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此文前,诚邀您轻轻一点“关注”按钮,这不仅能让您便捷地接收我们后续为您精心准备的精彩文章,更能让您在阅读的海洋中畅游时,随时与我们交流心得,分享感悟。您的每一次点击、每一个评论,都是对我们创作热情的极大鼓舞,也是我们不断进步、持续创新的源泉

我叫张伟,一个普通的上班族,今年32岁。从小就被教育要勤劳节俭、孝顺父母,长大后遵从这些教诲,安安分分地上班赚钱,不做奢侈挥霍的事。

最近公司裁员,我不小心中了招。突然间,我觉得人生就像过马路一样,一步步小心翼翼,可还是会被狠狠撞一下。撞懵了,也就会回头反思自己的过去。

想起三年前,我是怎么傻乎乎地步入了所谓的"制婚姻"。当时的我,真是太年轻太天真了。

2020年春节后,我已年过三十,家人开始逼着我相亲。他们说:"张伟,你这年纪该成家立业了。再不找对象,就要被剩下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百般无奈:"爸妈,我也想啊,可是哪有那么容易遇到合适的人?你们看看同事朋友,很多人三十几岁了还单身呢。"

"那是他们自己不上心!你可得加把劲儿,多参加相亲会。"妈妈斩钉截铁地说。

于是,那一年我参加了无数次相亲会,见了大大小小各种人。总算在一次相亲会上遇到了现任妻子李雪。

李雪长得标致大方,说话也挺有条理,让我很快对她产生了好感。聊了大半天,我觉得她就是我理想中的另一半。

然而就在我准备邀请她下次外出约会时,李雪突然抛出了一个"制婚姻"的条件。

"张先生,我倾向于一种相对平等的婚姻关系。也就是说,无论是家务还是经济负担,都应该由双方平分,你觉得可以吗?"

李雪的话像晴天霹雳,把我打了个措手不及。我心里是拒绝的,可是转念一想,要是拒绝了,以后还有机会遇到这么合眼缘的姑娘吗?而且她的要求也不是太过分,大不了以后我赚的多一些就好了。

于是,我便有些勉强地答应了下来:"好吧,既然雪姐这么看重平等,那我们就这样定了。不过我会尽量赚钱养家,让你过上好日子。"

李雪笑了笑,没有说什么。那时的我是多么的天真啊,竟然以为她的要求仅此而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结婚后,李雪对制似乎执着得有些过头。她非常严格地坚持着财务收支的"对分制"。

有一次,我买了一件价值1000元的西装回家,她便马上拿出自己的500元:"张伟,这500元是我的那一半。以后你什么东西都必须和我平分费用。"

我无奈地点点头,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按理说,我一个男人挣钱养家是应该的,她这么较真算计实在有些小家子气了。

更让我痛心的是,每个月我的工资一到手,就被李雪平分成两半。她自己的那一半,她说要自己存起来作为"个人自由支配费"。而我那一半,除了交房租、付水电气费等生活开支,剩下的钱她也要平分。

"这是我应得的,你不能全部自己花了。"她理直气壮地说。

我父母虽然一开始对这种"新型婚姻"持保留态度,但看在我们感情还不错的份上,也就姑且认了。只是私下里常常劝我:"伟子啊,你可得小心了,别被你媳妇吃得亏了呐!"

我总是笑笑,心里却清楚,我已经吃了大亏。

李雪有一个比她小几岁的小舅子,家境非常贫困。她从小由姥姥一手拉扯大,和这个小舅子的感情格外好。

结婚后,李雪对小舅子简直是溺爱有加。每个月不仅会拿出自己那一半工资的一大半款给他,就连我那一半也经常被她白白占去。

有一次,她竟然把我攒下的3000元私房钱拿去给了小舅子,理由是:"他要上大学了,学费交不起,我们必须资助他!"

我当时就被气得不行:"你疯了吗?那可是我的血汗钱,你怎么可以随便拿去给别人?再说了,他上不上大学关我们什么事?"

李雪反过来训斥我:"你这个人太小气了!小舅子是我亲人,我当然要资助他读书。况且,你不也是靠父母的资助才读到大学的吗?"

