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一辈子最幸福的事就是一家人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地生活在一起,遇到不幸的事的时候能相互扶持和共同面对。反之,人一辈子最悲哀的事就是当自己遭遇不幸的时候,身边的亲人不仅不帮自己,反而还要坑自己。

钱真的是一个好东西,同时它也是一颗试金石,很多时候它能把人性的丑陋嘴脸展现得淋漓尽致,有的人为了钱弃亲情于不顾,在他们的眼里钱比亲情更重要,这样的人不仅冷血,还视钱如命,遇到这样的亲人何其不幸。

六年前的一天严青(化名)的堂弟突然跑来告诉她,她在矿场打工的父亲遭遇了不幸,堂弟叫她赶紧回家去看看,严青以为是堂弟在跟她开玩笑的,但看到堂弟有些难过的神情严青有些慌了,随后她和堂弟一起往家里赶,那年严青还在上初中,只有15岁大,而妹妹严静(化名)还在上小学,只有9岁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父亲的意外身亡让严青姐妹俩悲痛不已,父亲去世后她们姐妹俩成了一对无父无母的孤儿,因为在严青姐妹俩很小的时候,她们的母亲因为嫌弃严青家贫穷,于是就抛弃了她们,姐妹二人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再见到过母亲,从那以后严青的父亲既当爹又当妈地照顾着严青姐妹俩,所以她们跟父亲的感情很深厚。严青的爸爸出事后,奶奶心疼两个孙女,于是就让她们搬过去和奶奶一起同住,初中毕业后严青因为各种原因并没有继续读书,而是无奈选择外出打工。

就这样过了六年,几个月前严青无意中得知当年父亲去世时,矿场曾赔付40万的抚恤金,可她们姐妹俩却没有得到一分钱,这样他们感到有些气愤,于是严青姐妹俩找到了记者,希望记者能帮她们弄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严青回忆父亲去世前曾娶了一个妻子,也就是她们的继母,也许在她们的继母那里能找到答案。

于是在严青姐妹俩的带领下记者一众人和她们找到了当年她们和父亲以及继母所居住的地方,可当她们去到继母家的时候,家里并没有人,后面经过一番打听知道了继母的联系方式,严青立马打电话给继续,接到严青的电话后继母很开心,并答应愿意出来见严青姐妹俩。

在继母的出租屋里她告诉记者和严青姐妹俩她已经有了新的家庭,一家人住在这个破旧的出租屋里,可以看出继母并不是一个手里握有几十万块钱的人,否则他们一家人也不会蜗居在这个小小的出租屋里。随后继母告诉严青姐妹俩她们的父亲当年出事后矿场确实赔了一笔抚恤金,但那笔钱并不在她的手里。

但她坦言当年矿场的老板确实曾赔付给了她五万块钱,可那笔四十万块钱的抚恤金她不知道最后落在谁的手里。因为当年她和严青的父亲并没有领取结婚证,所以在处理严青的身后事的时候,包括签赔偿金的相关事宜严家人都没有让她参与,但她知道有这笔钱的存在。离开继母家后,严青和严静决定带着记者一同前往她们的奶奶家问问奶奶。

严青姐妹俩和记者刚到奶奶家里,就听到爷爷奶奶在吵架,随后奶奶告诉大家当年自己的儿子意外去世,自己的老伴因为经受不住丧子之痛,精神慢慢地就变得不正常了,疯疯癫癫的,经常一个人自言自语。当严青姐妹俩问奶奶有关于父亲的那笔抚恤金时,奶奶承认当年儿子确实有一笔抚恤金,但不是四十万块钱,而是三十八万,但其中有二十万左右被严青她们的继母拿走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记者询问奶奶剩下的钱去了哪时,奶奶犹豫了片刻,但奶奶还是拿着手电筒爬上了阁楼,不一会儿妈妈拿出了一本存折。存折上记录严青她们的父亲出事那天按照赔偿协议曾存入两笔钱,第一笔存了定期三年一共二十万块钱,第二笔是一年定期九万块钱,可这笔二十九万多赔偿款只剩下一万三千多块钱了。

但对于这次抚恤金到底去哪了奶奶却一概不知,她告诉严青和记者自己的二儿子曾拿这本存折去办理过业务,随后这笔钱是由二儿子代为保管的。得知这一情况后严青姐妹俩赶紧给二叔(严宽)打去了电话,电话里二叔告诉严青姐妹俩因为下雨自己并没有出去玩,并热情地叫严青姐妹俩去他家里玩。

不久后继续给严青打电话,在电话里继母告诉严青她找到了她父亲曾经的同事,当年处理她们父亲的事的时候那位同事曾在场,随后严青姐妹俩在继母的带领下找到了父亲的那位同事,那位同事告诉严青姐妹俩,她们父亲的抚恤金确实有四十万,但是钱在她们的二叔那里,但听说钱被她们的二嫂赌博输光了,那笔抚恤金已经没有了。

