这条路。

所以也不难理解,为什么中式痛包成了樱花妹的流行元素,比较震惊的反而是熊猫妹自己。不得不感叹,现实总是会在意想不到的地方有戏剧性的展开。

但如果把视野放大,中式痛包能够发展到反向输出,其实早在更大的谷美圈埋下了伏笔。

谷美,其实就是谷子美化的简称。

图源@许下心愿

亚克力谷美框

作为二次元的衍生文化,它同样来源于日本,进入国内后在“谷圈”文化内更加细分且垂直地形成了谷美文化,也因此包含了更多复合概念。痛包所呈现的小型移动橱窗,真正的主角是谷子,自然也是谷美的范畴。

中文语境下,谷美一词具有动词与名词的双重属性。

当它用作动词时,指代的是通过道具、装饰、布景以及后期拍摄等衬托与还原出谷子本身的这样一种行为。除了扎痛包之外,咕卡、摆阵、探店这些都可以被划入谷美的范畴。

图源@醉春光

咕卡:许多Kpop人把韩国饭圈给自己偶像的小卡做装饰称为咕卡

咕结婚证也算咕卡!

摆阵:在自推的一些纪念日将手头有的谷子摆好,也是展示自己的厨力

富婆姐姐给李泽言摆的生日阵,乙游玩家蚝油石栗

图源@xkkkk

探店:带着谷子去店里面拍照

至于名词,则泛指用作该行为的道具。

日本谷美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品牌Fukuya这个品牌,它也成了其他谷美厂商争相学习的对象。

图源@12clara

富婆花八万块钱搜集的Fukuya

所以在日本谷美道具无外乎亚克力材质谷美框,PU皮材质的娃包,各种各样的吧唧托这些,在兼具美化作用的同时也可以保护纸脆弱、不耐脏的谷子。

而在中国,常规的谷美道具早已入不了熊猫妹的法眼,所以整体的发展更趋向多元化,甚至在“万物皆可痛”的前提下出现了“万物皆可谷美”的情况。

冰块、羽毛、书本、首饰配饰、化妆品等等,只要有足够新颖精妙的想法,经过布景与搭配,这些简单的道具与谷子之间也能发生奇特的化学反应,化腐朽为神奇。

图源@kärkomori

图源@PinkyMilk

她难道真是天才?

其实再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中式痛包使用谷美道具会更多一些,而日式痛包使用的量相对较少,但日本就是谷美道具的发源地。那樱花妹为什么不用谷美道具呢?是不喜欢吗?

这就不得不提,日本自己的黄金——亚克力。日本因对亚克力的工艺要求高、对原材料的选用严格,导致最后造价昂贵,而谷美道具大部分是亚克力制品,所以最终出售的价格顶得上好几个谷子了,换我是樱花妹我肯定也是选择买谷子。

淘宝上Fukuya的价格

国内则反之。相较购买谷子,谷美道具均价偏低且物美价廉,这样看来选择后者更加经济实惠,而且复用性高,之后如果不推某个角色了,谷美道具也能一直使用。所以购买率自然会比日本更高一些。

