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此文前,麻烦您点击一下“关注”,既方便您进行讨论与分享,又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感谢您的支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国民党军官救下9万红军,开国后却被判死刑?他最终的结局如何?

1951年,一个稀松平常的日子,一大早,叶帅接到了了一个紧急电话。

电话是古大存打过来的,请叶帅立即出面解救一个即将被枪决的人。

这个人就是毛主席称他是红军恩人的莫雄,曾经挽救了近9万红军的性命。

古大存告诉叶帅,英德县政府“证据确凿”地说,莫雄曾经清剿过地下党,必须立即枪决,他这个统战部长救不下来。

我党恩人

两年前,叶帅按照毛主席的指示,从香港把莫雄找回来,给他在广东省府参事室安排了工作。

叶帅听完古大存的汇报,立即急令英德县政府,立即停止错误行为。

英德县政府还是坚持说,他们证据确凿,这个人非杀不可。

叶帅退了一步,让英德县政府先暂缓执行,随后会把相关证明材料带过来解除误会。

英德县政府所说的事情,其实还真有,事情发生在1934年,彼时莫雄是广西剿共保安司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一年蒋介石因为剿共没有取得什么进展,安排心腹杨永泰到全国去给自己找一个得力干将。

杨永泰找人找到南昌时,遇到了莫雄,莫雄是孙中山的追随者,从红花岗起义一直打到北伐战争,立下赫赫战功。

杨永泰立即向蒋介石推荐,蒋介石一看,莫雄确实很有军事天才,而且还曾经救过自己的命。

事情发生在1922年,蒋介石打完北伐战争后返回,因为战争结束了,就只带了几十名警卫员。

没想到,在翻过一座大山时,差不多一万多土匪竟然把他们包围了。

蒋介石立即命令警卫员向附近的军队求救,接到求救信号的莫雄,带了两个营的士兵火速赶到。

杀入土匪包围圈后,莫雄傻眼了,土匪的人数太多了,他这两个营连下饭菜都算不上。

所有的人都十分焦急,只见莫雄带上望远镜冷静地观察了一会儿后,马上让蒋介石跟在自己身后往外面突围。

原来莫雄找到了一个突破点,他让其他战士断后,自己亲自把蒋介石救出了包围圈。

蒋介石彼时就希望重用莫雄,但是北伐战争一结束,莫雄就淡出了军界和政界,不知道去了哪里。

现在杨永泰找到了莫雄,蒋介石非常高兴,立即就任命他为剿共保安司令。

莫雄走马上任后,也没有让蒋介石失望,很快就捷报频传,甚至有一次把广西地下党的组织都完全打散了。

彼时蒋介石为了宣扬,命令国民党报刊杂志,对莫雄的事迹进行了大量报道。

英德县政府的物证就是这些报道,人证就是那个时期的广西亲历者,人证、物证都有了,古大存过来说情的时候,工作人员根本不买账。

只是英德县政府并不知道,这些事迹,全部都是当时地下党同莫雄在唱双簧,表演给蒋介石看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莫雄早在1930年就接受了党的进步思想,同地下党刘哑佛交往频繁,经常按照帮助我地下党。

莫雄接到委任状后,立即把我地下党党员卢志英、项与年和刘哑佛叫过来,让他们在自己司令部任职。

也就是说,莫雄这个剿共保安司令,其实暗中却是地下党的办公地点。

当然,蒋介石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几个人就开始每天编剧本排练。

那次广西地下党组织被打散就是最精彩的表演,一路上枪炮声声、硝烟弥漫,其实是莫雄在掩护地下党撤退。

后来中统军统前来调查,证明确实把我地下党清理干净了,全部都安全撤走了,能不干净吗?

也正是这些以假乱真的表演,才让莫雄深得蒋介石信任,一步步高升,为接下来在蒋介石眼皮子底下,成功挽救红军八万多人埋下了伏笔。

这一年十月份,莫雄被蒋介石叫到庐山,开了一个星期的军事会议。

回到司令部时,已经是华灯初上的时候了,莫雄打开办公室,没有开灯,让秘书刘哑佛去把卢志英和项与年叫来。

当三个人来到办公室,打开灯,却看见莫雄在那里掉眼泪。

三个人感到十分意外,莫雄戎马生涯几十年,从来没有当众哭过,今天是怎么了?

