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此文前,诚邀您点击一下“关注”按钮,方便以后持续为您推送此类文章,同时也便于您进行讨论与分享,您的支持是我们坚持创作的动力~

老家的味道

一年一度的春节长假,我作为北京地区数一数二的大型国企职工,迫切地盼望这难得的返乡机会。

我的妻子早已去世,儿女都已在外地落地生根立足,老家的生活只剩下我和两个没有走出过小山村的妹妹张小红和张小芳。她们也一定都在期待着我的归来吧?

“哎妈呀,那小地方,已有十来年没回去看过了。不知道娘亲和两个妹妹现在过得咋样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想到手上的退休金额已攒近3500洋,我心中不免有些得意。这在当地也算是个不小的数目了。

老家的房子我还是会照顾妹妹们继续住,但肯定要给装修一番,也不枉我在外地这些年奔波操劳。

2月5日,我提前了年假,准备回老家 县过年。虽然车票早已买好,但看到电视新闻天气预报未来一周都会持续降温,东北老家的天气肯定更加寒冷刺骨。我临时决定改签到2月15日返乡的车票,好让天气转暖些。

“喂!程叔你回来啦!”就在15日我拖着大包小包走出火车站时,果然一下子就听到了熟悉的乡音。

“我的妹妹们终于来接我了!”满心欢喜之余,抬头一看,却惊讶地发现迎接我的,是一个高大健壮的小伙子,而我的二妹张小红就站在他身旁。

“程叔你回来得正是时候,村里马上就要拆迁了,这回可真要变天了!”

小红妹妹也激动不已:“哥,你回来得真是时候啊!咱村马上要拆迁了,这回家里可有好处啦!”

我一时间有些迷惑,定睛再仔细打量起这高大健壮的小伙子。这年轻人长得高大英俊,一身淡青色外套,里面是一件黑色高领毛衣。健硕的身板胸有成竹,气宇轩昂的样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分明就是我的大外甥李超啊。我心里暗自感叹,十几年不见,外甥都长成一个精悍的青年人了。

“红妹,咱村这是要拆迁?县里怎么突然就要拆迁了?”我有些不解。

“哥,这事说来话长。县里决定把我们这一片低洼地改造成高标准农田,所以我们全村上百户人家都要迁到新盖的高层住宅去。不过拆迁赔偿也不低,咱家就有16万块钱!”

“这么高的赔偿!县里这是舍得拿钱啊!”我吃惊不已。

我心中暗自盘算,30万元可以买一套高层住宅,再加上16万元的拆迁补偿,不愧是新时代脱贫的好政策。

“老大你可算回来了!快进屋歇歇脚,我给你沏茶!”一推开老家破旧的门,二妹张小芳笑吟吟地迎了出来。

“二妹你怎么变化这么大,跟十年前判若两人呢?”我打量着妹妹,不禁感叹时间荏苒。

小芳妹妹已不再是记忆中那个清秀可人的小姑娘,取而代之的是一位身材略微发福的中年阿姨。不过脸上依旧洋溢着热情真诚的笑容,让我瞬间感受到久违的亲情温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哥,十多年不见,你也老迈不少啦!头发都花白了,赶紧进屋歇歇。我给你做了糍粑,还炖了老母鸡,都是你最爱吃的!”

我心中一暖,老家的味道果然与众不同。

“小芳,娘亲身体还硬朗吗?她腿脚不便的,这些年你们俩妹妹是怎么照顾她的?”

“哎,娘的腰腿骨确实更加不好了。不过我们俩会轮流去镇上推着她去看病,买药也从不落下。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娘的!”

听到妹妹们能够互相关照,如影随形地生活在一起,我内心十分欣慰。终于可以歇下心来,放心把她们交给这对孝顺的妹妹照顾了。

小芳妹妹端上一盘金黄脆香的糍粑和热气腾腾的老母鸡汤,我顿时食指大动,立刻尝了一口。

“真是鲜美!妹妹手艺越来越好了!”我赞叹道。

“哥你太夸张了,我们山里人吃的都这些年复一年,哪有什么手艺!”小芳笑吟吟地说。

就在我狼吞虎咽地大快朵颐之时,李超也走了进来,笑眯眯地对我说:“程叔,听小红阿姨说,您在北京当了大企业的老总,退休后每月退休金还有上万块钱呢!”

我愣了一下,随即腼腆地笑了笑:“哪里哪里,退休金也就三四千的样子,过得倒也可以。”

“三四千!天呐,我们这里一年的收入还不到这个数!”李超感叹道,“程叔您在外面混得可真不错!”

我有些得意地说:“是啊,在县城里我已经可以算得上是富裕人家了。这次回来准备修葺一下老宅,等拆迁之后咱们就住进新小区。”

“哈哈,我听小红阿姨说,她和小芳阿姨的存款加在一起都有十几万呢!到时一起置办新房子准没问题!”李超笑着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一听十几万的存款,顿时呛了一大口鸡汤。轻咳了几声,我惊讶地看向妹妹们:“你们什么时候存了这么多钱?这些年靠种地和养老能存下十几万?”

我心中更加惊讶。堂堂两个残障和半残障的人,怎么可能靠自己赚到十几万的积蓄!

“妹妹,说实话,你们的积蓄是从何而来?”我紧锁双眉,一脸严肃地问。

小红和小芳面面相觑,似乎在权衡要不要说实话。

“后来,县医院来了一个神秘恩人。他出资给我们做了手术,救了我们的命。作为回报,他让我们在县城帮他打理两个小卖部,收入我们拿三成。”

我吃惊之余,立刻明白过来:“原来如此,你们这些钱都是这十年来打理小卖部赚来的?”

“对,没错。我们俩每月能挣个两三千块钱,加在一起这十年也就存下十几万了。”小红也老实交代。

我心中五味杂陈。十年不见,原来妹妹们也历经了生死,并在一个神秘人士的帮助下渡过难关,重新站起来过上了体面生活。

“妹妹们,你们经历的太不易了。我本以为你们过得又苦又累,没想到你们不需要我的帮助也能过上好日子,我太自以为是了。”我不禁红了眼眶。

“哥,不用感慨了。我们只希望你回来之后,咱一家人可以团聚在一起,那就足够啦。”小芳眼中也闪烁着泪花。

“嗯,我答应你们。这辈子不会再离开你们母女三人了。”我握紧两个妹妹的手,发誓要与她们共渡余生。

三人沉浸在久别重逢的喜悦中,半晌无言。

“对了,那位恩公到底是谁?他那么大方,你们都不知道他的底细?”我好奇地问。

小红想了想说:“他叫马云,是县医院的一位神神秘秘的大。听说他家非常有钱,在全国各地都投资了好些项目。”

“原来是传说中的马云!”我恍然大悟。

“对对,就是那个马云,阿里巴巴的老板!”小芳忙补充道。“他最后还把两个小卖部送给了我们,说以后收入全部是我们的了呢!”

我听后不禁心生感激之情。原来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大佬,不仅救了我的妹妹,还帮她们改善了生活,让我可以无后顾之忧地在北京过退休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