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家住河南的张峰宇自小和母亲相依为命,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丢下他和母亲独自南下打工,多年来,母亲又当爹又当妈的把他拉扯长大,很是辛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张峰宇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于是他留在家里边帮母亲种地边去镇上打工。

而他今年已经二十八岁了,还是没有寻找到一个可以和自己共度余生的伴侣,他长相并不算差,一米七八的个头,长相清秀,常年做着一些体力活,身材也变得精壮有力,皮肤被晒成了健康的小麦色。

张峰宇之前也接触过几个女孩,谈得都不错,但当对方得知他的家庭后,无一例外都没选择和他继续发展下去。

经历过多次的恋爱失败,结婚对于他来说也变成了一种执念,然而皇天不负有心人,机缘巧合之下,张峰宇终于等到了可以和自己共度余生的人。

一次他准备外出去镇子上买点东西,不舍花钱的张峰宇选择步行前往,顺便在路上欣赏欣赏风景。

他走着走着走到了一个不熟悉的村子,看见有个姑娘坐在河边的石头上放声大哭,出于好奇心作祟,张峰宇抬腿就要过去询问对方。

“妹子,你怎么坐在这里哭啊?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女孩抬头看向他,一双小鹿眼湿漉漉的,鼻尖和眼下一片红彤彤,看的张峰宇好生喜欢,女孩口中轻轻啜泣道

“我家里穷,上面有个哥哥,哥哥今年准备结婚了,但是彩礼钱还差四万块钱,爸妈就想把我卖给村里的老头,给哥哥凑齐彩礼。”

张峰宇听的一阵心疼,他一想到眼前如此貌美可爱的女孩子,即将要嫁给一个半截入土的老头,他的心里也感到很不舒服。

再想想自己现在的感情状况,张峰宇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股劲儿。

“姑娘,你爸妈不就想要钱给你哥结婚吗?这样,你不用嫁给那老头,我给你五万块钱,你给你爸妈,但我有个要求你得满足我。”

“什么要求?”想到自己可以不嫁给那个老头,姑娘眼睛都亮了起来,聚精会神的看着张峰宇。

“你得和我处对象,你要是答应的话我立马给你拿钱,不愿意的话我也可以先把钱借给你,等你有钱了再还我。”

姑娘看着眼前的张峰宇,身材长相各方面都不错,确实是自己会喜欢的类型,又愿意给自己掏钱,她心里自然是愿意的。

“好!我愿意,别说谈恋爱了,和你结婚我也愿意。”姑娘信誓旦旦的说。

听了这话的张峰宇心里小鹿乱撞,让姑娘在这里等自己,回家取钱去了。

五万块钱对张峰宇来说要工作三四年才能攒下,刚刚一时头脑发热,现在真要拿钱给别人,他心里还是非常舍不得的。

“如果我把钱给她了,她又不愿意和我处对象了怎么办?”他心里泛起了嘀咕。

“但如果那姑娘真的愿意,我岂不是赚发了?”思索一番,张峰宇还是带上钱准备过去,临走前他还拿上一张白纸和黑笔。

找到姑娘后,他把白纸黑笔放到姑娘面前“你得给我立个字据,万一到时候我把钱给你了,你翻脸不认人了怎么办?”

姑娘为了让张峰宇放心,二话不说拿过张峰宇手中的纸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王凤霞自愿和)“你叫什么名字?”女孩询问道“张峰宇”,(我王凤霞自愿和张峰宇恋爱,如果违反规定,会将张峰宇所给的五万块钱全部归还。)写完后还在最下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凤霞”张峰宇接过字条“有你这字据我就放心了,带我去你家见你父母吧。”

王凤霞立马带着张峰宇回家了,“爸妈,这是我……”话还没说完,她的脸上就出现了一抹红晕,没再说出口了。

“叔,婶,我是小霞的男朋友,今天是特意来提亲的”张峰宇从大包里掏出准备好的五万块钱,交到了凤霞妈手上。

张峰宇还是留了个心眼,特地说自己是上门提亲的,这样便将凤霞赶鸭子上架了,她只能选择和自己结婚。

王凤霞自然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脸颊又是一阵羞红,但害怕父母知道真相后坚持把她嫁给村里的老头,索性便也不吭声了。

王父王母对于这个女儿也没多么疼爱,他们只是为了那四万块钱,现在有人带着五万块上门提亲,两人自然开心,也顾不上其他的了、

王母赶紧动身做了一桌子菜来招待自己的这个“女婿”,说是一桌菜,其实也就是些野菜馍馍什么的,唯一的荤腥是一盘炒鸡蛋。

张峰宇也没说什么,能沦落到将自己的女儿卖给老头,自然能看出这家人生活过得也不如意。

匆忙吃过饭后,张峰宇准备继续去镇子上,刚没走两步,王凤霞就追了上来。

“宇哥,你要去哪里?我现在是你女朋友了,你去哪我都跟着你去”。

身边跟着一个漂亮的姑娘,他的内心自然是高兴,他答应了下来,于是两人一路说说笑笑去了镇子上。

别看张峰宇家里穷,但是对于女孩,他确实是一点都不抠门,除了买自己需要的东西外,他给凤霞买了件新衣服、买了发卡丝巾、还另外买了点小吃给她。

凤霞之前没谈过恋爱,也几乎没人对她这么好过,看到张峰宇对自己这么好,给自己买了这么多好东西,她也铁了心的要跟着张峰宇了。

回去后俩人已经敲定了男女朋友的关系,张峰宇没事的时候便去隔壁村子里找凤霞玩,一来二去的,两人也逐渐熟悉了起来。

凤霞只上到小学毕业就没再读书了,而张峰宇却上完了高中,他从家里翻出自己初中的课本,将课本中的情诗讲给凤霞听,凤霞每次都被哄得心花怒放的。

在一起半年后,张峰宇就向凤霞表达出了想要结婚的想法。

两人认识时,凤霞才刚满二十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对于这个大自己八岁的男人她很满意,但是两人接触时间不久,如果要和他结婚,凤霞的心里还是有所犹豫的。