拯救我党

国民党军官救下9万红军,开国后被判死刑?毛主席说他是我们的恩人!

莫雄看到了特殊的材料后,整个人精神紧张,甚至流下眼泪。

三个我党地下工作者也是见过世面的人,看见莫雄这种情况,以为他这边发生了什么危险事情。

他们立即围了上来,莫雄抬手指了指办公桌上一个大皮箱。

三个人立即把皮箱打开,皮箱里面全部是标注了绝密字样的文件袋。

估计这些文件一共有三斤多,三个人把文件拿出来大体看了一下,这是蒋介石制定围剿共产党的“铁桶计划”。

这三位久经沙场的地下工作者看了也大惊失色,如果这些情报不马上送到瑞金,中央红军必然凶多吉少。

但是,这么厚重的文件,要送到瑞金去,中间隔着8个县,用汽车专程送过去,至少也要两天时间。

更何况,现在蒋介石封锁严密,这些文件连德安也带不出去。

三个人立即行动,把这些信息先梳理出一个概况,先发给中央,详细的信息则改编到了四本学生字典里面随后送过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随后,三个人在决定由谁去送情报时,发生了争执,谁也说服不了谁。

因为彼时要把这份情报送到瑞金十分凶险,三名地下党都在为对方考虑,希望由自己来承担风险。

争着争着,项与年却不争了,他让卢志英和刘哑佛各说几句客家话给自己听。

两个人感到莫名其妙,都说自己不会啊。

项与年这才说,那你们还争什么呢,广西地区交通要道的守卫都是本地人,说客家话,盘问的时候,你们连听都听不懂,再让你们说几句,不就暴露了?

第二天,项与年把自己打扮成教书先生,带着这四本字典往瑞金赶。

项与年很快发现,那些行色匆匆的人,都会遭到盘问,自己这样急急忙忙的赶路,弄不好会被抓起来。

项与年只好白天慢条斯理地走,晚上风驰电掣地赶,很快就来到了瑞金城外,他再次发现了一个自己可能被抓的危险情况。

这里的国民党官员,对有文化的人盘查得更严,像他这种教书先生,都不用盘问,直接抓去关起来。

尤其是那四本字典,万一被敌人破译了,对我党我军的损失就更加不可估量。

项与年认真考虑后,决定采用第二套方案,用密码纸和笔把重点内容抄下来,自己化装成乞丐送过去。

但是项与年长期在国民党政府部门从事地下工作,一点也不像乞丐,他心一横,拿起砖头就敲掉了自己四颗门牙,再到树林里把衣服划破,全身弄得蓬头垢面。

这份绝密情况最终被送到了周总理手中,周总理同毛主席商量后,提前启动了长征计划。

就算是我军知道了这份详细计划,红军在长征中穿过蒋介石布下的四道防线时,8万多人也牺牲了5万多。

毛主席后来在提到这件事情时,一直都说,是莫雄救了红军9万人,是红军的恩人。

本来这件事情做得密不透风,但是,第二年春天,蒋介石给莫雄发了一封急电,命令他立即赶到贵阳。

没有说什么原因,也没有说去干什么,莫雄内心咯噔一下,认为大事不妙,立即通知刘哑佛,做好撤退准备。

刘哑佛拿着电文分析一番,认为并不是事情败露了。

如果是事情败露了,蒋介石直接通知莫雄到广西省城开会就秘密抓捕了,用不着这么大费周章地让莫雄去昆明。

莫雄认为刘哑佛分析得十分有理,就高高兴兴地去了昆明。

到了昆明,果然不是什么坏事,蒋介石认为莫雄在广西剿匪有功,把他的部队晋升为中央军师级单位。

莫雄自身也得到了提拔,蒋介石让他带领部队进驻毕节。

除了原有的保安司令保留,另外还增加了一个行政督察专员的身份,莫雄相当于是集军政大权于一身了。

事实上,直到蒋介石退守台湾,都不知道铁桶计划泄露的事情,更没有怀疑莫雄,他认为当时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也不相信那么大一堆材料能够被送出去。

