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十五六个大哥把手下的兄弟都集合在了公司楼下,徐刚动员道:“都听好了,加代百分之一百到罗湖医院和福田医院,我们去扑他。上楼之后不管是加代的朋友也好。兄弟也罢,只要跟加代有一点关系的,就给我干。天大的事刚哥给你们担着。走!”

徐刚亲自带队往深圳去了。徐刚的这一行动,和加代的预测一模一样。

往深圳去的路上,徐刚拨通了电话,“喂,文哥,我是徐刚。”

“徐刚呀,你有什么事?”

“你跟超哥说一声,我昨天晚上……”

没等徐刚把话说完,文哥说:“昨天晚上的事我听说了,我也跟超哥说了。超哥表扬你了,对你的评价很高,说你的表现非常好。”

“文哥,没别的意思,我有个想法。我想现在带人去深圳反扑加代。”

文哥说:“这些事你不用跟我说,我不想知道,超哥也不想知道。怎么打怎么干,都是你自己的主意,与我们没有关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是是是,我明白,超哥从来不参与这种事。”

文哥说:“那你我跟说什么意思呢?”

“文哥,我现在公司没人,我担心加代留一手,我担心他过来扑我公司。文哥,你也知道我跟康哥闹翻了,我现在不好求分办事。你能不能帮我打个电话,帮我调一些阿sir上我公司站一脚?只要加代敢来,我不管他是派人来还是亲自带人来,我来个瓮中捉鳖。如果他来的话,不可能空手来吧?肯定带响器来。只要带了响器,它就有问题。有问题,阿sir抓他就没毛病。文哥,这忙你得帮我呀,这一点我不得不防啊。”

文哥一听,说:“行,那我帮你打个电话。”

“好嘞,先这么地吧,人别少了。”

“我知道。”文哥挂了电话。

文哥来到超哥身边,“超哥,徐刚刚才给我打电话了。”

超哥一听,说:“徐刚怎么还没打生死仗呢?”

“说今天去。说现在正往深圳赶呢。他让我帮忙找康子,让康子安排阿sir,给加代来个瓮中捉鳖。”

超哥说:“他没有脑子吗?即使你帮他找人去了,又能起多大作用呢?小康子不是我们的人。而且杰子在那虎视眈眈地盯着,他怎么想的呢?即使是我打电话把人找去了,就能把加代困住了?再说了,小文啊,我上次跟你说过,我说徐刚不打生死仗,我这步棋就没法往下走,你管这事干什么呀?你答应他是对的,但是不用办,让他尽早打生死仗。”

“超哥,我有句话不知道......”

“你不用问,问什么呀?”

“明白。”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我也很喜欢徐刚,但是没有办法。”

“明白。”点了点头,文哥都吓懵逼了,转身向门外走。身后超哥的声音说:“打电话告诉他同意。”

“哎。”文哥把电话打了过去,“徐刚,我打过电话了,一会儿阿sir就能过去。”

“好嘞。文哥。”徐刚挂了电话。

徐刚带人刚过东莞,加代就接到消息了。加代把电话打给马三,“马三,徐刚往深圳去了。”“明白明白,哥,这边我做好准备。”

徐刚想到了两种可能性。一是加代去广州偷袭。对于这一点徐刚已经让文刚帮忙找了阿sir,算是解决了后顾之忧。二是加代来医院看望受伤的兄弟。由于时间紧迫,加代肯定来不及调人。能调来的人肯定没有自己的人多。对于第二种可能性,徐刚失算了。马三、江林和乔巴等人在一起,身边的兄弟也很多,布下了口袋阵。

徐刚领着兄弟马上要到罗湖医院了。徐刚一摆手,“等一会,等一会,车队先停下。大东,你带人进去踩个盘子。”大东一点头,带着人去了。

此时离罗湖医院不远的向西村里,马三说:“一会我们直接过去把他围了。”

乔巴一招手,“三哥,你来。”

马三过来问道:“什么意思?”

乔巴说:“三哥,我建议不在医院打。主要是在医院不好打,而且他也好跑。”

马三说:“怎么能好跑呢?我们直接把他围在医院里。”

“他朝医院里面跑呢?他实在不行,报阿sir呢?那你就没法把徐刚彻底灭了。”

马三一听,说:“不是,谁说把他灭了的?”

“三哥,他把我们的买卖砸成这样,不把他灭了?打他一顿有什么意义呀?我建议直接把他销户。要不然就不打。我相信代哥也是这意思,要不然我哥不会把我调回来。”

“狠了点吧?”

“这还狠吗?这次必须把徐刚销户。”

马三说:“不是,我的意思,可以以后销户,你不能这么大张旗鼓地干。”

乔巴说:“我有办法。”

马三问:“什么办法?”

乔巴说:“三哥,这个办法需要你的配合。你们到医院该怎么打怎么打,但是别把他围死了。他百分之一百打不过我们,你放他走,让他往广州跑。回广州最快的路线就是经过东莞。我就在他必经之路等着他,只要他过来,我肯定能把他销户。我乔巴就有这本事。三哥,你信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