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老婆难产需要输血,我妈直接摔了护士手里的血袋。

叫嚣道:“我孙子身上绝不能留着外人的血!”

更是喊来娘家兄弟助阵,阻止专家抢救。

“必须顺产!敢剖腹我告到你们倾家荡产!”

为逼我妈让路,我一头撞在墙上。

但耽搁太久,老婆一尸两命,我也撞成植物人。

再次睁眼,我竟回到了老婆生产那天。

1

产房外血腥冲天,一家人全都焦急的等在门口。

这时,一个护士急匆匆跑出来。

“不好了,产妇难产大出血,情况危急必须顺转剖!”

话刚说完就听见我妈尖利的声音。

“必须顺产!敢剖腹我告到你们倾家荡产!”

听到熟悉的对话,我才确定,我重生了。

重生在家破人亡这天。

上辈子,老婆难产大出血,情况很是危急需要立马剖腹产。

但我妈坚信顺产的孩子最聪明。

剖腹产不但要多花几千块还是逆天而行,孩子会遭报应。

我大学毕业,听到我妈这样说气不打一处来。

但我没想着说服她,只想赶紧在手术单上签字。

我妈独断专行惯了,见我忤逆她直接一巴掌甩了上来。

“敢签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

说着一把抢过手术单撕的粉碎。

见我脸色铁青,她反而洋洋得意。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你以后会感谢我的。”

看着她愚昧又恶毒的神情,我的心沉了下去。

从小到大,只要我敢反抗,她便会变本加厉地胡搅蛮缠。

老婆情况危急,我恳求护士先用别的办法救救她。

无奈之下,护士只能联系血库送血。

但护士刚把血箱拿过来,我妈直接炸了。

整栋楼都回荡着她的怒吼,她大骂黑心医院,甚至还想扒开产房大门把正在生产的老婆拽出来。

“为了赚钱你们良心都被狗吃了!敢让我孙子身上流着别人的血!

不生了,把张琳推出来我们回家自己生!”

我妈歇斯底里的咆哮引得周围病人医生纷纷侧目。

表情就好像见到了外星人。

听到周围人的指点,我妈眼睛一瞪:

“再看给你们眼珠子挖出来!”

趁我妈没注意这边,我忙让护士拿着血箱进去。

但还是晚了一步,我妈掐住护士脖颈。

手一扬,血箱被整个摔碎,鲜血流了一整个走廊。

血袋不能用了。

产房的红灯灭了一瞬,出来的医生神情严峻。

“产妇情况真的很危险,搞不好一尸两命!

我们已经叫了最好的妇科专家,他们会负责抢救。

家属赶紧在手术单上签字!”

我妈气得脸色发黑,不顾张琳在产房九死一生,直接破口大骂:

“真没用,连个蛋都下不出来!别人都能生,就你矫情!还要输血找人抢救,老娘告诉你,不光是你能摇到人!”

说着她拿起手机喊来了娘家弟弟和一众帮手,拦着专家不让进。

场面混作一团,乌泱泱一堆人围着产房门口。

医院保安急匆匆赶来,一群人在产房门口打得热火朝天。

我急得吐血,老婆孩子等着抢救,医生却被拦在门外。

产房的灯又是一灭,我的心猛然一紧。

一个手套沾满血的护士从里面出来,声音快冒火:

“产妇不行了,你们别闹了,这可是两条人命啊!”

我眼前一黑,脑袋嗡嗡作响。

张琳要是出事,我绝不独活。

2

砰——

一声巨响像是暂停键,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

鲜血从额头流出,我却像是感觉不到痛似的。

又把头往墙上重重一磕。

“让专家进去,否则我今天就撞死在这儿!”

我妈浑身颤抖,嘴唇嗫嚅似乎还想再骂。

我蓄势要再往墙上撞。

我妈尖叫一声,最终没再拦着。

看到专家顺利进去,我终于支撑不住,陷入了昏迷。

因此我不知道,专家进去没几分钟,就宣告了张琳的死亡。

一尸两命。

我妈很是晦气地啐了一口盖着白布的张琳。

“真不如娶个棒槌,我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被推去抢救时,警察刚好把我爸妈拷走。

被抓走时,我爸妈还很嘴硬。

“这是我们的家务事,张琳嫁进来就是我们老李家的人。她命都是我们家的,你们凭什么抓我!”

警察什么人没见过?

