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爱军投稿,伊河生活编发,个别地方虚构处理】

我1974年入伍,在汽车连爱学习,驾驶技术好,服务态度热情,我被抽调到团汽车教导队当了一名教员,78年提干时,连长却说我耕了别人的田,荒了连队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地,年底我就退伍了。

1974年,19岁的我还在地里干活,我们老家那一大片是平原,土地平整,视线所及,除了偶尔看到路边的大树,其余全是一望无际的田野。

虽然那个时候看书本或电影,我知道别的地方有高山,有大海,有沙漠,可我出生后每天看到的,就是平得不能再平的黄土地,很小的时候我就幻想着,希望有一天能看到高山、大海和沙漠。

我们大队种植小麦和玉米,听大人们说,我们县是国家的粮仓,爷爷奶奶和父母他们每天早出晚归,挣工分种植的粮食,大都交给了国家,在我的印象里,我曾跟着爷爷和爸爸,拉着架子车到县里的粮库去缴过公粮。

小时候,我家邻居一位哥哥是大队的拖拉机手,哥哥说,大队有两台东方红拖拉机,他开一台,下午收工后,只要拖拉机一回来,我就会跑到拖拉机旁边,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个神奇的铁疙瘩,拖拉机太有劲了,它只要一下地,就能顶几十头牛犁地,一上午就是在一大片,拉肥料或粮食,一阵突突突,一大堆的肥料或粮食就搬家了……

那时候,我时常望着拖拉机发呆,总希望有一天我能像邻居哥哥一样,开着拖拉

机下地干活,成为人们羡慕的人,一个对集体有贡献的人。

然而,直到1974年,我已长成大小伙了,可一直没有当成拖拉机手,顶多是帮着邻居哥哥递个修车工具,或者帮着搬运个东西,开车是没指望的。

到了这一年的冬天,大约是11月份的时候,部队来征兵,大哥知道我小时候就希望当兵,就帮着我到公社武装部报了名,后来,征兵体检和政审一路走下来十分顺利,我成了我们村3个穿上新军装中的一个。

12月14日,我们县600名新兵登上只有几个小窗户的那种铁皮火车,一路咣当,到了四川西部山区的一个深山沟里,两天一夜的时间里,我们几十个人都睡在车厢的地板上,除了吃饭时下车外,其他的时间就在车厢里,就连方便也在车厢一角完成。

下了火车,又坐着有帆布蓬的军用卡车行驶了3个多小时,我们才到达深山里的一个部队营区,几十年过去了,这样的入伍方式深深地留在了我的记忆里。

更让我难忘的是,在闷罐列车上,班长还给我们每人发了5元津贴,这对我来说,可是一大笔钱。

三个月的新兵训练,虽然枯燥和累,但三个月下来,我们早已不是刚穿上军装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的样子了,无论是站立或者行走,我们已被训练成整齐划一的样子,就连吃饭、睡觉这样以前看来微乎其微的小事,如今,我们都已是有令则行,有禁就止,军号和哨音成了我们一日生活最美丽的音符。

新兵训练结束,我被分到了汽车连,当我下连后第一次参加连队的车(炮)场日活动时,我被车库里一排排整齐的军用卡车给惊呆了,这些汽车,以前只在电影上看到过,在我入伍时乘坐过,如今它们都静静地停在我们连旁边的车场里,我感到了一阵源自内心深处的震撼和敬畏。

记得入伍前,父母曾当面谆谆教导我,到了部队要听领导的话,团结同志,好好干,当一个好兵,我觉得自己一定会像父母所希望的那样,当一个服从命令的好兵。

然而,更让我感到欣慰的是,我成了汽车连的一名战士,也就是说,以后,我会天天开着军车,穿梭在这崇山峻岭之中,我已经实现了小时的梦想,那时候,邻居哥哥的拖拉机就是我梦想的摇篮,没想到我会比哥哥还强,成为一名部队里的汽车兵。

下连不久,我们被送往团里汽车教导队学习,在教导队,我们学习驾驶理论知识和驾驶技能,学习汽车修理技术,在半年多的学习时间里,教导队先后组织了多次的理论和实操考试,我门门优秀,最后以全优学员结束了教导队的学习训练。

我回到了汽车连,为了确保我们掌握了汽车驾驶的各方面知识和技能,连队还专

门组织了一个星期的复训,在老司机的带领下,在我们完成日常驾驶任务的过程中,复验我们的驾驶技术,很快,我也以全优的评语结束了复训,从此,我和老司机一样,担负起日常的驾驶值班任务。