“这么快?我们才刚认识半年,还不是特别熟悉,现在就结婚会不会太早了。”

张峰宇害怕凤霞是担心自己的家里穷,连忙承诺自己婚后出去挣大钱来补贴家用。

“我不是嫌弃你家里穷,我家里的条件更不好,在家的时候,吃饱饭对于我来说都是一件难事,和你在一起后你几乎每星期都会让我吃上一顿肉。”

“那你是觉得我年纪太大?”

“倒也不是,我爸妈要我嫁的那个老头年纪更大,要不是你帮了我,现在我早就和那个老头结婚了。”

“那你是因为什么不愿意?”

“我就是觉得太快了,我们才认识不久就要结婚,但是你人不错,对我好,和你结婚倒也没什么,我们再过半年结婚我倒还能接受。”

张峰宇一听,又开心了起来“那就这么说定了,再过半年我们结婚,除去给你父母的那五万块钱,我另外还有一些钱,这半年我把家里的房子翻新翻新,等到时候我们结完婚就可以入住了。”

凤霞听到张峰宇的话也不再有那么多顾虑,一口答应下来。

张峰宇回去后就立马动身了,张母听到凤霞答应了,也赶忙和儿子一起操办。

张家的屋子虽然小,但屋后却有着一片很大的空地,由于长期没被使用,现在上面已经布满杂草了。

张峰宇决定翻新时把这片空地利用上,把房子扩大,他准备先把土地松一松再找人来建地基。

他拿着锄头开始翻新土地,忙活了一上午才弄了三分之一,母亲搬来凳子招呼儿子坐下。

“小峰,坐着歇会儿,都一上午了,妈来锄一会儿”张母往儿子手中塞了半个西瓜,拿走张峰宇手中的锄头挥了起来。

“当啷”张母一锄头下去不知道碰到了什么东西,传来一阵清脆的响声。“啊呀,这是啥啊?”张峰宇听到动静后立马起身查看。

只见土中隐隐露出一角闪着金光的东西,“莫不是挖到宝了?”母亲这一句话让他瞬间兴奋起来,赶忙放下西瓜上手挖了起来。

这片土地相较于别的土地会松软一些,张峰宇更加确定下面埋着好东西,挖了几分钟后,东西的大致形状出来了,看上去像一个水壶。

张母找来了更趁手的工具,和儿子一起挖,两人忙活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将这一片地里的东西挖了出来。

除了最上面的金色瓶子外,下面有着一个木盒,里面装着不少铜钱,还有着两块辨认不出形态的金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母子俩赶紧把东西搬到屋里去,反手把房门锁上,开始清理这些宝贝。

“妈,我们是不是要发财了,这可是金子啊!”

“你爸祖上是经商的,这些很有可能就是老祖宗留下的”

这些东西如果是真的,那么自己就不用再担心钱的事情了,也能和凤霞早点过上好日子,张峰宇的内心激动极了。

无论怎样,张峰宇的当务之急都是把宝贝卖掉好建房子,他开始准备能找寻收古董的人。

但财不可外露的道理他自然是知道的,除了母亲外,张峰宇没将这件事情再告诉别人,同时他也嘱咐母亲不要到处乱说。

挖到宝贝后没几天母亲说要回娘家一趟,只留张峰宇一个人在家。

真是瞌睡了有人递枕头,母亲前脚刚走,后脚村子里就来了一个古董商人,挨家挨户的询问是否有古董可以卖出。

不等对方来到自己家,张峰宇就先一步找到了对方。

“师傅,我家里有宝贝,您看看能不能收”张峰宇将人拉到一边,小声说道。

对方跟着他到了家里,张峰宇给对方倒了杯水,连忙将宝贝都拿出来,顺带询问了一下对方的名字。

“我叫张……李江华,广东来的,每游玩到一个地方都要淘点宝贝回去,这次刚巧来到这,小兄弟你又刚巧有宝贝,真是缘分啊”

张峰宇听到这也打消了自己的顾虑,他把东西都摆了出来让对方看看。

李江华拿起铜钱反复观看,紧接着就拿起了那个金色的瓶子,在手上把玩了好久,才缓缓出声道。

“小兄弟啊,你这些可真是个宝贝,这些铜钱分别是不同朝代的,价格已经很高了,这枚金壶更是不得了,是大名鼎鼎的鎏金壶。”

听到对方的说辞,张峰宇此时已经心跳加速了。

“这些铜钱里面有汉代的、有唐代的、也有清代的,林林总总下来差不多能卖到二十五万左右”

“而这金壶并非纯金,通体都是鎏金,是古代的一种特殊工艺,用我们的话来说也可以称为镀金,里面应该是铜制的”

“那按照您说的,这玩意儿是镀金?不值钱?”

“万万不是,就因为它不是纯金的才更加值钱,这鎏金工艺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做出来的,需要工匠有着很高的技艺和手法,这壶上的花纹十分精细,价格自然也要比纯金高了去了。”

李江华的一段话将张峰宇讲得云里雾里的,他只在乎这些能卖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