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9年10月15日21时50分左右,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内保股民警鲜陆江领着莲花池联防片的联防队员查贵宝和唐天恩正在执行巡逻堵卡的任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照片 骑自行车巡逻的民警

莲花池联防片是在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的指导下针对莲花池地区违法犯罪活动猖獗的情况于1978年2月组建的治安联防组织,专门负责打击莲花池地区的现行违法犯罪活动。成立近两年以来效果极为显著,不但抓获了大批违法犯罪分子,还帮助昆明市公安局破获了好几起刑事案件,迅速扭转了莲花池地区“夜不敢出门、女不敢独行”的不安全状况,深得当地群众的赞誉,为此莲花池联防片在1978年底获得了“昆明市治安战线红旗单位”的荣誉称号。

鲜陆江、查贵宝、唐天恩这个小组是1979年10月初才刚刚搭配的新组合,但是也已经牛刀小试:10月12日夜至10月13日凌晨,三人在巡逻中联袂先后抓获五名流窜犯,预防了一起预谋拦路抢劫犯罪的发生,得到上级的点名表扬。

言归正传,22时左右,三个人看到一辆自行车由东向西沿着环城路疾行而来,骑车人一路上左顾右盼,尽量往行道树下躲而避开路灯的灯光,车后架上有一只大麻袋,行迹非常可疑。于是,鲜陆江立即上前拦住其去路,示意他停车。

还没等鲜陆江开口询问,骑车人就先开口了:“同志,什么事啊?我可没犯法。

这话更加引起鲜陆江的怀疑?犯法?我说你犯法了吗?不打自招吗?于是他盯着车架上的麻袋严肃问道:“麻袋里面是什么东西?

没什么,一包衣服。”骑车人迟疑了片刻后回答。

鲜陆江随手捏了捏麻袋,手感硬邦邦的,哪有那么硬的“衣服”,这让他更加警惕起来:“我再问你一遍,到底是什么东西?

骑车人慌忙改口道:“啊!我说错了。不是衣服,是火腿、花生米、还有肉和罐头……

那你为什么刚才说假话?

没什么,就是说顺嘴了。

你跟我们走一趟吧。”见这个骑车人还嘴硬,鲜陆江于是决定将他带到联防片办公室进行进一步询问并对这个麻袋进行进一步检查。那人很顺从地跟着鲜陆江和查贵宝走了,而唐天恩则留在环城路路口守候。不过走了一段路后,鲜陆江灵机一动,突然又问那骑车人道:“你家住哪里?

那人随口回答道:“火车北站铁路局宿舍6号。

在什么地方?

油管桥边上……

你胡说!”鲜陆江一声怒吼,“油管桥那块地方我很熟,去过好多次了,那里根本就没有铁路局宿舍!

今日的油管桥,也叫北环桥,但老昆明人依然习惯叫油管桥

推着自行车的人顿时慌了手脚,就像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被人发现了一般,慌忙提起自行车原地调了个头,骑上就跑。

站住!”鲜陆江一边拉着查贵宝在后面奋力追赶,一面高声招呼留守在环城路路口的唐天恩:“小唐,堵住他!

唐天恩立即一个箭步跃到马路中间拦住骑车人的去路,而骑车人则加速朝唐天恩迎面冲去,妄图强行冲卡。唐天恩敏捷地闪身让过气势汹汹的自行车,顺势对着自行车上的骑车人推了一把,自行车顿时失去平衡,连人带车倒在马路上。然而骑车人随即就从地上迅速爬起,丢弃了自行车继续逃跑。

这时候,“叭”的一声枪响,直接将奔跑中的骑车人吓得双腿一软,一个趔趄后跌入路旁的水沟中,枪声来自鲜陆江手中的54式手枪。“站住!再跑打死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54式手枪