他把红军的提前长征认为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把后来的围剿失利归咎于部下作战不力。

保全性命

国民党军官救下9万红军,开国后被判死刑?毛主席要给他安排工作。

“铁桶计划”失败后,莫雄意识到自己没有暴露,因此把卢志英、项与年和刘哑佛等原班人马带到了毕节,此后,三位地下党和莫雄,又在毕节给蒋介石排练新的节目了。

一开始,四个人的表演都是滴水不漏,蒋介石什么也没有发现,对莫雄的“成绩”十分满意。

但是,1936年,四个人还是演砸了一出戏。

2月份,贺龙和萧克带领的红军抵达毕节城外,莫雄他们四人就装模作样地带领保安团到深山老林和乡镇上去抓“共匪”去了,让红军进入城内休整。

贺龙和萧克在城内呆了两个星期左右,国民党特务很快就把这件事情报告给了蒋介石。

蒋介石虽然还没有怀疑莫雄,但是莫雄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也难逃帮助红军的罪责,他一怒之下就把莫雄抓到南京关起来了。

我党知道后,开始商讨如何把莫雄救出来,但是这并不容易,当时两党反目已经明朗化了。

正在我党一筹莫展的时候,广东、广西的陈济棠、李宗仁不满蒋介石收权,直接和蒋介石打起来了。

蒋介石当时内心也不想同陈济棠、李宗仁继续打,这样他会被骂成破坏抗战的罪名。

但是他作为国民党中央领导和政府总统,自然放不下面子先妥协,需要一个中间人来调停。

而这样的中间人并不好找,陈济棠、李宗仁这两个人是天王老子的账都不买的主。

陈诚和张发奎见状,立即去面见蒋介石,两个人认为,只有莫雄能够从中斡旋,并且同时担保为莫雄担保,请蒋介石把莫雄放出来。

蒋介石一开始并没有答应,随着自己越来越骑虎难下,最终才不得不把莫雄放了出来,并让陈诚和张发奎去说服莫雄帮忙。

莫雄这时候正好借坡下驴,假意说这件事情很难处理,在陈诚和张发奎的再三央求下,也假装十分为难地答应下来。

其实莫雄和陈济棠、李宗仁的关系不错,两个人都很仰慕莫雄,莫雄一出面,多少还是要给一下薄面的。

莫雄为蒋介石把“两广事变”给蒋介石摆平后,蒋介石也放了他一马,但是,收回了他手中的兵权。

一年后,抗战全面爆发,正式用人之际,蒋介石不得不重新启用莫雄,莫雄也在战场上多次立下战功。

1939年春天,古大存找到莫雄,希望把郭大同等红十一军的同志安插到他的队伍,莫雄当即就答应了。

紧急情况下,古大存还用莫雄司令部的电台给中央发报。

后来两个人一直保持联系,古大存也知道铁桶计划被送到瑞金的经过。

这期间,国共两党处于友好合作抗日时期,蒋介石看见莫雄同八路军合作十分密切,心生不满,但是也不好发作。

抗战一停,蒋介石就密令保密局暗杀莫雄,莫雄事先得到了消息,就秘密转移到了香港。

广州解放后,叶帅到广东任职,毛主席特别叮嘱他务必去把莫雄找回来,并好好安排工作。

叶帅找到莫雄后,把他安排进了省府参事室,彼时古大存就是省统战部部长,两个人再次相见。

没想到两年后就被英德县政府给抓起来了,县政府也没有做错,毕竟莫雄所做的事情,在当时是完全保密的,他们只看到了表象。

枪毙莫雄要报告给古大存,古大存一看,就告诉了英德县政府真相,但是英德县政府说古大存口说无凭。

无论古大存好说歹说,英德县政府就是要立即枪毙莫雄。

古大存被逼急了,才紧急联系叶帅处理。

没想到英德县政府的工作人员还是认死理,只同意了叶帅暂缓执行。

后来叶帅把相关材料,以及中央的一些决定送到英德县政府手里,县政府这才把莫雄放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