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文陈述内容皆有可靠信源,已赘述该篇文章结尾

有些农作物生命力顽强令人满心欢喜,而有的农作物生命顽强的就好像“打不死的小强”,让人恨的牙痒痒。

最关键的是这种植物在我国属于外来入侵物种,其原产地是南美洲,抗日战争时期被日本人给带进来的。

这种农作物有一点非常让人无语,它不仅水陆两栖,而且能入药能下锅,能当饲料能做鱼饵,既然它有这么多的好处,那为啥还要将它彻底消灭呢?

01

水上“草原”

20世纪30年代末期,小鬼子进村时带来了一种植物,当时他们寻思的在中国的军饷不足,为了满足高效补给,便想到自己种植物的方法。

他们带来的就是水葫芦的兄弟水花生,水花生又称喜旱莲子草,它可以无性繁殖,最喜温热、耐寒,能长水里也能长土地上。

日本人先是把水花生种在了上海的郊区,依靠着它极强的繁殖能力,给日本的军马提供了源源不断的饲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直到50年代,水花生传入湖北省,湖北省作为长江中下游地区气候宜人四季多湿润,且境内湖泊河流密布,水花生来到这里可谓是“乐开了花”

想想当年叱咤风云的水葫芦,长一水池子就能憋死那一水池子的鱼类,不仅如此,它还能在水上漂。

总之就是嚯嚯完这片池塘就去嚯嚯下一片,堵塞河道都是常有的事,而且水葫芦还使水体酸度增加、发臭污染水源。

这二者有一点相同,都是外来入侵物种,并且都给我国带来了不同程度上的自然灾害

水花生虽然在以前被人们拿来当作饲料来喂猪牛羊,但是水花生属凉性农作物,动物们吃多了就会拉肚,严重的还会上吐下泻。

发现这个问题后家里养殖动物的农民们便不再使用水花生当做饲料,没有了牛羊们的啃食,水花生开始肆无忌惮的野蛮生长

2004年,三峡库区、梁子湖等多处水域均遭到了水花生的破坏,当时这些水域的负责人们多次发出水量告急,就是因为水花生,破坏了大面积的生态环境

水花生一旦繁殖起来根本无法控制,曾有农民将自己家田地里的水花生连根拔起试图斩草除根,他把水花生全部扔在了乡间的水泥路上,并且还用除草机来回碾压,就是想让它粉身碎骨。

然而这位农民第二天去查看时却惊奇的发现水花生不仅没死绝,它们就用那一点点叶子沾着泥土发起了芽。

水花生遭到攻击后形成的斑块状群镶嵌体还会随时间的变化在分树枝上覆盖,在水里它憋死鱼类,在陆地它跟其他植物抢养分。

在南美洲水花生一般生长在沼泽或者泥土地里,换句话来说水花生的可塑性真的非常强,在哪都能发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2

泛滥成灾的水花生

2009年,水花生在洪湖没来得及被控制,直接在湖面上长出上百个“水花生岛”,最大的一个岛长了近1万亩,所有岛加起来超过了3万亩。

水花生这把正是把路给堵得水泄不通,水面没法进行光合作用,整个湖面臭气熏天,有人要划船经过此处会发现:根本过不去,履完一节又来一节,砍完一茬又长一茬。

为了解决此次危机,国家农业单位专门凑齐了300多人来一同商量对策,其中还包含来自14个省的农学专家。

洪湖作为湖北省内最大的湖,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并且洪湖被堵,渔民们就得绕道10公里才能到达目的地。

那一年春季洪湖水位并不高,来到夏季又是连连的高温,这对水花生来说应该是最美好的一段日子了。

来到2010年,我国还在解决水花生的问题,江苏省的一个渔村待解决水花生的问题迫在眉睫。

水花生泛滥污染了大面积的水源,这对于当地渔村来说可谓是非常严重的打击,该渔村人口一共1706人,专业干渔业的一共有420户。

水花生泛滥点是宝应湖,湖泊总面积4301亩,一共有156户养殖户,也就是说有530多人都靠着宝应湖吃饭生存。

这些水花生3年来造成渔民的损失高达20万元,还有一位渔民的小船曾经差点被水花生给缠绕进去非常危险,最后村委会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才将其解决。

2013年,咸宁市向阳湖同样被水花生侵略,水花生们在向阳湖上随风飘荡,飘到一处就聚起来一个“浮岛”,更为严重的是这些浮岛破坏了当地多处养殖设施,养殖户们人均损失达到6万斤鱼、2000多斤蟹苗。

200户渔民一共有6000亩养殖水面,此次生物灾难损失高达5000多万

2007年~2012年,湖北省水花生占地面积超过300亩,湖北省为了治理水花生更是斥2亿巨资来解决此问题,但是水花生并没有因此被彻底解决。

03

一物降一物

方法总比困难多,虽然外来入侵生物挺造人烦的,但是肯定有解决方法。

就比如说最“窝囊”的外来入侵生物小龙虾,自从它来到了中国一份还不够国人拿来塞牙缝的,希望小龙虾们能再加把油多繁殖点,真的好害怕小龙虾被吃到灭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还有一个窝囊外来者是海星,这家伙来自北太平洋,繁殖能力也是嘎嘎强,现在看它们的现状呢,都躺在了青岛大姨的小摊上。

下一位选手来自丹麦的生蚝,不过生蚝是国人主动同意它们进入中国的。

之前生蚝在丹麦泛滥成灾,堵的海里海滩上哪哪都是,丹麦大使馆发出求助,然后中国的吃货们纷纷请求出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把丹麦海岸线上的生蚝“洗劫一空”,在国内的野生生蚝开始瑟瑟发抖。

那么问题来了,为啥这些窝囊入侵物种都能进肚,水花生却不能呢?

水花生刚长出来的嫩芽确实可以炒着吃,只不过吃多了会导致肠胃不适,更有甚者还会中毒。

水花生能入药,清热解毒,虽然有用但得保证它不污染水源。

我国农业部专家在研究中发现能克制水花生的只有它的天敌,而它的天敌和它还是老乡,同样来源于南美洲。

这个小东西叫做叶甲虫,一个很小的甲壳虫。

哪里有水花生,哪里就有叶甲虫,不仅如此,叶甲虫的繁殖能力跟嚣张的水花生可以匹敌,不到四周的时间一只叶甲虫就能生出二三十个孩子,孩子们不过多久也能生孩子....

只需要一代的叶甲虫就可以把一片水花生啃的干干净净,而水里的其它生物他不啃,像荷花莲藕啥的它都不吃,它就专门啃水花生,可谓是专门为水花生而出生的。

可是叶甲虫虽然能吃能生但它活不久,它坚硬的外壳挡不住冬日的严寒,一到冬天它就会被冻死,水花生可不是,一年四季风里雨里水花生都能活。

为此,我国农业相关专家开设了“叶甲越冬繁殖基地”,相当于一个温室花房,基地内部设置的温度在15℃-35℃,待它们度过冬日,出暖花开的时候放它们出来。

当时针对湖北水花生泛滥的问题,每公顷放600~1000只叶甲虫,叶甲虫们不负众望解决了水花生。

一直到现在,农药并不能妨碍水花生的生长,专家们引进了马鞭草、蛇莓等农作物来进行生物防治,并且取得成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