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潮州的事情过去之后,代哥就回北京了。回到北京第二天晚上,田壮把电话打给代哥了,代哥一瞅这号,头皮都麻,只要是下午超过4点给自己打电话,基本上就不是拜师了,肯定是酒局,跟大哥预想的一样。

电话一接,壮哥,你回来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回来了,晚上别安排局了,你陪我去吃口饭,陪我走个局,我不去了,我这才回来,你让我歇两天呗,在深圳那边就天天喝,你让我缓两天,过两天我找你,我今晚找你,你当时一般的事呢?

那你找我什么事啊?

我结识了一个小圈子,什么圈子?

你不跟这帮二代的圈子整得不错吗?我也认识个小圈子,人不错,那都是说咱这个级别的也有不少狠人,今天晚上得有二十六七个,全是这帮二代,你陪我走一趟,而且里边得有六七个听说过你,也认识你,我跟那几个老弟也打保票了,我说我今天晚上指定把加代给你找来,让加代来陪你们喝酒,你别让我丢面子。

不是壮哥,我就发现你一天,你真是闲臭屁了,我如果跟你去了,我成啥了?

什么意思?

不是我跟你去,我成啥了什么成啥了?

我不成老弟了吗?

怎么我加点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啊,我谁都能摆弄啊,你这叫什么话呢?

你给别人办事啊。

再一个,这帮小孩都不错,而且六七个认识你的都挺尊重你,跟我聊天,特意说了说的哥人不错,有机会想找出来吃口饭,认识认识庄哥,我告诉你啊,你想接触二代,我帮你引进一点,我帮你找点好人,这个圈子我不是埋汰他们,有不少我瞧不上眼的,停停停,就你认识的全是好人,别人认识全是混蛋的,我活那么大岁数,我白活呀,你别给我俩证,没有用的了,我的屁都放出去了,你不给我找面子,你不纯拿我找面吗?

你别管我拿谁找面,晚上6点你别开车了,我接你去啊,不对,那个你开车你接我吧,我什么时候答应你去了,我不管。

你必须得来啊,你要不来,我指定挑你理你,这不来,我晚上去的话,我成啥了?

人怎么看壮哥呀,几个人呢?

30来个呢,怎么整这么多呢?

要不然那个圈里晚上也是聚会,跟我好的那几个把我叫上了,特意通知的,让我一起去,我寻思,这不阔大人脉了,将来人家里的老爷子叔叔哥哥的不都是我的资源吗?

将来你壮哥想往上爬,还是说我想干点什么?

这不都是资源吗?

我去行,我待不了多长时间,我最多陪你坐一个小时,咱俩先把话说明白,你别到时候去了,左一个静卧,右一个静卧,你也怪我,我跟这帮人可唠的一帮小崽子,你可拉倒吧,哪个岁数都跟你差不多,你先别安排时间,你看你那个大牢,上我家楼下接我,你身边那些兄弟你别带啊,今天晚上主要是你捧你壮哥知道不?

大伙都挺尊重你的,咱别整流氓那套,你实在愿意带,你带个王锐,别人别带了,快点。

静姐也说,壮哥找你,你就去呗,他对你也不薄,对你也挺好,啥事都给你办。

如果单拿他人来讲,人不错,对我也不错,但是有毛病,谁能没有毛病啊,对不对?

谁也不是圣人,那谁能没有毛病?

我跟你俩说你也听不懂,他拿我找面子,那你找面子说明你有面子,那他咋没拿我找面子对不对?

小代,你有的时候真也是的,你跟这哥们儿之间就再怎么熟,你也不能那么说话呀,他了得了,我跟你俩犟,这是干啥呀?

行了,晚上你自己对付一口呗。

说着话从家里出门了,也就没带王锐自己开车去的,到壮哥家楼下,壮哥穿了个西装下楼了,特意定制大号的往车上一裳衣服行不?

你在哪整这么个玩意儿,定制的花多少钱呢?

