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前张涵军(化名)和前妻李芳(化名)因为感情不和,随后便协议离了婚。不久前张涵军和父亲到处办事,他们父子俩在回家的路上,刚好遇到电厂放水,眼看水已经蔓延到了车轮上面,因为担心出意外,随后张家父子俩便决定弃车蹚水过去,谁知却发生了意外,父子俩被大水冲进了河里。

当有人们发现的时候,张家父子俩已经双双遇难,随后张家人整理张涵军遗物时发现,他的身上除了有一本驾驶证外还有一个钱包里,而钱包里有几百块钱和一张银行卡。后面张家人听周围的人说张涵军应该有三百万的遗产,但到底有多少钱张家人称他们并不知道,因为张涵军此前并没有跟他们透露过,不过他们知道张涵军曾买过两份保险,而保险的受益人则是张父。

所以他们迫切地想找到二儿子张涵军的儿子,然后再进行遗产分割,可自从张涵军和李芳离婚后,他们的儿子就一直跟随李芳一起生活,他们想尽了办法,始终都联系不上李芳,无奈他们只好找来记者,希望记者能帮他们找到李芳母子二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随后经过记者和张涵军的家人的多方打听后最终找到了李芳,此时的李芳早已重新组建了新的家庭。当她得知记者和张家人的来意后,李芳表示是张家人自己找上她的,而不是她自己主动找到张家人的,既然要一起分张涵军的遗产,那么张家人就必须得把张涵军的所有的遗产向她列个明细账出来,否则就不公平。

而且李芳还说据她所知,张涵军的家产根本就不止三百万,因为张涵军十年前就开始承包进林场,光承包的林场就有三百亩,而且张涵军一直都有做其他生意。在她眼里张家人一口咬定只有三百万,目的就是想霸占张涵军的其他遗产,从而不想让她的儿子分得张涵军的其他的遗产,李芳的这一态度是张家人始料未及的。

对此张家的大儿子张孝武(化名)三儿媳向李芳解释道,张涵军承包的木林并没有李芳说的那么多,实际上只有一百亩左右,而且木林一共有五个股东,木林并不是张涵军一个人的。张涵军的大哥张孝武还说,张涵军的确有两份保险,但受益人是他们的父亲,已经买了五年,每年大概交四千块钱保险费。具体保险公司能赔多少,必须得等他去东莞找到保险单以后才知道能赔多少,到时小侄子和自己的母亲能分到多少他会跟李芳说清楚的。

李芳一再表示一定要张家人列明张涵军的财产明细账,李芳的这一做法彻底激怒了张家人,随后张家三儿媳表示如果李芳他们想分遗产,那么李芳就必须带着他的儿子和二哥张涵军做一份亲子鉴定。因为在此之前,她的二哥和公公曾对李芳他们的儿子的身世表示过怀疑,因为张涵军和李芳没离婚前,就经常因为孩子的身世问题争吵不休。

随后张家三儿媳拿出了一份张涵军曾写下来的材料,材料里字里行间都写着张涵军对自己儿子的身世充满了质疑,以及和李芳之间所产生的各种矛盾,因此他们对小侄子的身世也持有怀疑的态度。对于张家人的这一做法,李芳气愤不已,她觉得张家人这么做就是对她的一种侮辱,随后她也拿出了一份当初她和张涵军离婚时,她和张涵军签订的一份协议。

协议里写明,张涵军和李芳说的儿子在九岁前和李芳一起生活,孩子九岁后就跟张涵军一起生活,直到年满十八岁为止,在这份协议里并没有看到张涵军对孩子的身世持有怀疑的态度。李芳表示自己跟张涵军的婚姻持续期间,他们夫妻俩确实有过矛盾,但这个也属于正常的事,而张家人却说张涵军和李芳结婚后经常不住在一起,而且他们夫妻俩的感情也不是很好,所以他们才怀疑孩子的身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过了几天,李芳一个人自己来到了张家,一看到李芳张母就有些怒不可遏,张母说她自己曾联系过李芳的母亲,让李芳的母亲转告李芳让孩子回来一趟,送自己的父亲和爷爷最后一程,当时李芳的母亲也答应了她的这一请求。可直到二儿子张涵军和老伴出殡时,李芳并没有让孩子来送自己父亲和爷爷最后一程,这让张母心里很不是滋味。