看着自己的血汗钱被白白糟蹋,我是又无奈又愤怒。可一想到李雪的个性,我也只能将怨气往肚子里咽。夫唱妇随,我还是做回了那个逆来顺受的老实人。

就这样,我在李雪的制婚姻里熬过了一年又一年。我父母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也再三劝阻过我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一次,妈妈气呼呼地说:"伟子啊,你就这么被你媳妇欺负着吧?她把你辛辛苦苦赚来的钱都白白糟蹋了,你就一点都不生气吗?"

我无可奈何地摊摊手:"生气也没用,她就是这个性子。再说了,我们结婚时就约定好了制,她做得很有理有据。"

"有理有据?那是她在占你的便宜!"妈妈破口大骂,"你要是再这样被她压榨下去,我们可受不了啊!"

面对公婆的劝阻,李雪却理直气壮,毫不退让。她反过来斥责我们:"你们这些老顽固,就是思想太保守了!现在是新时代,婚姻观念要与时俱进啊。制婚姻才是平等、先进、体现女性地位的婚姻形式。你们看不惯就算了,反正我是绝不改变的!"

我在妻子和父母之间徘徊挣扎,痛苦万分。一方面,我深爱着李雪,不想失去她;另一方面,我又实在看不惯她那些做作的"新时代婚姻观"。

我开始反思自己的人生,是不是真的过于老实、过于逆来顺受了?可是,离婚对于我这个传统男人来说,又是个多么艰难的抉择啊!

就这样矛盾重重地过了两年,直到有一天,发生了一件让我彻底爆发的事。

那天,我拿着发了小薪的工资回到家里,看到李雪正拿着我的存折,往上狠狠记了几笔数字。我顿时就炸毛了:"你干什么呢?那可是我的钱,你凭什么乱动!"

"哦,你回来了。"李雪头也不抬地说,"我刚把钱分好了,这一半是你的,另一半我拿去给小舅子了。"

"你疯了吗?!"我气得浑身发抖,"我的发小薪你就给小舅子?你有完没完了?我再不离婚,就要被你们母子俩给掏空了!"

李雪见我发火,也火冒三丈:"你敢这样说我?你这个小气鬼,就是嫌我亲人太穷了吧?那好,咱们就离婚吧,制对你来说太高大上了!"

就这样,我们吵了起来,把我父母也惊动了。他们连忙从房里出来劝架,可看到我们两人的架势,都吓了一大跳。

"伟子,你们这是怎么了?"妈妈上前扯我的胳膊,焦急地问。

我深吸了口气,终于下定决心说:"妈,我受够了,我要和李雪离婚!"

爸都被我的决心吓了一跳。

李雪见我竟然当着家人的面提出离婚,顿时大发雷霆,破口大骂起来:"张伟,你他妈是不是疯了?我们结婚才几年,你就想离婚?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就因为我照顾了亲戚,你就要这样对我?"

我咬着牙反驳:"照顾个屁!你简直就是把我的血汗钱白白糟蹋在外人身上!我辛辛苦苦赚钱是为了过上好日子,可你每个月都要把我的钱几乎掏空,还理直气壮!我再这样下去,活活会被你给掏空的!"

"呸!你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资本家!"李雪怒目圆睁,"我就是崇尚制婚姻,有什么错吗?这代表着平等和进步,你这个顽固分子根本不理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父母见我们吵得不可开交,连忙上来劝阻,可谁也没想到,局面会这么快升级到离婚的地步。我爸上前拉住我,焦虑地说:"伟子啊,你可得冷静冷静。离了婚可不是闹着玩的,你们要是真离了,日后可怎么办啊?"

我使劲甩开爸爸的手,转身就朝门外走去:"爸,我已经考虑了很久了。李雪她就是一个唯我独尊的自私女人,我再和她在一起,迟早会被她掏空的!我宁愿现在离婚,也不要再被她压榨下去!"