我这一套西装6万多,跟你的西服比不了,但是我的条件穿着衣服就行呗,说实话挺磕碜,你要稀罕西装,我给你定2套,姐,你啊,你可拉倒吧,我平时不。

就今天晚上这场合,我整一套,去了之后,一是给我点面子,二一个到时候也多喝点,是不加代。

你在北京为人哥知道,哥这不也是好心吗?

希望你这个圈子扩大一点,咱不能说总往上交,有点什么小事,我跟你说,大人物他未必有,小人物管小事管用他县官不如现管,你就听哥的行了,走吧,上哪去?

先上那个全聚德吃饭去,吃完饭完之后咱到那个夜总会坐一会儿,夜总会我不去,就在饭店吃口饭,我陪你们少喝点,夜总会我肯定不去,这帮兔崽子喝完酒我看不习惯,有什么看不习惯的,你一天净毛病走,说着话开车走了,到全聚德了,也确实跟田壮说的一模一样,俩人上了楼,一进屋里六七个二代,确实也是认识加代,哎呀,壮哥,再往后面一瞅,哎呀,代哥,哎呀,我去,代哥,你好,你好久仰大名。

田壮也说,你看我没吹牛逼,老弟,我说给领来就必须得给领来。

壮哥还说啥了?

代哥你好,我叫小哲,你好,老弟.我从去年开始,我就一直做梦什么时候能跟代哥一起喝点酒,咱北京爷们,我不吹牛逼,我能瞧上眼的没有几个,你代哥算一个,不管是社会还是为人这一块,代哥绝对是这个,知道吧,这就是我跟你们老提那个东城加代,咱岁数相仿,你看人代哥混的,谁也不靠,就靠资个屋里有男有女,屋里人不少,但是二代呢,其实没有像田壮说的那么多,但是十八九个的哟。

大伙坐下来之后,田壮也让代哥坐下了,大伙的酒也都倒上了,代哥在这场合不愿意说话,谁敬酒了就碰一下,这小子要开始吹牛逼,说,大哥,我问你点事呗,这屋里也没有外人。

加代还没说话,田壮喝点酒开始装逼了。

加代你是你壮哥好弟弟,我一手扶持起来的,对不对?

代弟,对,没有壮哥就没有我,今天那还说啥了?

我是你一辈子恩人。

有人就说了,早就听别人说过,说你单五连子匹马跟张子强打个来回,没分上架,真的假的,没有那事儿朋友是真的,打架不至于我打不过人家。

代哥太低调了,代哥太谦虚了,站起来敬大哥一杯,大哥给大伙讲讲呗,当时怎么打张自强的,大伙啪啪鼓掌。

大哥说没有那事,田壮在这,你就给讲一段,还能怎么的。

大哥眼睛一瞟,但是田壮没反应过来,说你不用愁我,你给讲一段,你说说当时怎么回事,当时有啥事儿啊?

当时啥事儿没有?

我澄清一下,兄弟们,没有那事儿。

张子强来深圳是跟我交哥们,咱俩现在也是朋友,只不过他在里边,我在外边,他是一辈子的好哥们,你要论打我打不过张子强,你大哥也没有说像谁传的那么样,你代哥就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做点买卖,也不是什么玩社会的,大伙可以后别赚了,不是代替你,今天你不在壮态啊,壮哥,陪你喝点,壮哥,我一会儿走了呀,那你不能喝拉倒,咱大伙来喝点。

几个老弟也看出来加代有点不高兴了,没说别的,那就自己喝吧,在酒店喝了两个来小时,代哥一直在那陪着,也没走。

眼看要吃完了,代哥一瞅,壮哥,一会我回去了,你别走,我不走干什么?

哎呀,你别走,一会儿上天上人间。

我不去啊,我不去那地方,你怎么回事?

这帮小孩一直就听说你在天上人间有面子,我也说了,我指定把加代叫出来,而且说你壮哥要是去天上人间代弟指定是给我最高待遇,壮哥你去也有面子,我去的面子跟你的面子能一样吗?

那秦辉多给你面子对不对?

咱要享受那种待遇,那种尊重,你必须得去,哪怕你去坐一会儿你再走,我肯定不拦着你行不?

