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头一年还算美满甜蜜,直到有一天,张力的母亲李红搬来和我们同住。我本以为可以孝顺公婆,没想到李红婆婆的嘴巴像淋了蜜,说出来的话却能把人生生剖开。

“楚楚,菜煮老了,怎么不等你婆婆我一起吃呢?”

“楚楚,衣服洗得不干净,我儿咋穿得出这脏衣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楚楚,家里怎么这么乱?我儿一回家累得直落汗,你也不给他擦一擦!”

我咬牙忍了一年多,心想她当妈的,年纪大了,性子刚直一点也是没办法。我拼命学着包容,别让她老人家徒添烦恼。谁知她的脾气随着年龄增长似乎更加暴躁,她嘴里的刺儿一根根扎在我心上,我却只能低着头,任她在我伤口上撒盐。

就在昨天,她终于忍不住在全家面前宣布,要给我立家规,规定我每天必须早上六点起床给儿子准备早饭,然后照顾公婆起居,晚上八点前准备好晚饭,坐等公婆吃饭。我很生气,冲动之下与她大吵一场,直接回了娘家。

“闺女,怎么啦?跟公婆吵架了?”妈妈见我回来,忙围过来问我。

“妈,我真受不了了!那婆婆简直是个活阎王,天天唠叨个不停,怎么生活啊!”我一开口就哭了起来。

“诶,女儿,你也知道婆媳关系本来就复杂。万一给人家说闲话怎么办?还是回去跟婆婆好好说说啦!”

我摇头,眼泪决堤而出:“不!我再也不要回那个家了!婆婆简直是个恶毒的女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泣不成声地跑回自己小时候的卧室,把自己扔在床上痛哭。手机不停地震动,我知道肯定是张力在打电话,但我实在没脸再面对他和他娘。

正当我抽泣不止时,卧室门被敲响了。我吼了一声“谁啊”,门就被推开了。我惊愕地看到张力和李红双

双双站在了我的卧室门口。

“楚楚,开门,我们得谈一谈。”张力语气有些焦急。

我激动地从床上跳起,冲到门口:“谈什么?关于你娘立的家规吗?让我晚上八点准时候着你们吃饭?没门!”

婆婆也推门挤了进来,她板着脸,语气不善:“楚楚,你跑回娘家,太不像话了!还是个已婚女人,怎么这么孩子气?”

“哈!”我冷笑,“孩子气?我就是看你们母子俩不顺眼!张力,你自己娶的老婆,现在被你娘欺负得屁都不敢放一个,你就这么看着?”

“谈什么?”我瞪他,“是不是谈谈我晚上八点要给你娘准时上菜下饭的事?没门!”

婆婆哼了一声:“楚楚,据我所知,你白天在家也就做做家务,又不上班,我让你晚上准备晚饭有什么不妥?”

我火冒三丈:“李红,我告诉你,我嫁给的是你儿子,又不是嫁给你!

我没义务天天伺候你!”

婆婆眼冒寒光,上下打量我:“没大没小!让你叫我婆婆!”

我冷笑:“做梦!我才不叫你婆婆!从今天起,我跟你没任何关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婆婆气得全身发抖,一把夺过儿子手里的车钥匙就往外走:“既然这样,儿子跟我回家!看她还能耍什么脾气!”

我一把拉住正要跟出去的丈夫:“张力,你敢跟她走试试?今天就是跟我离婚!”

“可以慢慢谈?”我声音尖利,“那你说说,这事到底怎么谈?谈到什么程度你和你娘才会满意?是不是要我真的每个晚上八点给你们上菜?张力,说!”

张力不知所措地望着我,嘴巴开开合合却说不出话来。

这时,门外传来婆婆的叫喊:“儿子,你到底来不来?这么个不孝的儿媳妇,留着也没用!”

张力脸色煞白,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向了门外。

我抹着眼泪,委屈至极:“妈,我真的好爱张力啊,可他为什么要抛下我不管呢?我到底哪里做的不对,他和他娘非要我如此痛苦?”

我泣不成声:“妈,我真后悔当初嫁给张力,我恨死婆婆了,也再也不想见到张力这个负心汉!”

“楚楚,你别总想着伤心事了,出去走走散散心,对身体好。”

我猛地抬头:“他们又想说什么?难道还要我回去挨婆婆的气?”