说完,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家,只留下爸妈和李雪一脸错愕的表情。

起初,我是拒绝相信的。因为我们结婚三年多,一直没有要孩子的打算。可当妈妈亲口告诉我这个消息时,我还是被狠狠震撼了一番。

"伟子啊,雪儿有喜了,你说咱们是不是要给她一个机会?毕竟有了孩子,你们的矛盾说不定就会迎刃而解呢?"妈妈语重心长地说。

我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一方面,我早就渴望成为父亲,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如果这时离婚,孩子就会无父无母,我实在说不过去自己的心理防线。

我反反复复权衡了很久,终于还是决定给这段婚姻一次机会。

李雪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说,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的神情。但很快,她就恢复了镇定,点点头答应了下来:"好吧,反正有了孩子,我也得为人母了。我答应你,以后家里的大小事我都听你的。"

孩子出生后,我本以为李雪会好好尽起一个母亲的责任,可她的那些旧毛病却依旧如故,甚至变本加厉。

不但她自己的那一半工资仍旧拿去给小舅子无度,就连我辛苦赚来的钱,她也常常偷偷拿去给小舅子塞"学费"。有一次,我发现存折上的余额莫名少了5000元,质问她时她却理直气壮:"那是我拿去给小舅子交的学费,你管不着!"

我的钱包就这样被李雪和小舅子像两个黑洞般慢慢掏空。更可怕的是,她对孩子的教育问题也是漠不关心,所有的责任全都压在了我一个人身上。

每天上班时,我得操心孩子在家里有没有被照顾好;下班回家,我还得花大把时间陪孩子玩耍、做作业。有时候实在太累了,我会失控地对孩子发脾气,事后又会愧疚万分。

我的精神和经济双重负担越来越重,生活几乎陷入了窘境。

李雪却对此浑然不觉,依旧事不关己、高高在上。她每天无所事事,就知道往小舅子那里跑,简直就把那小子当成了亲儿子在宠爱。

有一次,她竟然拿出我们全家的积蓄,给小舅子买了一辆二手车,理由是"他上下学方便"。我知道后气得几天没理她,可她却视而不见,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

我开始感到人生的压力无以复加,简直就要被活活压垮了。

面对妻子如此任性妄为,我的内心充满了失望和怨恨。我开始反思,当初是不是太过于单纯天真,才会被她的"制婚姻"所蛊惑、放弃了原则。

钱去哄骗外人。我开始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勇气坚持自己的原则,而是被她那些花言巧语所迷惑。

可是,归根结底,这一切的根源还是我自己太过懦弱。我没有足够的勇气和定力去拒绝她的那些无理要求,反而在一次次的退让中,把自己逼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有时候,我会自嘲地想,如果当初就勇敢地离婚,或许现在我已重新组建了新的家庭,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可现在的我,已经深陷泥潭无法自拔,就连最起码的生活尊严都失去了。

这种无助感让我备受煎熬,甚至有几次都想一了百了。只是每当我看到孩子天真烂漫的笑脸时,我又会立即打消这个念头,继续在人生的泥潭中艰难挣扎。

我开始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孩子的身上。我告诉自己,只要坚持再坚持,等孩子长大了,他就会理解我的艰辛,到时候我也就可以彻底解脱了。

是啊,等孩子长大,不就可以离开这个家吗?到那时,我就可以彻底远离李雪和小舅子这对祸害,过上自己想过的生活。有了这个美好的期望,我才得以在痛苦的婚姻生活中勉强维系下去。

有一次,孩子冷冷地对我说:"爸,我长这么大了,你为什么从来不和我讲讲你和妈妈之间的事?你们的婚姻,好像一直有什么问题吧?"

我被孩子这番话问得一怔,随即陷入了沉默。是啊,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把所有的痛苦深埋在心底,从未向孩子吐露过分毫。

见我久久没有回答,孩子叹了口气,失望地说:"爸,你看,你们就是这样,从来不和我交心。我虽然长大了,却根本不了解你们的过去。你们之间的矛盾,我只能靠一点点的蛛丝马迹去猜测。"

"可是,你们真的想过我这个儿子的感受吗?"孩子顿了顿,痛心疾首地说,"我就像一个无根的野草,对自己的家庭背景一无所知。你们这样对待我,我真的好失望啊!"

听了孩子的这番话,我当时简直无地自容。是啊,这些年来我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从未考虑过孩子的感受。我以为只要苦干实干,就能给孩子一个好的成长环境。可我从来没想过,孩子其实也渴望了解自己的家庭背景和父母的过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