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胜利站在求职会场上,他看着过去四年里与他朝夕相伴的同学们,现如今他们正穿梭于一个个公司的展台前。

他看着曾经成绩不如自己的同学微笑着与大公司的hr握手言欢,也看着一部分同学满怀期待的自我介绍,然后有些遗憾却仍不失风度的离开,转身去寻找下一个适合自己的职位。

他的手中也攥着厚厚的一沓简历,可他只是站在原地看着他们,没有朝前迈出一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山村的“金凤凰”

2002年9月初,韩胜利站在西安石油学院(今西安石油大学)的门口,他的前方是未来的四年,背后是父亲在工地上挥洒出的汗水。

对于家里只有五亩地的韩胜利而言,上大学并不像许多人想的那么简单,算了书本费、生活费、住宿费、学费等等开支,一年少说7000多,多的话得万把块。

韩胜利很懂事,他知道以家里的经济条件是很难供自己读书的,他想要外出打工,至少能多赚点钱补贴家用,可父亲韩培印却不同意。

韩培印很明白,在这么一个穷乡僻壤能出一个大学生是有多么不容易,他也明白,只有知识才能改变命运。

眼下,自己的儿子就成了他心心念念的大学生,他发誓,哪怕是砸锅卖铁也必须要供孩子读下去!

为了供韩胜利,韩培印卖掉了家里养的牲口和种的粮食,又挨家挨户地敲门借钱,最终,在乡里乡亲的帮衬以及变卖了几乎所有值钱的东西的情况下,韩培印总算是才刚刚凑齐了韩胜利的学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过,凑虽然凑齐了,但这里面有一大部分都是乡亲们慷慨解囊的,这钱也不能白拿,将来肯定得还。

为了能早日还清这笔债,也为了把韩胜利平日里所需要的生活费给凑齐,韩培印选择了陪韩胜利一起来到西安,韩胜利在学校里读书,他则去了工地上做苦力活。

家里不能没人看着,于是母亲便留守在了那个小村子里,但也没闲着,管着家里那五亩地的同时还开了个小卖部。

为了表达对儿子的期盼,母亲将小卖部起名为“胜利商店”。

02 穷孩子的大学生活

在韩培印刚刚来到西南那会,因为人生地不熟,韩培印一个月的工资只有500-600元,可他没有办法,只能给儿子规定了生活费的数额,一个月只能花200,而他自己只留了150。

剩下的钱都被韩培印攒了起来,因为还要留着还乡亲们的债,还要为韩胜利接下来的学费生活费早做打算。

而韩胜利也明白父亲的难处,与其说是明白父亲的难处,更不如说是他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在大学的四年,他的伙食基本上只是两个素菜,吃不饱就多添饭,再打一碗不要钱的汤,就这样度过一天又一天。

这样的生活在现在的一些大学里大概每天只需要花费10元上下,而在那个时候,这些只需要6元左右。

伙食尚且如此,在日常娱乐生活上,韩胜利自然更加的寒酸。在那个六人寝室里,大家人手都有一部手机,有三个同学还有电脑,而他身上唯一的电子设备只有一只表弟用旧了送给他的二手手表。

好在,平日的宿舍生活都很和谐,大家也都很尊重韩胜利,日常也会关照一下韩胜利,就说衣柜里的那些衣服,基本上都是韩胜利的室友送他的。

而且大家在长时间的相处中,也心照不宣地养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经常喝瓶装水,而且,喝完了的水瓶他们都不会扔,而是选择带给韩胜利。

很简单,韩胜利在大学里读了四年的书,可也不是每时每刻都在读书,为了多赚点钱,韩胜利从入学的那天就一直干着捡塑料瓶的活。

每当有没课的空闲时间,韩胜利总会穿梭在学校里的各个场所中,只要看到别人手里有喝光了还没扔的空塑料瓶,韩胜利总会上前礼貌的询问:

“同学,请问这个瓶子你们还需要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见过的目光有很多,诧异的,鄙夷的,同情的都有,每当这时候,他只能低下头,或者挪开眼,尽量地避开对方的视线。

塑料瓶当然并不只是他的目标,包括易拉罐等一系列不会很脏且方便收集携带以及卖出的废品都在他的收集范围内。

这样的举动也让他成为了学校里当时的名人,虽然凭自己的本事吃饭并不丢人,但还是有很多人好奇,好奇他一个堂堂正正的大学生为什么会干着这样的生意。

但这就是韩胜利谋生的手段,他没从业经验,平日又要上学,更奈何的是他天资也不高,他虽然是小山村里走出的唯一一个大学生,但放到了人山人海里面一下子变得无比平庸。也因此,助学金奖学金都没他的份,他实在是找不到其他的经济来源方法。

父亲对此也表示赞同,他认为韩胜利利用课余时间多赚钱是值得表扬的一件事,可是,绝对不能占用自己平时的学习时间,毕竟,学习才是最最重要的一件事。

03 跨越不了的阶层

韩胜利报考的专业是通讯专业,但他报考这个专业仅仅是因为别人说通讯这专业特别赚钱,一个月工资能拿5000-6000左右,实际上,他对这个专业既不了解也没有兴趣。

但兴趣和了解并不在韩胜利的考虑范畴以内,韩胜利只关心这专业以后出来就业能赚多少钱,而这一切,都是韩胜利原生家庭的思想观念和家庭教育的弊端。

韩培印所在的工地薪资是不固定的,有可能今天三十块钱一天,也有可能十块钱一天,发工资的时间也不固定,因此,有时候韩培印就无法凑齐韩胜利的生活费,只能舔着脸去找工友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