你就当陪我过去坐一会儿,你还要喝呀,那我得喝呀,这场面我得喝呀。

这一帮小哥们都尊重我壮哥,壮哥的多好啊,就这一回啊,再有下一回,我肯定不陪着你办这事儿,行,就这一回,下回我也不找你了,这回面子找完就差不多了。

田壮一摆手,走走走,去天上人间,代弟,你给打个电话,安排一下,安排啥呀?

直接去就完了呗,不用安排,有面子走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下楼一瞅,在门口停着不少二代。

都说,哎,我去,大哥真牛逼,这车真漂亮,你还也是,哎,这车真漂亮,大哥呀,你看一会我能坐你车吗?

坐不下那么多人,没事我们挤挤,实在不行,哥,咱们就是坐腿上都行,没坐过这车。

田壮在这让大伙坐呗,你这壮哥呀,坐不下,你让这几个小丫头坐着呗,车里放点音乐,他们在后边一坐,甩甩头,给人带点氛围,多好啊。

代哥往田壮跟前一来,我夹的拉一车丫头上天上人间玩去,我半道遇着谁在门口让人看见笑话我不有啥的呀,你这一天你是流氓不?

那个老妹上车没有事替你开车去。

代哥瞅他一眼,这么多人在这看着也不好多说。

田壮,大伙一上车,代哥开车,田壮往副驾一坐,老妹儿,这车行不?

哎呀,太漂亮了,后边这帮二代开着个奔驰宝马在那跟着,没一会儿就到了天人间门口,没等车停稳当刚刚到门口十多个保安哗啦一下就围过来了,还有个拿对讲机喊,经理,经理啊,大哥来了,四个六大牢来了,那我马上出去,你们安排好。

另一边还喊着秦辉、辉哥,代哥来了,在哪呢?

在门口停车呢,我出去迎接去。

大哥其实不想停门口。

田壮一摆手,停停停,停门口停门口,押到红毯上,快点快点,一停门口正赶上秦辉、经理,包括这帮服务员、保安出来二三十个,这帮丫头也没用,代哥开车门,自己噼里啪啦一推开,哎呀,我的妈,大牢太舒服,从后排下来五个,真能挤啊,给辉哥都看懵逼了,代哥也下来了,壮哥也是,哎呀,壮哥,欢迎壮哥,眼瞅后边车一个跟一个到来,辉哥一摆手过去,过去把代哥围上,代哥被众星捧月往里去,后边这帮二代一瞅,真牛逼,这代哥属实有面子,辉哥在那陪的点头哈腰的,代哥一会儿喝点什么酒?

别别别,今天这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可别往出传咋的了。

田壮喝点猫尿,他非得叫我拉一车丫头,我不愿意了,那有什么的,没事儿,高奔头昨天晚上拉了两车丫头,谁能说啥?

你拿我跟高奔头比啊,不是,我就那意思,哥,谁也不能往出说,开个包厢吧,不在一楼坐着了,就在一楼坐着呗,不不,不上包厢,我丢不起这人,这要不是田壮让我来,我都不能来。

那行,哥,那我明白了。

田壮在一楼,手掐着腰,哎,氛围不错,兄弟们都进来,代弟就在一楼坐着呗,看看表演,喝点酒。

代哥一指,走,去包厢,有点身份的谁在一楼?

田壮说,不是一楼就行,挺好。

秦辉往过一来,扶着田壮说,壮哥,走,去包厢,有身份都去包厢。

田壮回头一摆手,那走吧,有身份都去包厢,后面的二代都跟着往楼上走,进到包厢往沙发一坐,秦辉一摆手,进来三四十个女孩。

秦辉一瞅,代哥来一个呗,不来整一个吧,不整不合群呢,过来陪着你倒点酒唠唠嗑,我和他唠鸡毛,你让他们点,我坐一会就走。

哥,你不在这陪着我,不陪我坐半个小时就走,那行,哥你别点了。

说着话,秦辉把女孩给其他人安排上了。

田壮往起一站,大家听我说几句,导致等于回家放开玩。

田壮看了一眼代弟,秦辉,你俩坐着。

田壮拿着酒杯往前一来,今天很荣幸,来的没有比我大的,都是我弟弟,有什么你壮哥能做的,尽管说话,来吧,把这杯酒干了,愿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大伙把酒一饮而尽,代哥象征性的抿了一口。