父亲同事和奶奶所说的话都证实父亲的那笔抚恤金在自己的二叔手上,抱着一丝希望随后严青姐妹俩带着记者去了她们的二叔家,可严青二叔家的老房子已经被拆除了,在他们眼前的则是一栋漂亮的洋楼,在二叔家里严青姐妹俩追问二叔自己父亲的那笔抚恤金的去向时,二叔一开始说不知道,后面经不住严青姐妹俩和记者的一再追问,二叔坦言钱已经花完了,严青姐妹俩听到二叔的这一番话后绝望的哭了。

严宽的态度很坚决,一口咬定钱他已经拿来建了房子,他没有钱还给严宽和严静姐妹俩,如果严青姐妹俩坚持要他还钱的话,她们可以去法院告他。说完后不顾严青姐妹俩苦苦地哀求,严宽立马走出家门说自己要去上班,严青和严青死死地别住二叔不让他出去。

严青姐妹俩随后哭着说她们姐妹俩从来都没有答应过二叔把自己父亲的这次抚恤金借给二叔建房子,是二叔不经她们的同意私自拿来建新房的,没想到严宽很生气,直言:反正我没钱还给你们,你们可以去告法院告我。

严青和严静自然不愿意让二叔离开家,她们就想要一个说法,而严宽却一次又一次地告诉两个侄女他要出去上班,严青和严静两姐妹死死地堵住门口,严宽没有任何理由离开,无奈只好回屋坐了下来。随后坐立不安的严宽拿出一瓶酒一口接着一口地喝,他曾几次想冲出家门,随后被记者和严青姐妹俩拦住了。

因为二叔已经喝了酒,她们担心二叔这样出去开校车会出事,同时她们也想好好地解决此事,奶奶站在门外着急地看着,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她有点不知所措了这时村主任闻讯赶来,一家人在村主任和记者的见证下进行调解,奶奶也带着两本账本过来,虽然儿子的抚恤金确实是赔了四十万块钱,但办完儿子的丧事后那笔抚恤金就只剩下二十九万块钱。

当记者询问严宽那笔二十九万块钱抚恤金的去向时,严宽告诉大家他给自己买了一份保险,投保人是他自己,受益人也是他自己,每年费用两万块钱,需要买十年,而他已经买了六年,不过要过几年后才能把一笔钱拿出来。随后严宽列出了哥哥的那笔抚恤金的分配,自己的父母一共十一万块钱,严青大概是两万七千块钱,严静有七万块钱,剩下的几万块钱就给自己的父母和两个侄女。

同时严宽说严青姐妹俩这几年都是他们家和母亲一直在照顾,所以要扣除照顾严青和严静的开销,按照平常家庭的开销,一年八千块钱,而他们照顾严青和严静整整五年,严青立马表示自从父亲去世后她就外出打工了,而且自己现在已经结了婚,二叔不应该把她的费用计算进去,严宽答应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严静得知叔叔还要扣掉自己的四万块钱时,她悄悄地把奶奶拉出去小声地跟奶奶说希望奶奶能站出来给她说句公道话,因为奶奶也是知道的她自从父亲去世后每个月都有领补助,她根本就没花叔叔那么多钱。奶奶听了严静的话后很是生气,因为一边是儿子,一边是孙女,她左右为难,但奶奶还是有些偏向自己的儿子,她大骂严静是个白眼狼。

因为她自小就被她母亲抛弃,自己从严静两岁开始就把她拉扯长大,实在很不容易,奶奶觉得严静不该那么计较,让她们的二叔为难,毕竟都是一家人。最后在村主任和记者的劝说下,严宽松口,严青不用支付这几年二叔和奶奶的照顾她生活起居的开销,但是妹妹必须得支付,经过协商,二叔答应按照村里最低标准在严青分得的抚恤金里面扣除两万五千块钱。

对此严宽和严青姐妹俩都默认了这一方案,随后在记者和村主任的见证下严宽给严青和严静写下了欠条。现在严宽没有钱偿还给两个侄女,但他有钱时一定要偿还给两个侄女,对此严青姐妹俩虽然有些无奈,但也只好认同二叔的这一做法。

PS小乖说:看完这个视频后我感到很气愤,这是什么亲人呀?在自己两个年幼的小侄女遭遇不幸时,竟然昧着良心把本该属于两个侄女和自己的父母的抚恤金据为己有,还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没钱,两个侄女可以去法院告自己,当严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难道他的良心不会痛吗?

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有些人真的不能称之为人,因为有的人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连亲情和良心都不要了,他们连做人自己基本的良知都没有,说实话严宽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不知道他怎么能忍心把自己哥哥和抚恤金拿去盖新房,这么多年来自己过得很舒心,而严青姐妹俩呢,却过得艰苦的日子,这不是一个有良知的人能做得出来的事情。

况且严宽还是在严青和严静两姐妹不知道的情况下挂掉这笔钱的,要知道这笔钱可是自己的哥哥拿命换来的,他怎么能用得安心呢?这样的做法还有什么亲情可言呢?我觉得在自己的亲人遭遇不幸的时候,就应该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对方。

而不是占对方的便宜,更何况对方还是自己的侄女呢。这个社会就是这么现实,在金钱面前,亲情、友情和爱情在某些人眼里什么都不是,讽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