那时当过汽车兵的老同志们都知道,当时部队装备的汽车,除了一线部队装备新式汽车的外,内地部队新式装备也有,但数量很少,大部分还是以前的运输车,各种型号的都有,我甚至还在仓库里看到过苏式的嘎斯车,还有别的国家叫不出名字的汽车,说是万国牌也不为过。

在我们汽车连,汽车开锅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刚开始我遇到这个问题时,车一开锅立马停车熄火,让车自然冷却,但是,直到水箱开锅熄火,并没有排除故障。

连队许多开了多年车的老司机,看到汽车开锅也头痛,没办法只好出去找修理厂的老师傅们解决。

可我不信这个邪,小时候,我在村里看到过隔壁哥哥修理拖拉机,他就是个看琢

磨事的人,许多小毛病在他手里也就修好了,我相信自己只要功夫下到,也能行。

一天,我出车开到半路,水箱又开锅了,我在汽车教导队学过水箱的路线图,于是,我顺着水管检查,查看是否有堵塞不同的地方,没有找到问题,我又检查了水箱前面,也没有飞虫粘连,我打开引擎盖轰了两次油门,仔细听了听声音,看到风扇叶我突然想到,或许问题出在这里。

我找来工具,把水箱后面的电风扇叶子拆下来,放在汽车前保险杠的挂勾上,用锤子一阵敲打,加大了风扇叶的角度,装上后再启动,风扇叶的风力大了许多,不一会儿,水箱温度渐渐回落到正常值。

由此我推断,水箱开锅的关键是风扇叶的风力不足,风大温度就下来了,水箱开锅的问题也就解决了,以后我常用琢磨问题的办法,帮助战友解决了许多其他问题,我在连队渐渐有了点小名气。

1977年初春,团机关一个电话打到我们汽车连,通知我到团汽车教导队当了一名教员,通知明确是借调,人去,其他关系还在连队。当时,我接到这个通知一愣,连队比我有水平的老司机多的是,为何让我去,可军人必须服从命令,我迅速到教导队队长那里报到,受领了培训新兵驾驶员的任务。

在教导队,我抱着学习和育人的目的,向老教员学习,丰富自己的驾驶经验和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论功底,更为重要的是,我从老教员那里,学到了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决心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苦练驾驶技术,提高驾驶技能。

同时,我认真完成教学计划,把自己所拥有的知识和技能,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学员,既教理论,也教实践,在教导队,我先后送走了两批学员,这些新的汽车驾驶人员陆续充实到汽车分队,而我也被评为优秀教员。

1978年,鉴于我勤勤恳恳的工作态度和认真负责的教学成绩,教导队想给我提干,但是,我是汽车连的兵,我的组织关系和供给实力还在汽车连,我带着教导队出具的鉴定意见和建议返回了汽车连。

然而,对我提干的事,我们连长却不同意,他说连队同志对我提干有意见,说我驾驶技术好,完成任务也好,但是他长期被团汽车教导队借调,真正在连队工作的时间并不很长,他这个人,是标准的耕了别人的田,荒了连队的地。

没想到,连长竟然不同意我提干,而且语言上还对我没在连队工作不满。

我感到心里很委屈,当初上级命令我到汽车教导队当教员,并不是我个人的行为,而是组织行为,是上级发通知让我去的,而且当时的汤连长还在我借调的手

续上签了字的。

但是,老连长已于年初到司令部当股长了,新任的汪连长到连队还不到一年时间,我把教导队的鉴定意见交给了新连长时,新连长并没有认真看一眼,而是瞄了一眼就放到办公桌上了。

由于汪连长不同意我提干,我感到了前途一片茫然,后来,教导队我也没回去,就在连队继续当驾驶员,年底,我就退伍回到了家乡。

后来,我被安置到县运输公司上班,我一边工作,一边参加电大学习,由于我工作认真负责,又是优秀的退伍士兵,后来,我顺利通过了招干考试,1989年,我被调任县交通局干部,成为交通基本建设工程质量监督站的一名干部、局办公室的主任。

2001年,我先后调任市交通局办公室主任、纪检办主任,市建委纪检组长,2015年正处级待遇退休,,虽然每个月6800元的退休金不多,但我已很知足了,毕竟

我成了我们村为数不多的处级干部。

尽管自己努力了,人生还有许多的不如意,然而回首往事,没有什么不可以接受!

幸福的真谛从来都不在他人的手里,而在自己一点一滴的奋斗里!

一个人把该做的事做了、该出的力出了,成功就在其中,幸福亦在其中。

【图片选自网络,联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