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年,我结束了6年军旅生涯,退伍时,连长诚心挽留我,答应给我转志愿兵,但是,我最终还是拒绝了连长好意,执意退伍回到了老家,现在回想起来,我心里多少还是有一些遗憾。
我出生在陕北甘泉县一个偏僻小山村,全村只有五十多户人家,距离我们村最近的集市,也要三十多公里,老乡平时都是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
我们村没有小学,想要上学要翻过一座山,到其他镇子上去上学,因为上学不方便,我们村念过书的年轻人没有几个,上过高中的就更少了,我是我们村为数不多的高中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三个姐姐,我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子,虽然我们家日子过得并不富裕,但是父母还是供我读完了高中,1978年我高考落榜后,跟着大姐夫到外地修大坝,开始挣钱养家糊口。
1979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报纸上看到了对越反击战有关报道,才知道打仗了,我当时突然萌生了去部队当兵的想法,我跟大姐夫说了我的想法,大姐夫也非常支持我去当兵,第二天我就收拾行李回家了。
回到家里,我告诉父母,我要去部队当兵,父母起初并不同意,因为父母也从广播上得知了对越反击战的事情,1979年征兵开始后,我瞒着父母报了名,直到拿到入伍通知书后,我才告诉了父母。

入伍那天,村里人敲锣打鼓送我到了车站,作为村里第一个去当兵的高中生,我感到无比自豪和骄傲,父亲拉着我的手,叮嘱我到了部队,一定要好好干,为村里争光。
入伍后,我对军营里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入伍第一个晚上,我失眠了,第二天状态不是很好,列队集合时,我被点名批评了,在之后的训练中,我每天刻苦训练,新兵训练结束,下连队时,我分到了通讯连一排二班。
其实,我心里最想去作战连队,虽然有些失落,但是,作为一名军人,我必须服从安排,来到通讯连后,我才知道,我们平时除了正常训练之外,还要学习文化课知识,我们学习的内容,基本上都是一些高中知识,对我来说并不难。
下了连队,我始终牢记父亲叮嘱,每天刻苦训练,各方面表现都很积极,连长见我不仅能写会画,而且军事素质过硬,就提拔我当了连队文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在担任连队文书期间,能力进一步得到了提升,我入伍时,士兵已经不能直接提干,1981年,是我担任连队文书第二年,连长找到我,准备推荐我参加年度军校招生考试,连长让我抽空多看一下书。
那段时间,我白天忙工作,晚上抽空读书学习,遗憾的是,我落选了,我们连一共三人参加了考试,结果没有一个人考上,当时连长都发火了,因为其他连队至少都有一个人考上。
没能考上军校,让我自信心再一次受到了打击,我辜负了连长对我的期望,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之前我一直觉得,自己在连队已经很优秀了,连长看我状态不好,多次找我谈话,安慰鼓励我,让我重拾信心。
1982年,二班王班长退伍,连长安排其他人接替了我文书的工作,我又回到了二班,接替王班长担任二班班长,1983年,在连长和指导员极力劝说下,我又参加了一次军校招生考试,我们连加上我一共五人参加了考试,最终只有两人考上了,三人遗憾落选,其中就有我,两次军考都落选,我内心很自卑,有了退伍的想法。

1985年,是我来部队当兵的第六年,当时刚好赶上大裁军,很多战友都退伍了,留下来的战友都转成了志愿兵,其实大多数战友都不想退伍,他们都想留下来,其实我已经做好了退伍的打算,连长找到我,给了我一个转志愿兵的名额,希望我能留下来,其实当时连长也面临转业,为了给我争取这个志愿兵名额,也是费了很大劲,但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我还是选择了退伍。
退伍前,我请连长吃了一顿饭,连长劝我慎重考虑一下,如果后悔还来得及,我敬了连长三杯酒,还是坚持了自己的选择。
我退伍后,到我们县纺织厂当了工人,1987年,我调到乡镇派出所协助民警工作,所长见我办事认真,又当过兵,就让我留在了派出所工作,直到1995年,我才正式转正,成了一名正式警察。
如今我已经退休,虽然日子过得平淡,但是我很知足,我有时候在想,如果当年我转成了志愿兵,或许又会是另一种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