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上午,,密布的乌云伴随着轰鸣的雷声倾轧而来,整个天空如同被黑色浓稠的墨汁里浸泡过似的,漆黑一片。正在单位上班的胡娇赶紧给丈夫打电话,要求他务必赶在雨来之前到家。

胡娇的丈夫贾明柏是市里一单位的负责人,也正是人们常说的“一把手”。但是,“一把手”与“一把手”不同,别的一把手吃香的喝辣的,日子过的有滋有味,而他呢,依然住着八九十年代的房子。他们家是这栋楼里最后一户原始居民,其他邻居都搬走了,他们的邻居换了一拨又一拨。胡娇多次提议要搬到新房子去,但是,贾明柏宁可离婚也不同意,这事儿只能暂时搁置。

贾明柏绝对是一朵奇葩。节省到令人发指的地步。房子就不说了,经常是外边下大雨,里边下小雨,当然,这是不刮风的情况下,如果遇到大风,说句不如到外边避雨也不为过。车子,仍是之前的自行车,之前车子坏了,街边小巷到处是修车的,现在呢,车子坏了,只能自己修,不过,你还别说,贾明柏的修车水平绝对不亚于专业技师。一日三餐,不见荤腥,如果哪天开了荤,肯定是昨天有应酬,他把没有吃过的饭菜打包回来了。按理说,别说是一把手,即便是单位的普通员工也不至于如此,但是,贾明柏依然我行我素,并且颇有一副一条道走到黑的架势。

胡娇最先到家,浑身湿透的胡娇站在门口绝望地看着屋内的一切。走的时候,窗户没关,床上、地上、衣柜里到处是水。她已经记不清,这种场景发生过多少次了。胡娇咬着嘴唇,紧握双拳,目光弥散。

“这日子真没法过了!”胡娇说了句。

正在此时,贾明柏进了屋。他将雨衣挂在门上后便慌着关窗户。

“你愣着干什么,快来拿塑料袋,把窗户缝隙堵住!”贾明柏冲着胡娇喊道。

胡娇一动不动,如雕像一般。此刻,贾明柏还没有感受到胡娇的心理历程。这一次,她下定决心了,改变不了贾明柏,她就准备改变自己,离婚,一刻也不等了。

“你快点啊,晚上还睡不睡了!”贾明柏又大声喊。

胡娇仍旧一动不动。贾明柏这才觉察到妻子的异样,他走过来,问:“怎么了,你?”

“这日子没法过了!”胡娇说。

这句话,贾明柏不知道听过多少遍了,他也习以为常了,每次结局都一样,凑合过。他鼻子里窜出一声不屑的声响,然后淌着水去卫生间拿扫帚,准备把雨水扫出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正在此时,楼下的邻居进了门。

“我说,贾局长,这一次,无论如何你得赔偿我们了,一年你们淹了我们家五六次了,你们家不注意,我们家受灾,哪有这个道理!”一个中年妇女顶着一个盆子说。

“什么赔偿,我们家没钱!”贾明柏走过来,一边说一边关门,想要把楼下邻居挡在门外。

“哼,你别挡,我已经写了状子了,你等着开庭吧。”邻居拍着门说。

贾明柏又用了一把力,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胡娇趁着贾明柏不注意,冒着雨走了。贾明柏收拾完,家里到处湿漉漉的,实在找不到睡觉的地方,关上门回局里去了。

第二天,雨过天晴。

贾明柏在这天上午接到两个电话。一个是妻子的离婚电话,一个是送起诉书的电话。离婚的事又不是第一次提了,贾明柏并没有放在心上,他现在关心的是起诉书。按照评估,他需要支付楼下邻居八万元的损失,想想就让人头疼。

临近中午,胡娇没有接到丈夫回信,她径直赶到贾明柏单位,贾明柏这才明白,这一次,妻子不是闹着玩的。看着怒气冲冲的妻子,又看了看桌上的起诉书,贾明柏妥协了——搬家。

家虽然搬走了,赔偿却躲不了。没几天,官司结了案,这个金额比八万还多,这可要了贾明柏的老命,为此,他整日茶不思饭不想,干什么都提不劲儿。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胡娇心里却明镜似的。

贾明柏有个癖好,他不仅喜欢攒钱,更喜欢数钱。例如,今天进账五百,她就从银行的朋友那拿五百点钞券。吃过饭,他就躲在屋里数钱玩,过瘾后,再把钱放在衣柜上边的纸箱里。而且,他给自己定了个计划,每天必须要进多少钱,谁也不能打破这个计划。记得有一次,儿子学校要交培训班费用,胡娇没有提前给丈夫打招呼,私自交了费,晚上,贾明柏知道此事,非逼着她去娘家借钱堵住这个窟窿。

现在倒好,贾明柏需要在规定日期支付赔偿费用。贾明柏犯了难,他不想从存折上取钱,他想过把老家具卖了,可是,收废品的人进屋一看,说,东西可以拉走,还得再给他工钱。

一日,局里分了一个提拔的名额,有两个人竞争。按照之前的规矩,这项收入至少十万。但是,这一次,贾明柏动了心思,他准备让其中一人把赔偿的钱也出了。

李小东最先敲响了贾明柏的门。贾明柏没有给出明确答案,而是给了李小东一把破房子的钥匙。

“贾局长,这——?”李小东接过钥匙问。

“嗨,我不是搬家了啊,老家的东西扔在那也是浪费,卧室还有个空调,你看看能不能帮忙卖了?”

李小东一听此事,满心欢喜地跑到贾明柏的老家。他打开门一看,禁不住吸了一口凉气。

“我操啊,这也是空调?”

原来,贾明柏家的空调是最十几年前的款式,外壳破了好几个洞,用胶带黏在一起。被说卖钱了,白给人家都不要。李小东自己做了个评估,返回向贾明柏复命。

“这个空调一块钱也卖不了啊!”李小东说。

贾明柏“哦”了一声,没有做过多的回应,让李小东走了。

过了一会儿,另一个竞争者张程又被派去卖空调。刚开始,张程和李小东一个态度,那个空调肯定卖不出钱,但是,转而一想,贾明柏这么精明的人,怎能不知道空调卖不出钱呢?他自己将那个空调卸下来,随便找了个垃圾桶扔掉了。从那回来,张程取了两千块钱装进信封给贾明柏递了过去。

“贾局长,你家里都是宝贝啊,收空调的人说,你的那个空调是孤品,我私自做主,卖了两千块,您别嫌少啊。”张程说。

贾明柏接过信封,拍着张程的肩膀说:“小张啊,我没有看走眼,你办事能力很强,我要慎重考虑考虑你!”

就这样,贾明柏一屋子的破家具都被张程卖光了。

提拔最终人选确定,张程获胜。

之后没多久,贾明柏出事了,听说,有关部门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坐在市里最豪华的别墅里数钱呢,门口,还停着他的那辆自行车。车的支架坏了,车子倚在墙上,显得格外刺眼。

后来,新闻公布一个画面,贾明柏坐在钱堆里,他痛苦地哭诉道:“我一分钱也没有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