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王建 形象)

王建,唐朝末年著名大帅哥,而且,他还不是那种普通的帅哥,而是那种长得很有特色的帅哥,这哥们,眉毛非常浓密,天庭饱满,脑门很宽大,眼睛呢,像是龙的眼睛,但是他用眼睛看人的时候,又有猛虎的威严。

一般来说,长成这种相貌,那以后都是要干大事儿的。

当然,历史不是电视剧,历史它往往不那么一般,长相奇特惊人的王建不仅没干大事儿,反而祖祖辈辈,世世代代都是街头小贩,靠卖饼为生。

这王建的父母,很能生,儿女一大群,王建在家中排行老八,所以乡里乡亲的都管他叫做王老八。

你看啊,王建家里是卖饼的,这就是小生意,一年到头也赚不到几个钱,不打仗的时候勉强过活,可是如果天下大乱,生意没得做,全家也得挨饿。

孩子少也就算了,王家还那么多孩子,所以王建从小到大的生活环境那是非常恶劣。

他祖籍河南舞阳县,在小小县城里,王建是摸爬滚打,什么都干,只为谋生。

上午,他靠给人屠猪杀牛挣点钱花,下午,他技痒难耐,干脆跑到周边的一些农村去偷鸡摸狗,靠行窃为生。

到了晚上,王健又伙同好多不法之徒贩卖私盐,铤而走险的赚快钱。

(古代 盐)

因为王建行迹斑斑,言行啊,人品啊,都不太好,所以大家干脆给他起了一个“贼王八”的绰号。

这绰号,说实在挺难听的,但王建不以为然,照旧是我行我素。

我们听起来好像觉得没有什么,但是我们设身处地的想一下,不管走到哪儿,别人只要看到你,就笑嘻嘻的管你叫贼王八,而这这种调侃下又充满了鄙夷和耻笑,你能受得了受不了?

别人受不了,王建受得了。

因为,王家对于人生的理解,就是活着就行,而且不止王建是这样的,当时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人,都是这么生活的,王建不过是比他们多了一个不甚好听的绰号罢了。

是啊,在王建看来,身边的人都是得过且过,能活一天是一天,马马虎虎的混日子,命运对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一视同仁,凭什么你王建就要独一无二,别人都昏昏暗暗,你王健就能绽放光芒呢?

但是,王健命不好也就算了,他运气也不怎么样,有一次在野地里贩卖私盐,结果被衙役给抓了个正着,直接就给逮到了监狱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牢房)

在古代,贩卖私盐和现在的盗墓贩毒行为差不多,处罚相当严厉,王建还是惯犯,抓进去基本上就是个死。

然而,负责看守王建的,正好是王建以前在社会上认识的一个朋友,这个狱卒朋友十分仗义,竟然顶着巨大的风险和后果,把王建放跑了。

被抓住,等于是在物理性质上被宣布了死亡,而逃走之后,他成了舞阳县衙里挂名有一号的逃犯,那么他就等于是社会性死亡,以后王建这个人就没有办法在社会上混了,不能抛头露面了,而只能隐姓埋名的过日子。

地痞无赖的日子本来就不好,还要让人骂上两句贼王八,现在就连这样的日子也没得过了,王建没有办法,他只能连夜潜逃,最终选择了盘亘于湖北武当山,入山避世,叹息一辈子也就这么过去了。

山峦起伏,层林尽染,有麋鹿仙鹤,轻盈地跃动在云雾之中,沿着蜿蜒的山径拾级而上,耳畔传来阵阵松涛声,山路两旁,野花簇拥,蜂蝶翩跹,得见此情此景,心中自然会涌起一股难以言表的宁静与安详。

一个人最难获得的不是成功,而是内心的真正平静,而在这一刻,王建想,也许一辈子这么过去也不是不行。

(武当山)

但是,命运注定他不属于这里,武当山里有一位叫做处洪的老仙长偶遇王建,免费为王建相面,然后得出了一个这样的结论:

你啊,你的这个面相可贵,看你不是一般人,怎么甘心如此平平凡凡的度过这一生?俗话说这君子豹变,你应该去投军啊,去当兵才有出路。

刚出生的小豹子,长得不好看,身上的纹路嘈杂黯淡,但是一旦小豹子长成大豹子,那么它一层层的褪毛生长,最终就会得到美丽的花纹。

史书上关于这位处洪仙长的记载,只有这么一句话,他真名如何,师承何处,香火何在,又在哪家庙宇中打坐念经一概不知,我们只能知道,他的出现,给这个迷茫的年轻人指明了道路。

王建豁然开悟,二话不说下山投军,拜到了忠武军节度使杜审权门下。

历尽艰险第几番,自此前行再无艰。

安心自有安心法,幸逢贤士助神坛。

那个时候呢,正好赶上黄巢和王仙芝叛乱,王建投军之后作战英勇,消灭了王仙芝麾下的不少起义军,因此卓有战功,杜审权欣赏他,把他提拔为了军队中的中高层将领。

(杜审权 形象)