从此刻开始,气氛发生了变化,二代们开怀畅言,秦辉手下的女孩没有不认识代哥的,往过一来,哥,代哥一点头,哎,妹。

咱俩喝点呗,我不喝了,我今天晚上喝多了,你嫂子回家还骂我,哎呀哥,那就别喝了,过来好几个敬酒的大哥都没喝,大哥好几次要走,田壮挎着大哥给拉住了。

直到喝到半夜12点,大伙几乎都喝多了。

二代圈子里的江哥,一只女孩,你把这瓶干了,女孩一听,哥,我喝不少了,让你干了听不懂话。

哥,我真喝不下去,这东西谁也干不了,我让你干了,快点,我说实话,我今天晚上看好你了,我一会儿肯定带你走,你把这酒干了,给一会儿助助兴。

哥,你看我对不起啊,你看这样行不?

我喝啤的,洋的,我真干不了,你要不干,我就在这把你衣服拔了,要不你就试试。

哥,你这样我分两次干,我不管,就一口。

哥,那对不起,我真干不了,你再选一个吧。

说完话,女孩往起一站,江哥一拽衣服,女孩就剩个爪子了,把女孩吓一跳,蜷缩着身体坐在地上。

其他二代哈哈大笑,江哥,怎么了?

憋不住了,你还想站起来,但不好意思朝着江哥说,哥,你把衣服给我,其他女孩一看,哥,他新来的,别欺负他了,求求你了。

我陪你喝行不行?

好几个女孩想过去,都被江哥身边的人给拦下了。

江哥一瞅,想要衣服,想要的话把其他的脱了。

女孩的大姐把皮夹克往身上一披,璐璐,你快出去吧。

江哥,不好意思,江哥往起一站,江哥说道你是干什么的?

拿手一指,璐璐把他拦住。

小哲上去一拽,你回来给我坐着。

哥,你看我都这样了,我求求你了,我刚来没几天,我不懂,我陪不好你们。

小哲一指,我让你回去坐着。

陆璐含着眼泪看了一眼大哥,哭着说,大哥,你救救我。

小哲一摆手,大哥,没事没事,这不用你管。

大哥说,哲弟,你把手松开,妹儿,你快出去吧,谁也别挑理都不容易,谁也别难为谁。

妹儿,快走吧。

江哥和小哲一听,没让你还走。

大哥一摆手,小妹儿,你快出去。

小哲一瞅,田壮,哥,你看大哥什么意思?

田壮说,代弟你别管,大哥一听,你闭嘴行不行?

田壮呵呵一笑,代弟,你干什么?

大伙出来玩的,她不就吃这碗饭吗?

代哥一听,小哲,老弟,快把他松开。

小哲一回头,壮哥,你看代哥怎么不高兴了?

小哲把她松开。

小哲一听,本能的把手松开了。

璐璐给代哥鞠一躬,转身就出去了。

田壮,往起一站,代弟,什么意思,不给我面子?

代哥,往起一站,瞪了一眼,什么不给你面子?

我这帮老弟出来喝点酒你干什么?

代弟,你喝懵了。

代哥朝着田壮脸上就是一嘴巴子,田壮捂着脸懵逼了。

代哥指着田壮的鼻尖,田壮,我给你鸡毛面子,给你脸了,你看看你认识的都什么人,你喝点酒找不到北了,这是朋友的场子,你干什么呢?

田壮,我告诉你,你好自为之。

代哥拿手一指,我就看不上你们这些人,不愿意和你们玩,知不知道,都给我滚,我就数5个数,赶紧滚,江哥往过一来。

怎么的?

大哥没喝好啊?

大哥一瞅,你是干啥的?

我不是干啥的,没喝好说没喝好的,壮哥对咱都挺好,也是咱们的老大哥,你要是喝多了,你给壮哥赔个不是,壮哥也不能挑你哩,你要是拿壮哥撒气,我这帮老弟不能答应怎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