任她撒泼打滚,还是被警察强硬地带走了。

一行人全被判刑,我也成了植物人。

在床上躺了三年后,含恨而终。

如果不是我妈胡搅蛮缠,让张琳顺转刨。

一家人应该抱着孩子和和美美的在一起。

而不是死的死伤的伤,家破人亡。

上辈子,我寡不敌众,没让张琳输上血,也没能让专家救她。

这一世,我选择重拳出击!

老婆孩子在里面命都要没了。

还管什么孝道!?

我抽出皮带,反手将还在咆哮的我妈按在地上。

在他们都没反应过来时,把我妈的手死死捆住。

我爸在我妈的强势下懦弱了一辈子,听到她怒吼。

对着我哐哐几拳,“不孝子,那可是你妈!”

我爸下了狠手,巨大的声响听得人牙酸。

小护士被吓得脸色苍白,连连后退好几步。

“敢签字我就没你这个儿子!”

我妈拼了命般嚎叫,周围看热闹的人纷纷捂住耳朵。

见我拿笔签字,我妈一口咬住我的胳膊。

“养你有什么用?连你妈的话都不听了!”

我爸对着我一顿拳打脚踢,我都忍着了。

直到他想抢签好字的手术单。

我一把钳住他的手腕,眼眶通红:

“别忘了,你还要指望我给你养老。”

我比他高出整整一个头,此刻表情狰狞,他没敢再动手。

只是嘴巴在不干不净地骂着。

直到护士进了产房,我妈才舍得松嘴。

整个胳膊鲜血淋漓,被咬的地方充血发紫,整块肉几乎被咬掉。

产房紧紧关闭,但她还不死心,对着里面嘶吼:

“敢剖腹你们试试!黑心医院,我告到你们倾家荡产!”

怕她影响医生抢救,不顾她的撒泼打滚。

我把她拖进安全通道,门一关,安静的很。

半小时后,产房再次打开。

孩子早产再加上有些缺氧,被送进保温箱观察。

张琳被推出来时面色如纸,虚弱的只剩一口气。

眼泪不争气地流下来,我握住张琳的手。

“再也不让你生孩子了,老婆我真的不能没有你。”

听说生的是女孩儿,我妈看都没看直接回家了。

张琳还问我,爸妈去哪儿了。

我心里酸涩,张琳为了我远嫁几千里,如今却要受这些气。

上辈子,张琳的父母得知她提前生产。

节俭一辈子的老两口请村里的大学生帮忙机票赶来。

但飞机落地后,却连女儿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这一次,我要带着张琳和孩子回她的城市发展。

可医生来查房时,警察来了,紧跟其后的是我爸妈。

“警察同志,就是这些黑心肝的偷走了我的大孙子!”

3

我心脏一紧,孩子被偷了?!

张琳更是激动地差点从病床上摔下来。

护士一脸苍白,“不可能啊,我刚才还过去看了孩子。”

“警察同志,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我大孙子还没见过他奶奶就被人给偷走了。”

张琳支起身子就想起来,“孩子,我的孩子。”

我安抚好张琳,赶忙和警察一起看孩子。

见孩子好好躺在保温箱里,我狠狠松了口气。

但我妈却一脸狰狞地指着孩子:

“本来我儿媳妇生的是孙子,结果他们抱给我们一个女孩儿!”

听到这话我还有什么不明白,无力感顿时涌上心头。

我无奈道:“孩子是我亲眼看着护士从产房里抱出来的。”

我妈劈头盖脸就是几巴掌。

我的眼角,嘴角很快渗出血来。

“有你说话的份?我又找大师问了一遍,这一胎肯定是男孩。”

接着她又转向医生护士:

“敢把我金孙换成赔钱货,我要让你们把牢底坐穿!”

旁边的警察一脸无语。

我妈看了监控后依旧坚持医院把孩子掉包。

坐在大厅鬼哭狼嚎,扬言要砸了医院。

最后医院出面说免费给我们做亲子鉴定。

等结果的这几天,我妈一次都没来医院看过。

张琳是顺转剖,不但撕裂严重肚子上更是有一道十五公分的口子。

我是公务员不能请太长时间假,大部分时间都是张琳的母亲在照顾。

我决定等张琳坐完月子,就调到她的城市工作。

带着张琳和孩子回家这天,我妈连饭都没做。

脸耷拉地老长:“生女儿还有脸回来,晦气死了。”

我当时转身就想走,但张琳失禁了,我只能先把她安顿好。

可刚扶完张琳上厕所,卧室里的孩子就不见了。

本来以为是我妈抱去喂奶了,因为亲子鉴定结果他们已经看了。

孩子确实是我的。

但在房子里找了一圈,发现我爸妈都不在。

我心脏一跳,感觉大事不妙。

4

我慌忙拿出手机,但他们微信不回,电话不接。

第三次打过去他们直接关机装死。

我家在八楼,一路狂奔下去,气儿还没喘匀就看见我们爸妈带着孩子坐上了出租车。

我一路跟着,最后终于在一栋旧居民楼下了车。

“爸!妈!带孩子出来怎么不说一声!”

