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此文前,诚邀您点击一下“关注”按钮,方便以后持续为您推送此类文章,同时也便于您进行讨论与分享,您的支持是我们坚持创作的动力~

我名叫李梅,今年32岁,算是个少女心十足的女人。我和老公王强已经步入第7个年头了。说实话,这7年的婚姻生活并不如意,主要是经济条件所限,一直没有实现置业这个心愿。

我和老公都是老家来沪上打工的外地人。刚到上海的时候还租在郊区,平日里勤勤恳恳为生计奔波。3年前,我们终于攒够了首付,在浦东买了套50平的二手房。每月还贷真的很吃力,好在老公这两年升职加薪,算是小有施展空间了。

我有个弟弟叫王平,比我小5岁。他刚参加工作没几年,还在东边一家外企做销售。上个月,他兴冲冲地跟我说公司给发了年终奖,他想着要买套自己的房子。我知道在上海买房对他来说还是有些艰难,可他又实在等不及了。我跟老公商量后,决定从银行贷款60万,借给弟弟作为部分首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公,你说咱可不可以出点钱,帮帮我弟弟?”有天吃饭时我试探着问。

“什么意思?多少钱啊?”老公一脸狐疑。

“就是我弟买房子嘛,你也知道他刚工作没多久,钱肯定不够,不然进度推迟好几年呢。”我把情况跟老公解释清楚,“我看咱就贷60万给他做首付吧。”

“60万?!你疯了!”老公瞪大了眼,“我们还房贷都快快装不下了,你让我从哪儿凑60万啊?”

“也不是一下子要那么多啦,分几年缴就行。再说了,人帮人嘛,将来弟弟事业有成了,把钱还给我们的时候,岂不是两全其美?”我着老公的胳膊。

“我只是个普通打工仔,哪有那么多闲钱啊?”老公一听要几年后才还,脸色更加难看了,“你也真是的,没事瞎操心。”

我见老公这么激动,心里也有点急:“不是瞎操心好吗?我弟条件不错的,这几年业绩不是很好嘛。买这个房子就是他今后发展的基础,你就答应我行不行?”

老公还是摇头:“他是你弟我明白,但咱们也得为自己打算吧?再说了,你弟还年轻,房子的事情还轮不到他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你别激动嘛!”老公被我说的一愣,“我就是觉得再等等也没啥,慢慢来嘛。”

“我这是看在他是我亲弟弟的份上,你就不能体谅我?”我红了眼眶,语气有点委屈。

老公这会也着急了,赶紧哄我:“别别别,是我不好,你别生气嘛。行行行,就帮帮你弟吧,我看看银行怎么说!”

“啊?真的假的?”弟弟激动得语无伦次,“我太开心了!梅姐,你和老公都是我的恩人!”

“行了行了,还指望你以后好好感激我们,赶紧把房子买了吧。”我笑着说。

一个月后,在老公的帮助下,我们成功从银行贷到了60万,全额转给了我弟弟王平。王平最近天天心花怒放的,终于在杨浦区看中了一套二手房。他已经付了定金,正忙着办买房手续呢。

我也为弟弟高兴。更开心的是老公最近对我格外体贴,常常下班回来会买我喜欢吃的点心,陪我出去逛街。看得出来,他在表达对我帮弟弟一把的感谢。

昨天,老公说他最近事情多,晚上加班再回来。我做好了两菜一汤等他回家吃饭。

八点钟,我给老公打了两个电话,都没有接通。我想,他最近真是忙得不得了。

九点多,门铃突然响了。我奇怪老公这么早就回来了?他肯定是忘记带钥匙了。我急忙去开门,门口站着一个陌生的女子。

她个子不高,长相秀气,身材很好。穿着职业女性的西装,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她似乎也很惊讶看到我,站在那里一语不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你是?”我上下打量着她,狐疑地问。

“啊,那个,我找王强。”女子支支吾吾地说。

王强?找老公?我心里”咯噔“一下,隐约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王强是我老公,你找他什么事?他现在不在家。”我盯着女子的脸,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镇静些。

“这个,我是他的同事。”女子有些不自然地笑了一下。

同事?老公从来没跟我提起什么年轻漂亮的女同事啊!我心里涌上一丝怀疑,但还是稳住了情绪,让开身子说:“那你进来先坐会吧,王强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女子点点头,跟在我身后走进客厅,在沙发上坐下。我去厨房倒了杯水出来:“喝水吧。王强加班到现在还没回来,不知道还要多久,要不你先回去?有事直接找他本人说吧。”

“不急,我等他回来再说。”女子接过水杯,抿了一小口就放在桌上。

她这副悠然自得的样子看得我火大。老公不在家,大晚上一个漂亮女人出现在家里,她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温和。

“唐莉。”女子抬起头,淡淡地报上一个名字。

唐莉?这个名字听起来很耳熟,可我就是想不起来老公什么时候提起过。我心里那根弦越绷越紧,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预感。

就在这时,门锁突然转动的声音传来。老公回来了!

我赶紧站起身,来到玄关迎接。只见老公一脸疲惫地推门而入,看到我时微微一愣,接着目光落到了客厅里的女子身上。

我瞬间捕捉到他脸上一闪而过的慌张,立刻警觉起来。

“老公,她说是你的同事,找你有事。我让她在这儿等你。”我冷冷地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公的表情看上去更别扭了,他清了清嗓子,大步走到唐莉面前:“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这个唐莉竟然还颇为熟稔地拍拍老公的手臂:“王强啊,你怎么现

在这时候才回来呀?我等你好几个小时了!”

