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1992年12月18日,对于我来说注定是个不平凡的日子。那一天,我满怀憧憬地打开了部队的大门,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新兵。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一走就是一个跌宕起伏的军旅征程。

我叫李建国,出生在工人家庭。爸妈都是纺织厂的工人,我从小耳濡目染,立志要参军报国。所以,当入伍通知书到手的时候,我兴奋得连觉都睡不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军营生活哪有我想象的那么风光?

每天不是训练,就是开荒种地,累得腰酸背痛不说,吃的还是粗茶淡饭,顿顿离不开窝头和咸菜,连个肉末都见不到。

对于从小锦衣玉食的我来说,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终于有一天,我再也囫囵不下了,一个没忍住,把窝头扔进了猪食槽。

谁知,这一幕正好被班长赵刚瞧见了。他二话不说,撸起袖子就把窝头从槽里捞出来,一口气吃得精光。

"李建国,你这个娇生惯养的兔崽子,不知民间疾苦!我告诉你,我小时候连这样的窝头都吃不上!"赵班长劈头盖脸地数落我。

我委屈啊,觉得自己太冤枉了。可战友们不仅不同情我,反而都躲着我,背后嘀咕我矫情。训练的时候没人愿意和我一组,吃饭也不带我坐一桌。

这日子,我还怎么过啊?夜深人静时,我只能躲在被窝里偷偷抹眼泪。

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一个人悄悄地来到了我的身边。是赵班长。

"国子,你是个有潜力的好苗子。咱们当兵吃点苦是应该的。你好好训练,肯定能赢得大家的尊重。"赵班长一脸真诚地开导我。

他的话让我茅塞顿开。是啊,我怎么能这么自暴自弃呢?从那天起,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改变自己,融入集体。

我开始比别人更刻苦地训练,不仅完成自己的训练科目,还主动帮助训练差的战友。渐渐地,战友们对我刮目相看了,都愿意跟我打成一片了。

记得有一次,我们连队搞技能比武,我代表班里参加5000米武装越野。比赛那天,我发挥出了平时120%的水平,一举夺魁,为班里赢得了荣誉。

赵班长把奖牌挂在我脖子上的时候,眼睛里闪着泪花:"好小子,你可真争气!"

那一刻,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这一路走来太不容易了,幸好有赵班长的悉心教导,我才没有误入歧途。

1995年春天,赵班长得了重感冒,炊事班专门给他炖了一碗鸡蛋面疙瘩汤。那香喷喷的味道,让我馋得直流口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行,我也要吃!脑子一热,我就跑到医务室,装病说胃疼,骗到了一张病号饭卡。

正得意间,赵班长出现在了我面前。完了,他肯定要骂我了!我心虚地低下了头。

出乎意料,赵班长没有批评我,反而把自己的鸡蛋面递到了我手上:"吃吧,就当是奖励你最近表现不错。"

天哪,我怎么狠心吃班长的病号饭呢?可是,班长的宽容让我更加羞愧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做过让班长失望的事情。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渐渐发现,和我一样来自城市的战友并不多。大部分农村来的战友,家里都很贫困。为了能提干,改变命运,他们可以不择手段。

起初,我还劝他们要洁身自好,后来听他们诉苦,才知道提干对他们意味着什么。城里人的我,又怎么能体会那种家徒四壁、妻儿老小指望着你的无奈和压力呢?

渐渐地,我学会了换位思考,不再对战友们的所作所为随意评判。每个人的选择,都值得被理解和尊重。

转眼到了1996年,我已经在部队服役三年了。这三年里,我见证了太多战友的辛酸和无奈。

我最好的哥们王强,来自农村,家里6个弟妹还在上学。为了能提干,他省吃俭用攒钱,还常常去帮首长们跑腿、打杂。

一次,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劝他别这样:"强子,咱们好好表现,凭本事提干不好吗?何必这样巴结领导?"

王强苦笑了一下,叹了口气:"国子,你不懂。我要是提干了,部队就会资助我弟妹们上学。你让我怎么能不为他们的前途考虑呢?"

我愣住了。是啊,我一个城里人,退伍后还有厂里的铁饭碗,可农村娃们呢?他们不提干,回去了还不是面朝黄土背朝天?

王强的话,让我陷入了深深的反思。在这个物质匮乏的年代,谁不想过上好日子?可现实就是,机会总是留给了少数人。

从那以后,我再也不对战友们的"巴结"行为随意评判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无奈和难处。

三年转瞬即逝,1996年5月,我们连迎来了新连长刘国强。

刘连长是军校毕业的,不到30岁就当上了连长,大家都说他是个有前途的人。他一来,就把我叫到了办公室。

"李建国,你入伍三年,表现一直很突出。你有提干的想法吗?"刘连长开门见山地问我。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报告连长,我奶奶年纪大了,在家没人照顾。我想服役期满就回去,好好孝敬老人。"

刘连长愣了一下,随即笑了:"好样的!有孝心,有担当,难怪你总是那么特立独行。"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你放心,你要是想回家,连队一定成全你。不过你这么优秀,要是能留下来,部队也欢迎。"

刘连长的赏识,让我很感动。可我心意已决,不想为了提干而改变初心。连长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叮嘱我要珍惜剩下的军旅时光。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更加刻苦训练,处处以一个优秀士兵的标准要求自己。我想,无论以后走到哪里,都不能忘记军人的本色。

1996年12月,我光荣退伍了。刘连长特意来为我送行,还塞给我一个厚厚的信封。

"这是我给厂里的介绍信,你回去好好工作,前程似锦啊!"刘连长热情地拥抱了我。

我红着眼圈,一遍遍地跟连长保证,一定不会辜负他的期望。就这样,我告别了朝夕相处三年的战友,踏上了回家的列车。

厂里安排我做了技术员,每天研究机械图纸,日子过得充实而忙碌。就在我以为人生就这样踏上正轨时,一个意想不到的电话,再次改变了我的命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