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我和堂哥聚餐时,聊起了我们当年在部队当兵时的事情,堂哥心里很后悔,当年没听我劝,放弃了转志愿兵机会,提前退伍回家。
我和堂哥是同一年入伍的,1972年,当时我在地里干活,堂哥气喘吁吁跑过来告诉我,有部队要来我们公社征兵,让我提前准备一下。
堂哥去县里办事的时候,同学告诉他的,堂哥同学父亲在粮食局工作,他父亲也是听在武装部工作的侄子说的,堂哥告诉我,消息绝对可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和堂哥又一起找了民兵营长刘叔叔,刘叔叔和我父亲是同学,刘叔叔告诉我,征兵开始后,他会第一时间通知我,让我回家等消息。
我在家焦急等了半个月,1972年冬季征兵开始后,我和堂哥一起报了名,因为我们那里1971年没有征兵,所以1972年我们公社报名参军的人很多,但是我们公社只有二十五个入伍名额,对我和堂哥来说,竞争压力非常大。
看到入伍名单上,我和堂哥的名字都在上面,我们才长舒了一口气,我第一次下馆子请堂哥吃了饭,吃完饭结账的时候,我身上带的钱不够,最后还是堂哥付了饭钱。
入伍后,我和堂哥并没有分在同一个连队,堂哥分到了师农场,我分到司训队,其实,堂哥最想去作战连队,下了连队之后,我和堂哥就很少见面了。

我在司训队学习了半年,考核通过后,我调到了师部驾驶班,负责给团首长开车,堂哥在师农场,养了三年猪,1975年就退伍了。
堂哥退伍之前,我们见了一面,当时我劝堂哥慎重考虑一下,我希望堂哥能留下来,堂哥是农村兵,退伍以后,也只能回家种地,留在部队对堂哥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堂哥觉得,即使他留下来,还是继续养猪,还不如退伍回家,早做打算,见堂哥心意已决,我也不好意思多说什么。
我给首长开了三年车,首长对我的能力也比较认可,对我也是格外照顾,有一天首长问我以后有什么打算,我把心里的想法告诉了首长,后来首长安排我下连队历练,1977年,连里有一个提干名额,连长把提干机会给了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77年我提干回家,刚好赶上堂哥结婚,堂嫂家境并不富裕,家里兄弟姐妹五个,堂嫂排行老三,因为堂嫂弟弟也要结婚,堂嫂父母提出要给300元彩礼,才同意结婚,堂哥只凑了200元,还差100元彩礼,我得知情况后,主动给堂哥拿了100块钱。
堂哥得知我提干后,非常羡慕我,说他后悔退伍了,堂哥退伍后,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我有一个同学在地毯厂工作,他二叔是车间主任,得知他们厂保卫科招人后,我推荐了堂哥。
堂哥有了工作,家里日子也逐渐好了起来,1979年,父母催我回家相亲,连长知道后,主动提出要给我介绍一个对象,我当时以为连长只是看玩笑,没想到几天之后,连长给了我一个联系方式,连长告诉我,给我介绍的是她表妹,我本想拒绝,但是有不好意思驳了连长面子,我主动给连长表妹写了一封信,说明了我的情况。
连长表妹名叫赵晓丽,比我小二岁,是一名知青,1976年招工回城进厂当了工人,我们部队驻地距离赵晓丽所在的工厂只有三百多公里,赵晓丽给我的回信中,同意和我先交往一段时间。

1980年,赵晓丽来部队看望连长,我们见了一面,我对赵晓丽第一印象不错,觉得她很有礼貌,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女孩,年底的时候,我和赵晓丽就领证结婚了。
我在部队14年,1986年我转业回到了老家,当了一名警察,妻子也跟我一起回到了老家生活,堂哥当时已经是车间主任,安排我妻子进了地毯厂工作。
1996年,地毯厂因为经营不善,导致连年亏损,最后只能倒闭,很多工人因此下岗,堂哥和堂嫂下岗后,开了一家面馆,做了起了生意。
堂哥面馆开了三年就关门了,后来带着妻子去了广州打工,兜兜转转一圈后,最终还是回到了农村生活,如今我干部退休,堂哥还在农村种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