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言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句话表明了爱财是人之常情,但是寻找财富的途径一定要是正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可以说绝大多数人是能遵守这个规则的,剩下的一部分人就容易被金钱冲昏头脑,从而发生不可挽回的悲剧。

曾有一位年近40做保洁的大姐,在碰上金钱和道德的考验时,就做出了错误的选择,从而让自己深陷麻烦之中。

2008年12月9号,保洁员梁丽被公司外派到深圳机场打扫卫生,在梁丽打扫卫生的过程中,她捡到了一个破箱子。

箱子里的东西让她一愣,竟然是一堆黄金。权衡利弊之下,梁丽选择悄悄带走纸箱占为己有。

梁丽不知道她这个贪心的举动,会给她招致一场牢狱之灾,很快失主就发现黄金不见立刻就报警了,梁丽当场就被抓捕。

那她将面临的是怎样的刑罚,这件事还会有反转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贫困保洁员想发不义之财

梁丽从小家境贫寒,人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过上衣食无忧的好日子。

当梁丽长到18岁时,她提出要出去闯荡一番,父母见女儿这样坚定,几经思索也只能同意。

“中国城市这么多,我到底选择哪个成为我闯荡的地方?”梁丽一边看着地图,一边憧憬自己美好的未来。

那时候最适合闯荡的地方是广州和深圳这两个地区趁着改革开放的东风发展速度极快。

梁丽询问了外出闯荡过的表哥,最终将闯荡地点定在了深圳。紧接着梁丽收拾好行李,踏上了离乡的火车。

怀揣着对家乡的不舍和对大城市的期待,梁丽到达了深圳,看见深圳的繁华景象,梁丽感叹着自己的格格不入。

梁丽虽说是个地道的农村孩子,但她对环境的适应能力很强,很快就将工作和住宿都落实了。

梁丽在深圳待的这些年,由于受教育程度不高,找到的工作都是些体力活。

梁丽干过洗碗工,干过服务员,每一次工作都给她增长了不少经验,到最后她干活时又麻利又干净,深受老板喜爱。

梁丽在工作的时候结识了她想要相守一生的伴侣——刘建华。

两人在一次次的相处中暗生情愫,不久后走入了婚姻的殿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两口的生活虽说不富裕,倒也十分安稳,两人还生了一个聪明伶俐的儿子。

时光如梭,梁丽意识到继续打零工肯定是行不通的,还是得找一个靠谱的公司来为自己购买保险,这样年老以后还有保障。

于是梁丽在工友的推荐之下进入了一家清洁公司上班,公司经常会派她们前往各种地方进行清洁工作,这家公司和多家机场都有合作关系,这里面就包括了深圳机场。

事发当天梁丽和往常一样拿着清洁工具,和同事有说有笑的赶往深圳机场。

到了深圳机场,领导给她们各自分配了任务,随后大家都进入到工作状态。

梁丽一边清理卫生,一边想着晚上回去要给丈夫和儿子做一顿丰富的晚餐。

随后一个纸箱子进入梁丽的视野,她一踢发现里面还有东西,出于好奇心,她将箱子里的东西扒开看了看。

“哎哟,是黄金。”梁丽一边环顾四周,一边嘟囔。

梁丽的恻隐之心动了又动:“这么多黄金肯定能卖很多钱,这周围又没有人,我悄悄捡走肯定不会有人发现的。

梁丽直接抱着箱子急匆匆的离开,等到同事都干完活,她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两个同事。

其中一名同事说:“要不你给我们一人一袋黄金,我们帮你去鉴定一下,这样你心里也有数。”

梁丽觉得同事说的有道理,就同意她们一人带走一袋黄金去做鉴定。

两个同事的做事手脚很麻利,很快就给梁丽打来电话:“你运气真好勒,要发大财了,这两袋都是实打实的黄金,纯度很高的。”

梁丽听到这个消息脸上浮现了前所未有的笑容:“熬了这么多年,我马上就要成为有钱人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二、梁丽锒铛入狱被判无期

梁丽这边心情非常好,失主王先生那边却焦急万分,那纸箱里装的黄金足足有14555克,价值三百多万。

失主王先生着急的给警察描述自己丢失黄金的过程,着急的甚至有些语无伦次:“警…警察同志,我…丢了很多黄金,麻烦你们快帮我找找,这些黄金价值三百多万,弄丢了我可赔不起。”

警察看出王先生内心的焦躁不安,安慰道:“先生您不要着急,我理解您的心情,我们会尽力帮您寻找财物,请您将所有情况都描述清楚一点,这样我们才能获取更有价值的线索。”

王先生回过神重新组织了语言:“警察同志,我是东莞一家珠宝公司的员工,今天在深圳机场办理行李托运时,值机工作人员让我到另外一个柜台办理值机手续。

我就离开了柜台,就把一个小纸箱忘在了原地,这个小纸箱里装了价值三百万元的黄金。”

