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北宋美食博主苏东坡的《金橙径》曰:“金橙纵复里人知,不见鲈鱼价自低。须是松江烟雨里,小船烧薤捣香齑。”他认为,金橙之美即使为人们所认知,但不和鲈鱼放到一起食用,它的价值也没有更好地体现。只有等到松江烟雨蒙蒙时节,驾一叶小舟,用薤烧鲈鱼,一边吃菜,一边品金橙,那才令人惬意。诗中的主要配角“薤”,又称野薤、野葱、薤白头,也就是乡间常见的小蒜。
小蒜,是多年生草本植物,历史悠久,从商代便开始种植。它从诗经中款款走来,裹挟了千年的沧桑,散发着泥土的清香,施施然出现在人们的餐桌上,丰盈着人间烟火。
小蒜的习性是不择土壤、不选地形、随遇而安,野坡渠畔、田间地头、低矮灌木隐蔽处……都可觅见它们的芳踪,不经意间就会发现它柔弱的身子在轻风中摇曳。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小蒜在春雨和春日暖阳的加持下,偷偷地探出了头,它们一丛丛、一簇簇,绿莹莹的,结伴而来,在春风里翩然起舞。几番春雨后,只见含苞欲放的花蕾半遮半掩地出现在叶间,而小蒜狭窄的叶子上沾着的几许细小晶莹的露珠,在微风拂过时悄然滑落,瞬间无影无踪。夏初,小蒜开始抽薹,它那青绿叶子的花柄开出一朵朵淡紫色的花朵,清新脱俗、纤尘不染,释放着一缕缕淡淡的芬芳。不久,它又结出酷似细小颗粒的种子,点缀在叶尖。秋天,丰沛的雨水不断催生着它们茁壮成长,又一茬小蒜从松软的泥土里羞答答地抽出细绒绒、灰绿色的细叶,再次变得明媚而生动起来。
“山蔌野蔬次第尝,超然气压太官羊。”野菜是大自然赋予人类最美的佳肴,而小蒜是野菜中最具个性的,芳香四溢,鲜味绵长,颇受人们欢迎。魏晋的曹操说:“莫以鱼肉贱,弃捐葱与薤”;唐朝的白居易说:“望黍作冬酒,留薤为春菜”;宋代的范成大说:“紫青莼菜卷荷香,玉雪芹芽拔薤长”。贾平凹在《带灯》中这样描述小蒜的香味:“冬天一过,野小蒜是出来最早的菜,尤其是炒了调饭,味道特别尖,打老远都能闻到香气”。
小蒜低调合群,可以与众多荤素食材相匹配,在民间是难得的美食佳肴。我上学前在乡下生活,那时候到了春天,母亲会挖一些小蒜回家,把它切碎了炒鸡蛋或者做鸡蛋汤,令人口齿留香、回味无穷。小蒜也可作为配料,如拌豆腐,将小蒜用沸水焯熟,然后切成细末,与豆腐放在一起,调匀,加入辣酱调味即可食用,一清二白,色香味俱全。当然小蒜炒肉丝(片)更是绝配,小蒜的清香中和了肉的油腻,带给味蕾无尽的享受,欲罢不能。而小蒜的鳞茎和圆茎还可制作糖醋野蒜,更是超级下饭的开胃菜,颇有“麦饭豆羹淡滋味,放箸处齿颊留香”的那种恬淡恒远的味道。
文坛老饕汪曾祺把口腹之欲和高雅文学拉得最近。他在内蒙古调查抗日战争时期游击队的材料时看到了薤,想到:“汉代的挽歌《薤露》:‘薤上露,何易晞!露晞明朝更复落,人死一去何时归’……薤叶上实在挂不住多少露水,太易‘晞’掉了。用此来比喻人命的短促,非常贴切。同时我又想到汉代的人一定是常常食薤的,故尔能近取譬。”他把薤的来历说得头头是道,让“吃”变得更有文化气息了。
小蒜自古以来就被作为药食兼用之品。古人云:“物莫美于芝,故薤为菜芝。”把小蒜比喻为菜中灵芝,认为它能使人轻身耐饥,百病不生,宛如神仙一般。唐代养生学家孟诜曰:“学道人常食之,可通神安魂魄,益气,续筋力”;南朝陶弘景云:“薤白性温补,仙方及服食家皆需之”。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说:“薤散结、蒜消癥之验也”。据现代医学研究表明,小蒜含有多种氨基酸,可健脾开胃、助消化、解油腻,促进食欲,小蒜具有解热、祛痰、抗菌、抗病毒等作用。
小蒜是大自然的馈赠,它那原生态的古朴滋味让本就诗情画意的日子变得鲜活隽永、回味绵长。(徐楠)

来源:山西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