“不是不是。”妈妈叹气,“婆婆昨晚突发脑溢血,现在还在抢救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电话那头,我似乎听到了张力近乎崩溃的哭喊:“妈不能有事!楚楚,你快回来,孩子需要你!”

我抹了把眼泪,收拾好几件衣物,就回了原来的家。一打开门,就看到表情凄惨的张力抱着我们的儿子小宝正在哭。

“妈妈!”看到我回来,小宝欢呼一声就扑进我怀里。

我抱着瘦小的儿子,心疼地问:“宝宝饿不饿?妈妈这里给你带了零食。”

小宝接过零食,左顾右盼地问:“奶奶人呢?怎么没回来?”

我和张力对视一眼,都红了眼圈。张力假笑道:“奶奶身体不舒服,在医院修养几天就回来了。”

我轻轻把儿子抱到卧室,哄他睡下,自己则坐在床边轻声哭泣。

半夜,电话响了。是医院打来的。婆婆已经离开了人世。张力痛苦欲绝,我也难过至极。我们决定暂时不告诉小宝这个噩耗,先瞒着他办理后事。

“妈妈,奶奶什么时候来接我呀?”

“那奶奶什么时候回家呀?”

我感到心如刀割。可我实在不忍心告诉他真相。

到了晚上,张力回来了,脸色惨白,眼睛红肿。我知道婆婆的丧事他都安排妥当了。小宝开心地迎上去:“爸爸,奶奶回家了吗?”

张力愣住了,脸上闪过一丝惊恐与痛苦。他蹲下身,用力抱住小宝,嘴唇哆嗦着,终究什么也没说。

我看着他们父子两人痛苦的样子,鼻子一酸,眼泪汪汪地流了下来。张力抬头看我,我轻轻摇头,示意他暂时不要告诉儿子这个噩耗。

张力红着眼圈点点头,站起身来,看着我说:“楚楚,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我别开视线,沉默以对。我还没原谅他,虽然此刻婆媳恩怨已经无法追究了。

我和张力的关系在婆婆去世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他似乎总算意识到我的感受,开始经常主动承担更多家务与照顾孩子,不再像从前那样把一切推给我。我也暂时搁置了与他离婚的念头,因为孩子毕竟还太小,我们需要为他的健康成长携手努力。

可即便如此,亡婆之痛也让我们之间的气氛逐渐凝固。张力整夜整夜地失眠,我也时常在深夜听到他心碎的哭声。我怜悯他的遭遇,却也为自己那份未尽的怨气感到内疚。渐渐的,我们之间的话变少了,交流总是那么生硬而短促。我们都深受这场变故的打击,却无力分担彼此的痛苦,任由这道阴影越拉越长。

三个月后,张力的父亲突然中风离世。我看着张力在两个月内相继失去双亲,终于还是忍不住落下了眼泪。我轻轻抱住他颤抖的身体,感受到他的脆弱无助。这一刻,我忽然醒悟过来,曾经那些芥蒂在生命面前其实显得如此渺小。

“对不起。”我听见自己哽咽地说。

“不,是我要说对不起。”张力红着眼睛望向我。

“都过去了。”我摇摇头,眼前一片模糊。

我握住他冰冷的手,点了点头。

有一天下午,我们三口之家静静地坐在海边的长椅上,看夕阳在海天交界处坠落。

小宝叽叽喳喳地数着海面上的渔船和海鸥,张力和我安静地凝望着远方。

“爸爸妈妈,我长大了要当渔夫,天天在海上钓大鱼!”小宝挥舞着小手宣布。

我和张力对视一笑。忽然,我没来由地想起我们当初相识的点点滴滴。

我怀念地看向张力,他也正凝视着我。夕阳在他英朗的五官上映下一片暖意。我忽然很想再次牵起他的手,但终究没有动作。婚后的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这般静下心来好好道一声“我爱你”。

我抚平字条上的褶皱,心中涌起久违的甜蜜。

是的,或许婚姻永远不可能像恋爱那般浪漫激荡,但这也不意味着它不能像海浪一样,即便平静,也都在潮汐中前行。我和张力,也一定能够慢慢走过生命的风浪,重新找到曾经的幸福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