警察一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当即就调了深圳机场的监控。

从监控内容中得知,王先生离开这箱黄金后,梁丽就出现在箱子旁边,随后她左顾右盼将箱子带进机场厕所。

等王先生反应过来时,纸箱子已经消失。

当晚警察就找到了梁丽家里,询问她究竟有没有将纸箱子带回家,梁丽矢口否认。

警察又苦口婆心的劝说梁丽一定要说实话,梁丽还是不肯承认是她拿走了纸箱。

警察见状立即对梁丽家展开了搜查果然发现了纸箱子就在她家床底下。

警察询问梁丽:“这纸箱子里的东西你有没有见过。”

梁丽略显心虚的回复:“这个纸箱子是我从机场拿回来的,但里面没有东西。”

警察直接对梁丽的丈夫刘建华进行搜身检查,找回了一部分黄金,剩下的136克黄金依旧去向不明。

一切证据确凿,警方以盗窃罪将梁丽逮捕,并判处无期徒刑。

梁丽的事情一出,当即引发了社会热议,争议点在梁丽到底是捡还是盗,应该以侵占罪判刑还是应该以盗窃罪判刑呢?

有的人认为既然梁丽是在机场捡到的,应该判定为非法侵占。

有的人认为梁丽作为机场工作人员,她随意捡走客人东西不汇报,这跟在大马路上捡东西性质不一样,应该判定盗窃罪,判她无期徒刑不算冤。

三、检察机关重新定性梁丽重获自由

丈夫刘建华得知梁丽被捕的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他肯定不能不管妻子。

刘建华为帮妻子伸冤跑了很多的地方,还是没有获得一个满意的结果,无奈之下刘建华只能去监狱看看梁丽安慰一下她。

刘建华看着另一头的梁丽,心里泛起一阵辛酸:“这才多久的时间,你就白了这么多头发。”

梁丽欲哭无泪非常的委屈:“我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啊?”

刘建华不知道怎么安慰妻子,只能默默地听着妻子无助的话语。

梁丽经过9个月的关押,终于获得了取保候审的资格。

刘建华看见梁丽快速跑过去,两人在大雨中抱头痛哭,持续了十几分钟才被人拉开。

刘建华在接到警方打来的电话时他太激动了:“我终于可以见到我妻子了。”因为在这之前刘建华甚至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刘建华第一眼看见梁丽,发现她浑身脏兮兮穿的衣服也很破旧,看着非常让人心疼。

夫妻俩团聚之后,刘建华将梁丽带到了宾馆冲凉:“我去给你买身衣服吧,你衣服都破了,等会儿子就来陪你了别害怕。”

梁丽听到丈夫刘建华暖心的话语泣不成声连连答应:“好好好,你去我在这儿等儿子来。”

不一会儿儿子来了,梁丽紧紧地抱着儿子。

孩子很想念母亲但不知道怎么表达只能不断地说:“妈妈,我想你了这么久妈妈都不来看我。”等三人好好地吃了一顿饭后,夫妻俩又开始认真分析这件事。

刘建华温柔地摸着妻子的头发缓缓说道:“你这次出狱,我听他们说并不是你没有罪,只是检察院决定不起诉,咱们也不能掉以轻心,我们的律师会替咱们做主的。”

经过一阵子焦急的等待后,2009年9月25号,深圳市检察机关工作人员认为:“判定梁丽到底是捡还是盗,得看她拿走的东西到底是不是遗忘物,还是受害人控制下的财物。”

这个案件中王先生的物品确实是他遗忘的,梁丽将“遗忘物”带走,梁丽的行为虽说存在盗窃特征,但证据链形成不了盗窃罪,更符合侵占罪特征,最后检察机关认定梁丽不构成盗窃罪。

检察机关将公诉取消后,梁丽接下来的命运被紧紧地掌握在受害人手中。

如果受害人坚持要起诉梁丽,梁丽会不会被判刑将由法院来决定。

梁丽聘请的律师表示:“我委托人一家对检察机关的判定结果非常满意。”

受害人王先生也公开发表声明:“只要东西找回来就行了,不会继续追究梁丽的责任,不会选择起诉梁丽。

自此以后梁丽完全恢复了自由。这场“闹剧”终于迎来了落幕。

结语

梁丽“捡”黄金这件事在法律上的程序已经走完,但在社会上引起的讨论依旧没有平息。

从法律界专业人士口中得知,自1997年开始推行的新刑法确立“无罪推定”原则,但“有罪推定”在司法实践当中成为主流。

深圳检察机关这次对黄金案的判定,就是介于从轻和从重的犹豫中,这是“疑罪从无”司法理念的最佳体现。

有很多法律界人士也提出了质疑的声音:“这次深圳检察机关对黄金案的判定明显偏向梁丽。

这是法律对舆论的一种让步,违背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不利于维护社会公平秩序。”

只能说深圳检察机关处理这起案件的确也有站在道德的层面进行了判断,从梁丽的个例,能折射出一部分老百姓法律意识、道德意识存在缺失。

这告诉相关部门有必要对老百姓认知标准进行引导,让老百姓提高法律意识和道德意识,这样有助于推动社会整体发展。

法律不是对“温情”的纵容,法律也不会混淆行为和道德的标准,不会让全社会陷入风险之中,老百姓要做的就是遵守和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