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中国是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在很多国际事务中都发挥着建设性作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于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很多人的印象主要是1971年新中国获得了联合国安理会的合法席位。

但实际上,早在联合国创立之初,有关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合法席位,美苏两方便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美国方面坚持要中国加入联合国安理会,而苏联方面则反对美国人的主张,不赞同中国进入联合国安理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么,在联合国成立的过程中,美苏两国为何在有关中国入常问题上,会产生如此鲜明的分歧呢?

二战战后的秩序

联合国是二战后所建立的一个国际性组织,其代表了二战后的国际秩序。

不过,尽管联合国是在二战结束成立的,但是有关联合国的构想,其实早在二战期间就已经开始构思。

1943年,虽然当时整个战场的形势是错综复杂的,但美国、英国、苏联以及中国一起在苏联首都莫斯科进行了会谈。

在这次的会谈中,四国代表最终通过了一项名为《四国普遍安全宣言》的宣言,这一宣言的出现表明,四国希望能够在战后建立一个普遍性的国际安全组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只是,由于当时中国孱弱的国力,使得在二战后期决定战后秩序的诸多会议中,相当一部分就变成了美、英、苏三方之间的角力。

而在这三个国家互相角力的过程中,有关中国是否能够在战后进入联合国安理会问题的讨论,就变得非常激烈。

那么,这三个国家对于中国进入联合国安理会都抱有怎样的看法呢?

利益上的考量

美国、英国和苏联是当时同盟国阵营中,实力最为强大的三个国家,而随着同盟国在战场上不断占据优势,这些国家也开始思考起战后的秩序起来。

首先是英国,作为老牌的资本主义强国,二战结束前后,英国依然在海外拥有着大量的殖民地,但因为自身国力在两次世界大战中的消耗,使得英国国力大为下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过,虽然实力上出现了巨大的下滑,但是英国人依然希望能够保留足够的殖民地,并希望能够在战后的国际秩序中保有一定的地位。

因而英国人自然不希望中国成为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因为这将极大的分割二战后英国在国际上的话语权。

除了英国人,苏联方面也非常反对中国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这一点其实很好理解,因为当时中国在国际上的代表。

蒋经国的妻子蒋方良(芬娜·伊帕季耶娃·瓦哈列娃)

虽然苏联和蒋介石当局的关系也不错,像蒋经国的妻子就是苏联人。

但在当时的大环境下,蒋介石当局只会在各项国际政策上跟随美国人的意愿行事,这在苏联看来,是十分不利于己方利益的。

于是,在讨论有关中国加入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问题上,英国和苏联都表现了极大的反对态度。

不过,对于当时的美国而言,让中国加入联合国,无疑是非常符合美国人利益的一件事。

美国总统 罗斯福

首先,正如我们上文所说的那样,由于蒋介石当局和美国的走近,使得美国方面自然而然的认为,中国加入联合国,将极大的提升美国人在联合国安理会中的话语权。

不仅如此,美国支持中国加入联合国,也是为能够阻止苏联势力在东亚的扩张。

那时的东亚,只有日本的实力能够和西方列强相提并论,但日本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战败的一方,其自然是没有资格进入联合国安理会的。

战败的日本

所以,为了能够阻止苏联的扩张,美国方面自然就需要在东亚地区寻找自己的“盟友”,并且提高这位“盟友”在国际上的话语权。

而让当时蒋介石当局代表的中国,去加入联合国安理会,对于美国来说,无疑是一件符合自身利益的事情。

蒋介石

于是,美国、英国、苏联这三个国家,为了能够在战后获得更多的国际话语权,双方在有关中国加入联合国这一问题上,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为了能够让自己获得更大的话语权,美国方面便以“支持法国加入联合国安理会”为手段拉拢英国。

虽然英法两国在历史上曾经是死对头,但在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之后,作为两个依然拥有大量殖民地的欧陆强国,英法两国自然会在未来的国际问题上,有着许多的“共同语言”。

因而英国人自然是大力的支持法国出任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而作为回报,对于美国支持中国出任常任理事国的提案,英国人自然也只能支持。

至于苏联,尽管苏联方面不断反对美国人的提案,但由于苏联为了打赢二战而付出了巨大的牺牲,这使得当时的苏联很难同强大的美国相竞争。

甚至由于二战在此时尚未结束,苏联在很多方面也是极为依赖于美国人的援助,所以苏联方面最后只能“捏着鼻子”承认了美国人的提案。

最终在1946年1月17日,由中国、美国、苏联、英国和法国组成的联合国安理会,在伦敦举行了第一次会议,而这也意味着一个新的战后秩序的开始……

瞬息万变的局势

美国支持中国加入联合国安理会,自然是出于本身利益的考量,但令美国人没有想到的,世界局势的变化竟然会如此之快。

美国人所押宝的蒋介石当局,在三年的解放战争中很快就一败涂地,这使得其只能躲在一个小岛上苟延残喘。

国民党败退台湾

而对于独立自主的新中国,美国方面也不会认为新中国会像蒋介石当局那样,任美国人而摆布。

所以,在接下来的日子中,美国方面便通过多种手段,阻止新中国获得在联合国的合法地位。

因为美国人非常清楚,如果新中国重返联合国的话,那么美国人在联合国安理会中的话语权将遭到极大的削弱,这是美国人所不希望看到的。

毕竟,相较于连否决票都不敢投的蒋介石当局(只在1955年关于外蒙古问题上使用了一次否决票,而这次事关中国领土的否决,也是在美国的允许下投的,当美苏两方确认了互相的利益关系之后,蒋介石当局的代表,也就只能投下弃权票了)。

新中国自然在国际问题上拥有更多的独立性。

不过,时局的变化自然不是美国人所能决定的,随着广大亚非拉国家的不断独立,这些国家在国际事务中的话语权也在不断增强。

于是在1971年的联合国大会上,中国代表便在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的支持下,重新获得了联合国安理会的合法席位。

到了今天,随着中国国力的不断增强,在联合国安理会的舞台上,中国所展现出来的话语权同样也变得越来越大。

就像在俄乌冲突爆发之后,乌克兰和俄罗斯代表在短短几分钟之内要求的两次默哀问题上,中国代表那具有决定性意义的表现,其背后就是中国强大国力的支撑。

曾几何时,中国加入联合国需要的是各大强国之间的利益妥协,但到了今天,中国自身不断增强的综合国力,使得我们在世界舞台上的话语权得到了极大增强。

不知道今天的美国人,在了解到二战结束后,美国力推中国加入联合国安理会这件事情上,会不会生出一些莫名的“悔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