杜审权,不仅仅是一方节度使,他还官拜同平章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杜审权就是大唐的宰相。

而且,杜审权这个人还非常有能力,时人把他和太宗时代的名臣杜如晦相提并论,因为他还有个“小杜公”的美名。

公元875年,杜审权死于忠武军节度使任上,提拔王建,是他政治生涯中的最后一项比较重要的活动。

也就是因为杜审权的提拔,人生失败者王建,才得以走上历史舞台。

后来,黄巢攻陷长安,僖宗出逃,那个时候被僖宗留下来稳定局势的重要人物之一,是杨复光,他被朝廷封为天下兵马都监,全天下的大唐军队他都有权介入管理,可以说官儿大,责任更大。

杨复光,就是之前朱温要投降,他非要把朱温杀掉的那位。

这个杨复光,虽然是宦官出身,但是和中晚唐那些擅权作恶的宦官是有本质上的不同的,他这个人一有理想,二有能力,是个非常非常厉害的人物。

长安失陷,黄巢起义的势头越来越大,他临危不惧,直接对王建所在的忠武军进行了改革,将本来是一个整体的忠武军分成了八股不同的势力,由他精挑细选出来的八位骁将来统领,分别是:庞师古,鹿晏弘,韩建,李师泰,张造,晋晖,以及王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杨复光 形象)

有读者说了,不是忠武八都么,这怎么就七位呢?

的确是七位,但是余下一位史书没有记载,那就只能空着。

庞师古,后来跟了朱温,朱温平定郓州的战役,就有他参与。

鹿晏弘,后来被占据蔡州而肆虐天下的秦宗权杀死。

韩建,之后成为割据一方的军阀,但是最后也归顺了朱温。

李师泰,后归顺于王建。

张造,后归顺王建。

晋晖,后归顺王建。

可以说,忠武八都他们的命运各有不同,但是基本上分成了两类,要么跟着朱温混了,要么跟着王建混了。

但其实,王建最初在忠武八都里不过是一个小角色,因为忠武八都的总指挥,总领导是杨复光。

在杨复光的带领下,忠武八都打了不少胜仗,但是后来杨复光死了,这帮人不仅失去了领导,还失去了目标。

这个时候,八都里说话比较算数,比较有威望的,是鹿晏弘。

(鹿晏弘 形象)

于是,在鹿晏弘的带领下,几个人直奔巴蜀,打算去直接保护落难的唐僖宗。

当然,这群人也很不厚道,为了补充兵力,沿途竟然肆意劫掠,完完全全的展示出了他们的兵痞气质。

一行人走啊走,走啊走,路过陕西汉中的时候,鹿晏弘就不走了,因为他直接把汉中的节度使牛勗给撵走了,打算就在此地发展,不去迎驾了。

乱世难测,皇帝身边更危险,鹿晏弘理想不大,他只求在汉中兵精粮足,守土一方就可以了。

鹿晏弘不走了,那么他当然希望王建他们也留下来跟他混,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僖宗身边的宦官田令孜向王建等人抛出了橄榄枝。

田令孜这个老太监,很有文化,深得僖宗的喜欢,有人的时候皇帝管他叫公公,没人的时候皇帝直接管他叫阿父,可以说,田令孜在当时那简直就是大唐的二皇帝。

田令孜有权,可他也缺乏安全感,毕竟他们这是逃跑,不是度假,黄巢早晚都会被赶走,这黄巢一走,那僖宗要回去,自己也要回去,可是,蜀中和长安的距离说近也近是说远也远,这一路上乱贼流匪,军阀割据,那真是太危险了,所以这返程路上必须有忠诚可靠的武装力量来护卫。

而眼下的忠武八都,就是田令孜最好的选择。

(田令孜 形象)

于是,田令孜要来王建等人的卡号,开始咔咔的往他们的账户里打钱,很快就把王建他们给收买了。

而且,收买的相当彻底,王建等人不仅抛弃了鹿晏弘,跟他分道扬镳,还直接跑到了僖宗治下,更纷纷拜田令孜为义父,田令孜非常开心,也正是因为有了王建等人的保护,僖宗和田令孜才得以在长安收复后返回,这一道上的安保工作,就都是王建等出力。

僖宗长安一别,已经是五年时光,蜀中多山,他更是很久没打过马球了。

黄巢返回长安之前,他不过十八岁,天真烂漫,精力无穷,斗鸡走狗样样会,鼓乐笙箫样样通,返回长安后,他也不过二十有三,这是多么美好的年纪,真应该是风华正茂才对。

但是,年轻的僖宗脸色苍白,身体消瘦,走起路来踉踉跄跄,说起话来有气无力,哪里还是马球场上飞扬跋扈的少年,简直像是一个百病缠身的老叟。

李儇老了,唐朝也老了,唐朝到此时也已经二百六十多岁。

江河万古,蒸蒸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