我妈把孩子往我爸怀里一甩,厉声道:

“大人做事有你插嘴的份?赶紧滚回去别逼我扇你!”

“一声不吭把孩子带到这儿来,你想干什么!”

我第一次对我妈这样吼,她直接愣住了,浑浊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

随后突然对着我跪下,对着自己的脸左右开弓。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给你磕头行了吗?”

她边扇边跪着爬过来,牵起我的手往自己脸上扇。

脑子嗡嗡直响,我仿佛又回到高一那年。

放学时,我跟同学一起喝奶茶,被我妈撞见。

我妈直接冲进奶茶店里,把女同学手里的奶茶全浇人头上。

同学们年龄都不大,一时间被吓得不敢动弹。

被浇奶茶的女同学当场哭出声。

“不要脸的东西,凭什么喝我儿子买的奶茶?你这么缺男人干脆别上学了,别带坏我儿子!”

我浑身僵住,好像身处寒冬腊月。

同学们避之不及的眼神,如芒刺在背。

我擦去同学身上的奶茶,竭力维持平静:

“奶茶都是自己付的钱,她只是我的同学,你能不能别这么不可理喻?”

一时间,奶茶店所有人都对着她窃窃私语。

她就是在那时朝我跪了下来,边哭边扇自己。

说她造了什么孽,辛苦一辈子养出一个白眼狼,为了女人忘了自己亲娘。

更是牵起我的手扇自己,问我解气没有,能不能听妈妈的话。

因为这事儿,我遭受了三年的白眼,走到那儿都有人对我指指点点。

后来我有什么没让她满意,她都会这样,一次比一次偏激。

高考填志愿,毕业选工作。一次是割腕一次是跳楼,每次我都只能妥协。

可张琳和孩子不一样,涉及她们,我半分不让!

5

我一把抢过孩子,对我妈下最后通牒。

“小苹果是我的命,要算你再怎样威胁,我也不会让你伤害她!”

我妈的哭喊很快吸引了一大波人围观。

还有不少人拿出手机拍摄。

“你怎么当儿子的,还不赶紧把你妈扶起来。”

“现在的年轻人就是了不得,亲妈都下得去手。”

“真不是人,亲妈都打,真是社会败类。”

听着周围人的议论,我没有反驳。

我妈是个泼妇,解释只会越描越脏,离开不纠缠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把我的孩子留下!”

一个魁梧的中年男人拦住了我的去路。

真是神经病,我无语道:

“我带我女儿回家关你什么事?再拦着小心我报警!”

男人露出花臂,威胁地挥了挥碗口大的拳头。

“我都跟你妈说好了,这个孩子抱给我养,你们不能说话不算话啊!”

听到这话我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直接晕死过去。

我妈竟私自把我的孩子送人。

她这是不把我当人看啊!

“儿子,妈都是为你好啊。”

我妈声泪俱下地控诉,好像我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人。

“这孩子是张琳九死一生生下来的,你有多大脸越过孩子亲妈把孩子送人!

我以为你只是愚昧了点儿,现在看来你就是单纯的坏!”

我几乎是吼出来,小苹果被我吓得哇哇直哭。

今天就走,为了老婆孩子,以后也不能回来。

我暗暗下定决心。

但花臂男怎么可能放过一个白得的孩子呢?

他扯着襁褓硬拽,就像是抢超市打折鸡蛋。

小苹果爆发出尖锐的哭喊,我的心狠狠一揪。

谁的孩子谁心疼,我只能先放手。

男人抢到孩子就风一般地跑到楼上,我爸妈死死地拽住我,不让我追。

“那女人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你给她养女儿!”

好窒息。

明明今天阳光这么好。

我却感觉自己沉在冰冷黑暗的海底。

后来在警局的一天一夜,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的。

好像我跟爸妈大吵一架还跟花臂男及其家人大打出手。

最后把孩子抱回家时,我和张琳抱在一起痛哭。

张琳在酒店坐完月子,我的调职通知也下来了。

一家三口,终于可以无忧无虑的在一起了。

但刚到机场,就接到我爸的电话。

“快回来,你妈割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