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打工人”的一天,从早起赶公交、挤地铁开始。10分钟内就能到公司打卡的,几乎是“打工人”里的天之骄子。而更多的人,他们每天要花超过一个小时的时间,被称为极端通勤。

数据显示,西安平均通勤时长为35分钟、距离约9公里,但仍有近10%的人历经着极端通勤,有的家住咸阳却在西安市中心上班,有的要坐二十几站公交,或两三次地铁换乘,奔波在家与公司之间。

通勤就像一座桥,连接着工作和生活,该如何选择,成为了每一位“打工人”的必选题。那么,你上班通勤需要多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房租与通勤时长的选择

对许多人来说,住宿,是他们落脚西安的第一站。去年8月,毕业生赵媛来到西安,出于对未来的不确定,她选择先暂住在表姐家。

表姐在三桥工作,房子就租在了三桥。一个房间里,两个人挤在一张床,各自都有不便。白天,表姐上班,她出门找工作、面试。焦虑一直伴随着她,因为找到合适的工作和便宜的房租同样急迫,而前者决定了后者的选择。在投递了将近50份简历,面试了七八家公司后,她入职了一家自媒体公司,月薪在5000元左右。

解决完工作问题,赵媛在浏览租房软件或实地观察后,看中了表姐家附近的单间,第二天就搬了进去。这是她综合考虑后的结果:一个月680元,虽然通勤时间被拉长,但是住在1号线地铁附近,不用换乘,还可以满足一个人的独居生活。“其实很多人觉得住得远,但是现在也已经习惯了,距离也可以接受。”

一边是通勤时间,一边是租房价格,就像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3年前来西安工作的小南,起初选择住在2号线地铁最后一站(当时的最后一站是韦曲南)。“我租的是隔断间,就是很多个房间隔出来的,条件也不是特别好,想着便宜,就租了一年。”

便宜的房租有时是牺牲了安全感换来的。小南想起,某一天晚上,隔壁有一个邻居在家叫来了他的朋友,喝酒抽烟,把卫生间弄得一团糟,而且声音还特别大,凌晨一两点仍然没有结束。“我也不敢起来敲邻居的门,害怕大半夜的把我揍一顿,当时心里又害怕又生气,怕他们喝醉了,一脚踢开门,那时候怎么办?”不仅如此,这份工作的超长通勤也让她每天精疲力尽,受尽折磨。

极度通勤日常

“我从浐灞到西咸沣东上班,每天往返4个小时。”

现在回忆起这段日子,小南叹了一口气:“感觉每天好像重复一件事,不是在坐公交的路上,就是在坐地铁。”

这种形容对小南来说并非夸张,而是她真实的痛苦经历。每天早上,小南不到6点就要起床,然后迅速收拾好立刻出门。从家门口坐二十几分钟的公交到三号线,共需16站到鱼化寨,还需再坐29分钟的公交,才能到公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每天跨城上班的王静,也是一个典型的极端通勤者。但王静选择这样的通勤方式,却和前两位完全不同。在她看来,这是不得已的选择。结婚前,她早已和老公把房买在了咸阳,就在1号线中华西路站附近。换了工作后,王静从此开始了咸阳至西安的通勤日常。

从家门口到公司全程一共需要1小时29分钟。

不过,最让王静感到苦闷的是孩子还小,夫妻俩下了地铁还要立刻赶回家里。宝宝只有1岁,这个时期家长必须每天都要专心照顾。一天下来,精力基本处于透支状态,有时夫妻俩也会想,是不是当初没那么急着在咸阳买房,而是等工作稳定了再买,或干脆在公司附近租个房子,生活就不会那么累了。

但王静知道,极度的通勤日常,短时间内不会有任何改变。

接受与改变

“我有2个顾虑,想明白也就能接受了。”王静表示,咸阳的这套房子,每月仍在还房贷。如果在公司附近租房,又是一笔额外的开支。更何况有了孩子之后生活成本急速上升,所以这样的通勤日常短期内无法改变,更何况经济实力也不允许改变。

第二个原因,则是她稍微能有自己的空闲时间。“就算早点回家也是陪孩子。众所周知,带娃可比上班心累得多。”王静笑着说,每天只有下班路上的一个多小时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听听音乐、看看小说……这大概也算是这段极度通勤里唯一的安慰了。

人总在变,有人选择接受现状,有人选择改变生活。

“我希望我上班的地方,就在小区门口。”几天后,小南告诉记者,她准备等这个月房租到期了,就搬家。也许房租会贵点,但至少比现在幸福。

通勤日常的背后,折射的是每个年轻人生活在大城市里作出的不同选择。无论是选择搬家,亦或是长期坚持。这件事没有对错,不过是成年人权衡利弊后,作出的最优选择。在漫长的通勤人生里,每一次追赶时间的脚步,其实都是努力生活的证明。在生存与生活之间,地铁开往的也不只是一个工位,还有我们人生的每一个下一站。

本报记者 候思宇

责任编辑:安心 审核:杨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报料关注西北信息报微信公众号(xbxxbwx)留言或加编辑微信号:y609235490 投稿邮箱:xbxxbxm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