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赤木瓶子

编辑| Mia

清明前后,演出市场突发事件不断,原因却不尽相同。

先是数场演唱会于近期因不可抗力取消。3月底,凤凰传奇原定于4月20日的“吉祥如意”2024巡回演唱会济南站因“不可抗力”而取消。后被证实为与体育赛事时间冲突。张栋梁巡回演唱会长沙站被取消,原因为场馆升级改造下的慎重评估。

相较于因档期、环境因素取消,音乐节的“不可抗力”则显得不可言说。清明前后,多档音乐节成为被延期的“重灾区”。除迷笛、星巢秘境等多年音乐节IP外,广州文化音乐节、宁波鲜氧音乐季、永川&网易云音乐·云谷音乐节、爱玛追星·海潮宇宙音乐节-佛山站第二日演出、任意门音乐嘉年华等较年轻的音乐节均已官宣延期。

迷笛官微评论区,主办方与乐迷们对于集体官宣延期的“不可抗力”感到陌生与无措,乐队与乐迷账号轮番表憾。短短几日,被接连取消两场演出的萨满乐队主唱发文表示,“整治乱象十分理解,只是没想到,第一个被开除的是班里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过,在清明前后如期举办的音乐节虽然伴随诸多争议,带来的市场提振效果也较为乐观。大麓音乐节3天涌入近8万人、门票收入3600余万,提振当地经济收入破亿。五一档演唱会,如凤凰传奇北京站这类头部演出,大麦网想看人数已超过115万人,超99%同类演出。

根据过往经验,即将到来的五一档才是户外音乐节的主力战场,如今,在音乐节处在“控量”趋势的状态下,一面是户外音乐节抢滩战进入白热化阶段,多方竞争下各家纷纷拿出真本事;另一面是在不断调整、收紧的规则之下,演出市场似乎正面临新一轮洗牌。

轮番被延期,当“不可抗力”成为“时尚单品”

音乐节延期的消息,在今年清明格外扎眼。有乐迷猜测,被延期的音乐节或许是因为票房惨淡。同档期音乐节太多、阵容同质化严重,号召力降低,海外乐队的加入又一定程度上拉高了成本。

此前也并非没有过票房惨淡而被迫延期的案例,近两年来,大量经典IP、品牌音乐节、地方政府及一时兴起的入局者们,争夺现场演出这块蛋糕。2023年五一前后,多场音乐节因“不可抗力”取消、延期,大部分为票价虚高,票房惨淡,取消是市场白热化竞争下的及时止损。

而清明期间,演出的取消显得十分突然。原定于3月30日至31日在广州海心沙亚运公园举办的星巢秘境音乐节,在晓峰音乐公社官宣因不可抗力延期后,有乐迷问询楠溪江场次能否如常举办,彼时官方的回应是肯定的。而在4月2日,晓峰音乐公社在深夜发布公告,通知原定于4月13日至14日在温州楠溪江举办的星巢秘境音乐节延期,因不可抗力因素。

4月4日,迷笛官微也发布通告,告知乐迷因不可抗力因素,原定于4月12日至14日举行的台州飞龙湖音乐节将延期举办,门票将全额退款,酒店台州内全部退。机票、高铁先登记,退票手续费会分步骤返还。而在3月27日,官方账号还在为乐迷发放台州路桥的100万消费券。

从1月到目前,已有超过七个比较有知名度的音乐节宣布因不可抗力取消或延期,包括了广州文化音乐节、宁波鲜氧音乐季、永川&网易云音乐·云谷音乐节、任意门音乐嘉年华等等,包括汪苏泷、毛不易等音乐人及二手玫瑰、回春丹等乐队均位列其中。

娱乐独角兽观察发现,台州飞龙湖迷笛、温州楠溪江、广州文化音乐节、佛山海潮宇宙音乐节等几场被延期的音乐节,原定时间皆为清明节后的第一个周末。正因于此,“卖座”因素成为部分乐迷猜测的“不可抗力”。

如果说初出茅庐的音乐节尚未经由市场验收,票房是否影响演出如期举办尚且存疑,那么迷笛作为20年的音乐节IP、星巢作为举办多年的音乐节品牌,二者从阵容到主办方操盘能力均多次经过市场验证。且有消息指出,飞龙湖迷笛的两个舞台由相关银行冠名,不存在票房不好导致取消的情况。此外,多方消息透露,迷笛相关工作人员提前二十余日便抵达台州,且在官宣延期退票之时,舞台已经基本搭建完成,进一步验证了延期并非票房因素。