除了价格低廉这个原因,还有就是国内的谷美文化与其他圈层的融合。

之前BB姬讲过,类似的情况在谷美圈也同样存在。

就比如前文提到的咕卡,最初装饰的对象主要是明星小卡,随着圈层交流,许多纸片类的谷子也成为了“被咕”的对象。

图源@电锯熊

甚至还有咕光盘的

谷美圈与手作圈的融合更是密切。由于两个圈层在审美与设计上都有需求和门槛,还都需要一定的动手能力,所以在受众群体上存在高度的重叠。

许多手作产物开始频频出现在谷美圈之中,比如自制的吧唧托,自制的小卡卡套,自制的毛绒挂件衣服等。

图源@Raccooncan

吧唧托

图源@禾忍

卡套

图源@少年的猫

娃衣

文化之间的互相辐射让谷美圈更具活力,并且在小范围内催生了一些相关的新兴职业:代咕卡,定制谷美道具,寄拍等等……

只需要在社交平台的相关tag下发表自己的作品,顾客便会根据自己的喜好前来约稿。在一些社交平台上经常能看到这类帖子,而制作精良,华丽的手作产物,身价可以轻松破千。

闲鱼上的吧唧托展示台定制,价格550+

如果说社交平台是谷美圈线上交流的据点,那么具有陪伴属性的中式痛包则可以视为展示中国谷美文化的一隅。樱花妹,亦或是其他圈层的人,都可以从这个窄小的缝隙中,瞥见内里繁荣的光景。

当然,除了多圈层融合产生的化学反应,中式痛包会走向与“原教旨”玩法不同的路径,甚至隐隐褪去“社死”的标签,背后也关乎两地泛二次元文化的议题。

二次元文化作为在日本本土诞生的文化,它的起源时间早,早期的群体之间粘性强并且准入门槛高,在经历过完整的生存与发展后,已然形成整个文化圈层内一些默认的潜规则。

就从痛文化来讲,尽管如今中式痛包在樱花妹之间风靡,但依旧没有成为主流。因为在痛包这个圈层内,樱花妹有着属于自己的鄙视链,正如游戏圈玩家内存在的“婆罗门”一样。

大意:无法理解用纸片和不同柄图的吧唧做痛包,还有中式痛包,这在日式痛包作为主流的日本来说是行不通的吧

“中式痛包的痛感太弱了,简直跟‘纸’痛包(指用纸片扎的痛包)一样”。

这样的论调在日本的社交平台上并不少见。有些樱花妹表示,如果背中式痛包出街,会被扎日式痛包的正统人“出警”,指责厨力不够,是轻度宅。

大意:中式痛包看起来很有趣很可爱,所以我个人更喜欢那个。但是在日本做的话,总是会被看成是轻度宅,真是让人郁闷啊。这种文化有没有办法改变呢…

不仅是痛文化,类似的潜规则在日本本土的其他泛二次元文化中也同样存在,就比如Cosplay文化。除了漫展或者是特定的一些节日,平常是很少能够见到有人穿Cos服行走在日本街头的。据一些留日的朋友称,如果需要在非特定时间内进行Cosplay的活动,则需要告知相关的部分得到许可才行。

大意:出了场馆就不要出Cos了

而中国的二次元文化的起步、爆发期较晚,直到B站上市之前都还只能算作是年轻人的小众兴趣。

可能在文化传播进入的早期或许会出现“依葫芦画瓢”的情况,但随着与本土特质进行融合后,这些条条框框开始逐渐被拆卸。

二次元与其他亚文化圈层之间的融合更加自由,类似“谷美”这样的新兴文化也有了合适的生长土壤。

所以在中国,你很少会见到通过别人痛包来评价厨力的情况。对于其他人的痛包,更多的则是交流与学习,包容与理解。

不少帖子都有表示,走在大街上要是看到前面有人背痛包,就会不自觉地想要跟上去看看。

我称痛包是二次元诱捕器,谁赞成谁反对?

当赛博痛包、空气痛包这种抽象整活出现的时候,大家的态度更多也是以友好的玩笑对其回应,可能还会在某天心血来潮,进行复刻。

图源@狍西

为什么不放谷子,是因为不喜欢吗?

图源@蓝色仙贝

仔细看才发现里面放的是平板……

早些年,国内Coser之间也会效仿日本那些不成文的规定,并严格遵从,生怕走在街上被用异样的眼光看待。

但近几年,那些不成文的规定随时代的转变慢慢失去了效力,穿Cos服上街愈来愈常见。

在上海的几个比较出名的二次元谷子街道,隔两步便会出现Coser,路过的普通地球人甚至会以为自己误入“野生”漫展。

尽管有时候也会担心因限制较少会催化一些纠纷,但只要在合理的尺度与范围内,并且不打扰他人,我的朋友,你就是一个合格的好二次元。

(对我妈来说可能就不一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