我环抱着手臂,眼看着他们亲密的举动和语气,心里苦涩无比。老公解释什么同事,分明就是借口!这个女人,不对,应该说是小三!出现在我的家,和我的老公如此亲密无间。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

“你你你先别说了!”王强脸色极其尴尬,一把拉过唐莉就往卧室走,“我们去里面说!”

我被他们这样鲜明的对比情绪刺痛了,当即冲到老公跟前拦住了他:“你们去哪儿?别拉着我老公到卧室里去!”

“媳妇儿,你让让,我们有正事要说。”王强不耐烦地想把我推到一边。

“正事?!”我瞪大了眼睛,“深更半夜的,你跟一个我不认识的女人有什么正经事?!你还有脸叫我让开?!”

我被他的语气震慑住了,怔在原地。王强二话不说,拉着唐莉进了卧室,砰的一声甩上了门。

我 地跌坐在地,泪水终于奔涌而出。我简直不敢相信,老公竟然在我面前,如此理所当然地进入卧室,和一个漂亮女人在一起。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和痛苦。我们七年的婚姻生活,难道就像泡沫一样轻而易举地破灭了吗?

“你们到底什么关系?她是不是你的小三?!”我失声痛哭起来。

就在这时,一阵警笛由远及近。我赶紧跑到窗口一看,只见好几辆警车停在了楼下,纷纷走出武装警察。而且他们的目的地,正是我们住的这一层!

这下我更加迷惑不解了。老公和一个不认识的女人在卧室密谈,楼下又突然杀来这么多警察。他们到底在搞什么名堂?!我用袖子胡乱擦了把泪,决定去一探究竟。

就在我迈开腿要去问清楚的时候,卧室的门突然被猛地拉开了。王强和唐莉匆忙跑了出来,脸上都是慌张和紧张。

“快跑啊,警察来抓人了!”唐莉高声尖叫。我还没反应过来,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拉开防盗门冲了出去。

“站住!通通给我站住!”门外传来警察的喝令,接着就是一阵混乱的脚步声下楼的声音。我懵了,老公和一个不认识的女人深更半夜跑了出去,而楼下全是荷枪实弹的武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找出手机就打给老公,可是他的手机已经关机了。我又打给了唐莉的号码,也显示不在服务区。这下我彻底手足无措了,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我简直不知所措。

就在这时,几名手持盾牌的特警突然破门而入:“里面有人吗?出来接受调查!”

我被吓了一跳,颤抖着声音说:“警官,我是这里的户主,我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几名特警很快搜查完这个房间,确认里面只有我一个人。为首的一个警官这才放低声音对我说:“刚才跑掉的一男一女,都有什么关系?他们做了什么违法事?”

那名警官沉默片刻,略一思忖后说:“刚接到群众举报,说这里有贩卖毒品的人员。我们赶到时,那两个人已经跑了,所以需要彻查清楚。哈,看你的样子也不像知情人,那估计只能从长计议了。我们这就撤!”

我听到“贩卖毒品”几个字,瞬间腿软,直挺挺地坐在了地上。天啊,老公,你到底陷入什么样的麻烦事里了!深更半夜跟女人在一起,还有警察抓毒贩的事。这一切太超出我的想象了。我失声痛哭起来。门外的警察见我这个惨样,也略带歉意地离开了。

我抱头痛哭了很久很久。剧烈的情绪冲击让我几近崩溃,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老公就这样消失了,他和一个陌生女人被警察通缉,而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也许我真的在做梦,这是个可怕的噩梦!我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疼痛感让我意识到这一切的真实。泪水模糊了双眼,我心如刀割。我们七年的感情和婚姻,难道就这样毁于一旦吗?王强,你究竟瞒着我做了什么禁忌的事!

这时,我突然想起,刚才那个自称唐莉的女人,也许就是王强的小三!该死,我还让她进了家门,陪老公进入卧室!一想到这里,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真恨我自己!我深爱着的老公竟然在背后偷偷欺骗我,他变了,变得面目可憎!我愤怒地一拳打在墙上,却浑然不觉得疼痛。我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

忽然,我想起我弟弟王平。我们刚帮助他贷款买了新的房子。就在月余之前,我们一家还那样其乐融融。我如梦初醒般意识到,这场噩梦的源头,竟然来自那笔高达60万的贷款!

后悔并没有用,我已经陷入了无法自拔的绝境。房贷和生活的重负让我无法承受,可我现在又能去哪里呢?就在刚才,一帮全副武装的特警还在我面前展开了搜查。王强和那个叫唐莉的女人的事,想必早已惊动了相关部门。

对了,我必须马上联系我的弟弟王平!虽然他才刚买下新房,但毕竟一家人最亲。或许只有王平才能帮我渡过这最困难的时刻。

我颤抖着拿起手机,拨通了王平的号码。许久之后,电话那头传来了我弟弟担心的声音:“喂,梅姐你怎么了?现在这么晚打我电话是出什么事了吗?”

电话那头一片死寂。过了好半天,王平略带颤抖地问我地址在哪儿。我断断续续地报出地址,让他赶紧过来。王平说他马上就到,让我在家好好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