监管变严于是成为音乐节的不确定性。有清明期间参与大麓音乐节的乐迷表示,“大麓音乐节的管控特别严,之前通过了审批的旗子也被一刀切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此外,因特殊原因被取消了演出的回春丹事件,也在清明档期沸沸扬扬。据TVBS新闻网称,将于4月4日至4月6日举行的“台湾祭”音乐节主办方通过脸书平台发布公告,声称对回春丹乐队在网络发文造成的纷扰“深感遗憾”,并公告该乐队在“台湾祭”音乐节的演出取消,其演出时段将安排其他乐队进行替补。

作为当代年轻人的乌托邦,“love不如live好”的口号由来已久,音乐演出一向是最大限度地集结了趣味相投、三观相近的年轻人们的艺术场域,如今,频频延期的音乐节不仅予主办方以思考,更带给了乐迷及当地政府文旅发展诸多不确定性。从疫情前的遍地开花,到疫情中的步履维艰,再到如今市场步入规范化阶段,洗牌动作不断。在各类如不让卖酒、不让带旗、不能露营等心照不宣的新规则背后,音乐节市场将向何处行进?

“乡村”音乐节是双刃剑,精品化时代是必然

在近两年来多个有关音乐节与当地文旅的案例中,下沉市场的“双刃剑”更容易两头利。

在清明前后已经如期举办的新生代音乐节当中,于浙江省安吉县天子湖通用机场举行的大麓青年音乐节票房号召较强。罗大佑、安溥、Ella陈嘉桦、窦靖童等相较其他音乐节的差异化阵容,吸引了大批乐迷赶赴县城奔赴一场音乐盛宴。最终官方数据是3天近8万人、门票收入3600余万、为当地经济带来超1亿元。

但举办效果并不令所有人满意,据大量乐迷反馈,音响效果不佳、演出时间提前、接驳车无秩序、甚至有乐迷在音乐节上掉到了负一层,上演了“地下音乐”现场等问题不断。暂时性的狂欢退潮后,主办方需要思考的还有很多。

近两年来,文旅市场的迅猛发展下,在为部分三四线城镇带来“泼天的富贵”的同时,也同样能够带来万人狂欢中的舆论危机。比如去年国庆期间于河南南阳举办的中原迷笛音乐节,因“盗窃门”事件荒诞不堪,让首次承办音乐节的南阳陷入舆论漩涡,更加为音乐节主办方带来警醒,同时也向外界传递了音乐节与地方文旅名片强绑定背后的双刃剑。

在清明节前后,清明节前盛传一系列新规则。究其原因,是在3月下旬,北京日报等多家媒体报道,全国多地正陆续传达学习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关于坚决纠治部分地方基层搞“新形象工程”问题的工作提示》。涉及到音乐演出市场的第五条,点出:豪华“办节”,片面追求“人气”,不计成本跟风大办音乐节、以城市命名的论坛、旅发大会等,为场地建设、乐队出场支付高额费用。

近年来,淄博赶“烤”,尔滨赴约,天水麻辣烫,各地文旅局长轮番“上才艺”,美食美景奇观吸引了大量深谙互联网的年轻人,极大程度地带动当地文旅发展。作为年轻且大众的艺术阵地,音乐节更加成为一张迅速号召年轻人前来赴约的名片,也因此引来了各地的炙热目光。于是地方政府一股脑通过音乐节打出地方文旅名片,文旅演出承载得越多,它所肩负的担子就越来越重。

以清明期间叫好卖座的音乐节威力,由张亚东发起并担任音乐总监的“ROCKCANDY春糖音乐节”,从硬件配置到音响监制都拉高了音乐节的配置。音乐节的精品化也一定程度提振了当地文旅,有数据显示:本届全国糖酒会带动城市服务业综合增收102.5亿元,较去年春季糖酒会增长25.8%。其中,拉动会展业直接收入11.3亿元,带动餐饮住宿、交通运输、商贸购物、文化娱乐、旅游业等相关服务业增收91.2亿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艺术成为一门“生意”,投机者对市场规律的破坏是毁灭性的,并将随着演出行业的常态化复苏后日益凸显。即将到来的五一档期,音乐节市场将如何重组,有待观望,只是永远不能忘记,专业的事需要交给专业的人去做,才能确保行业朝向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