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少了一颗子弹!”

1975年,新兵李玉亮在山头的岗亭旁站岗,班长老张来接岗时,他发现少了一发子弹。

子弹丢失这可不是小事,张班长赶紧问怎么丢的。

原来,他们站岗时,每人发10发子弹,以及一支56式冲锋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按理说,这里是海岛边防,子弹是要求放进弹夹,然后上膛的。

但一般年头比较多的老兵,为了怕枪支走火,检查完子弹,都把子弹放在子弹袋里,毕竟和平时期,需要开枪的机会并不多。

但是这个岗亭在半山腰,一到晚上,黑黢黢的就有点瘆人。

李玉亮从小就怕黑,可能是小时候被爹妈的大灰狼吃人的故事吓到了,每次晚上站岗,都会把子弹压入弹夹,但不会上膛。

而这天,他和张班长交接时,子弹竟然对不上了。

01

听到李玉亮这么说,张班长也上前检查了一下,弹夹是空的,而李玉亮手里拿着9发子弹。

“你把枪上膛了吗?”张班长问。

“没有。”李玉亮战战兢兢地说。

“一定是掉到地上了!”张班长说。

可是那天刚好阴天,没有月亮,周围很黑,这要掉到草丛里,真是很难找啊。

但是难找也要找,李玉亮刚想蹲下去摸,张班长拿过步枪,准备验一下枪,

他打开保险,一拉枪栓,只听“叮”的一声,一颗子弹应声弹出,吧嗒一下掉进了草丛里。

“枪膛里有子弹,你是怎么搞的?”张班长大声问了一句,然后说:“幸好我没碰扳机,不然枪就走火了!”

李玉亮这才想起来,那天海岛风大,他听到周围有点声音,紧张地下意识拉了一下枪栓,这个动作,他竟然没有意识到。

既然子弹掉进了草丛里,两个人就开始蹲在地上摸了起来。

而张班长就给李玉亮讲起了自己差点因为子弹犯错误的事。

02

张班长是黑龙江人,他还有个姐姐,出嫁了。

当兵第三年他探家时,父亲想让去抽点时间再去看看他姐姐。

他的姐夫是生产队长,平时就喜欢打猎,生产队有一杆53式步骑枪,可就是没有子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时这款枪已经停产,部队普遍配备的是56式步枪和56式冲锋枪。

他姐夫看他来了,就问他能不能给他找点7.62mm口径的子弹。

张班长碍于亲情就答应了。

回到部队,他就找到了自己在弹药库当管理员的老乡,问有没有7.62mm子弹。

他老乡说,咱用的就是7.62mm的,但是子弹长度还有很多型号,53式和56式就不一样。

就在张班长帮着老乡搬弹药箱的时候,他忽然发现墙角还有很多旧的子弹箱,明显跟他们的不一样。

老乡说,那是53式的,现在早就淘汰不用了。

张班长说:“能不能给我点?”

他老乡沉思了一下说,其实这些东西放在这儿,也等于废品,连枪都没有了,你要真想拿,就拿点吧。

于是张班长就拿了几包揣进了兜里,偷偷藏了起来。

再次探亲时,他原本想把子弹带给姐夫,但是一不留神给忘了。

到了家,当姐夫问起来,张班长就说:“我们单位都是56式,型号不对。”姐夫也没再说什么。

探亲结束后,张班长回到部队,想想自己偷拿的子弹,总归是个定时炸弹,一旦被发现,肯定要处分。

可是已经领出来了,再拿回弹药库是不可能了,于是,他就准备私自把这些子弹销毁。

于是,他找了一个漆黑的夜晚,把自己偷偷埋到了一棵大树下。

03

张班长说完,李玉亮吓了一跳,他不明白,这么隐秘的事情,班长为什么要告诉他。

仿佛是看出了李玉亮的疑惑,张班长说:“我就想说,很多错一旦犯下,可能就是无法挽回的,今天这颗子弹,无论如何都要找到。”

他们摸了好久,终于在一个草坑里找到了那颗弹飞了的子弹,两个人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不一会儿,下一班接岗的也来了,他看到李玉亮和张班长竟然都在,很疑惑地问为什么你俩都在。

还没等李玉亮开口,张班长就说:“他说今天天太黑,他想陪我站上一班。”

当年年底,张班长就退伍了,李玉亮不知道张班长埋在树下的子弹到底怎么样了,但是他决定听从班长的教诲,以后绝不在枪支弹药上,出现一丁点差错。

因为有些错误,一旦犯了,可能就是无法挽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