对此李芳解释道,当时她确实有答应过让孩子回来参加出殡,但不巧的是那几天刚好碰上孩子生病,李芳说那几天孩子一直发烧,白天和晚上都很闹腾,是孩子行动不便,并不是她不愿意让孩子参加前夫和公公的葬礼。眼看一家人达不成协议,随后记者建议他们一家人去司法部门进行调解。

在调整的过程中,张家人一致认为李芳要分遗产可以,但在分张涵军的遗产之前,李芳必须同意带他们的孩子和张涵军做亲子鉴定。因为李芳从怀孕到生产,再到李芳生完孩子后坐月子时都发生了很多事情,所以张家人觉得自己要求李芳做亲子鉴定,他们是有自己的理由的,如果李芳不同意做亲子鉴定,那么就说明她心里有鬼。

面对张家人的逼迫,李芳不愿意作出妥协,她认为张家人突然提出这个要求,目的就是想羞辱她,她决定自己的人格受到了侮辱,所以她拒绝让孩子做亲子鉴定。见此状,司法部门的工作人员建议,死者为大,让张家人作出退让,因为如果要让孩子和张涵军做亲子鉴定的话,就必须得开棺验尸,司法部门的工作人员觉得这样做有点违背常理,所以大家都在劝说张家人放弃开棺验尸的决定。

可张家人不为所动,坚持要张涵军和李芳的儿子和张涵军做亲子鉴定,他们觉得只有这样才能打消心里的疑虑,才能公平公正地进行张涵军的遗产分配。张家三儿媳表示,她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呢?是有她的理由的,本身她没有资格分张涵军的遗产,同时她对李芳也没有恶意,因为这个是张家人的意思,李芳想分张涵军的遗产必须得这么做才行。

随后司法部门的工作人员问张家人非要这么做才行吗?张家人告诉工作人员,他们认为只有这样做才能打消他们的疑虑,随后司法部门的工作人员又问张母,她是否愿意让孙子和已经下葬了的儿子开棺验尸来做亲子鉴定时,张母毫不犹豫地直接说同意,可李芳却始终不愿意让他们的儿子去做亲子鉴定,并坚称孩子就是她和张涵军的。

最后坚持不下,不知是因为心里有鬼,还是因为不想自己的儿子加入到这场纷争里,沉默了一会儿后,李芳提出她愿意替儿子主动放弃张涵军的遗产的分割。随后在张家人的陪同下,李芳来到了张涵军的坟前,李芳站在张涵军的坟前对他说到道:“当时没有让儿子来送你最后一程,是因为儿子真的病了。而你的家里人在质疑儿子到底是不是你的,我向你保证,儿子绝对是我们俩亲生的。”

“你生前并没有给儿子置办过什么东西,儿子也没得到你什么东西,你去世后,你家里人找到我,让儿子来分你的遗产,我现在决定,我替儿子放弃继承你的遗产。既然你生前儿子都没得到过什么,你走以后儿子也不需要你的东西。最后请你放心我一定会把儿子抚养成人,让他成为一个有用的人,你安息吧!”最后这场遗产纷争最后以李芳母子俩的退出而结束了,死者已矣,最后请生者坚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PS小乖说:看完这个故事你有何感想?会不会跟我一样觉得李芳心里有鬼呢?也许张家人的做法有点不近人情,可关乎这种死后的遗产问题,自然得小心为好,张家人也是为大局着想。但开棺验尸的做法着实有点让人接受不了,都说死者为大,可这样做死者真的能安息吗?但不这么做又不能证明李芳和张涵军所生的孩子是否是他的亲生儿子,张家人这么做也实属无奈。

我觉得李芳如果心里没鬼的话,就该同意做亲子鉴定,要知道张家母亲同时失去两个最重要的人,白发人送黑发人其实真的很惨,但她为了弄清小孙子的生世,无奈同意让已逝去的儿子开棺验尸来配合做亲子鉴定,其实真的是一个很难的决定,我想她心里一定也不会感受,如果不是逼不得已,谁又愿意这样在伤口上撒盐呢?

最后李芳替他们的儿子作出放弃继承已故前夫遗产,我想也许是不想让年幼的孩子参与到这场纷争吧,又或者是李芳心里有鬼。但无论如何,毕竟曾经是一家人,而且孩子和自己也在张家生活过一段时间,于情于理李芳以后都应该让孩子去给自己的父亲上坟。

而张家呢,李芳虽然替孩子放弃了继承权,他们于情于理都应该分一些张涵军的遗产给孩子,毕竟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而且孩子又没确定不是张涵军的,千万不要因为大人们的恩怨,伤害到无辜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