然而,骑车人又浑身湿透地从水沟中爬起来,爬出水沟后又拼命往菜地里逃奔。鲜陆江随即纵身跳过水沟,冲入菜地穷追不舍。眼看两人的距离迅速拉进,骑车人突然猛地回过身,红着眼睛向鲜陆江扑来,妄图夺下鲜陆江手中的54式手枪进行顽抗。鲜陆江眼疾手快,用手枪的枪管狠狠朝骑车人的腹部猛捅了一下,骑车人“哎哟”一声弯腰捂住肚子,这时突然一条身影飞身而来,抬脚就将骑车人踢翻在地,速度之快以至于鲜陆江根本没看清他是怎么过来的。直到骑车人倒地后,鲜陆江才看清这个人影是莲花池联防片负责人吕远能同志,他当时刚好巡逻至此。

唐天恩和查贵宝和两名跟着吕远能一起来的联防队员一拥而上,将骑车人反绑双手,扭送到联防片办公室进行审查。

在联防片办公室内,鲜陆江指挥联防队员们对骑车人进行搜身,当场搜出两块手表,“上海”牌手表和“钟山”牌手表各一块。骑车人声称两块手表都是他自己的,但正常人谁会在身上带两块手表?这更加引起了鲜陆江的怀疑,更加想知道麻袋里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上海牌手表

于是,鲜陆江将自行车车架上的麻袋卸下来丢在骑车人面前,声色俱厉地命令道:“最后问你一次,麻袋里是什么?

骑车人顿时面色苍白,浑身打颤,战战兢兢地说道:“麻袋里头是……是死人尸……尸体。

“尸体!”鲜陆江心头一震,要是骑车人没撒谎的话,这很明显就是一起杀人案。于是,鲜陆江一面指令联防队员对骑车人严加看守,一面火速打电话向五华分局报告。随后,通过五华分局逐级上报,昆明市公安局和云南省公安厅都被惊动了,昆明市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亲自出马带领治安处刑侦科和刑警大队的侦查、技术人员和法医赶到莲花池联防片,从鲜陆江这里接过案件。对鲜陆江和几名联防队员的表现,昆明市公安局给予高度的评价。

在依次揭开了两层麻袋、一层塑料布和一层军用雨衣后,一段无头、无腿但带胳膊的男性人体躯干展现在众人面前。法医经过尸检,估计该男子年龄在25~30岁左右,从躯干腐败程度和胃内容物消化程度看,死者的死亡时间在10月13日15时至16时之间。

另外一面,对骑车人的突审随即展开,骑车人的身份是时年26岁的云南冶炼厂工人鲁永康,供认这人是他杀的,人头已经被他丢掉,两条腿还藏在威远街64号自己的家中。

炼钢工人

根据鲁永康的供述,死者是他同厂工友——时年27岁的田寿先,两人原本关系很不错,8月的时候鲁永康以“手头紧”为由,向田寿先借了15元,但此后两个月却一直没提还钱这档子事。鲁永康表示自己因为赌博,输掉大量的钱财,身上还背了300多元的赌债(1979年的300多元是非常可观的一笔钱财),根本无钱可还。

10月13日,厂里发了工资,鲁永康的工资过了手还没焐热就还了债,而田寿先领了工资后先骑自行车到昆明市区的昆明百货大楼购物,准备回玉溪的家中探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照片 昆明百货大楼

下午的时候他在景星街遇到了鲁永康,就向鲁永康索要15元的借款。鲁永康以还款为名将田寿先于15时左右带到威远街64号的家中,然后趁其不备用斧头猛击田寿先的后脑,将其打昏,洗劫了田寿先身上的一块“钟山”牌手表和32元现金。

钟山牌手表

原来,鲁永康就没想还田寿先的钱,这段时间被追债的逼急了的鲁永康正四处设法借钱甚至骗钱,他看田寿先带着现款、手表,还有自行车,就起了歹意,于是将他骗到家中,行凶劫财。为了灭口,鲁永康又用斧头对着田寿先的头部补了几下,将田寿先杀害。然后残忍地用菜刀和匕首将田寿先的尸体肢解成四块(头、带胳膊的躯干和两条腿)。11月13日晚,鲁永康将田寿先的人头丢进了盘龙江,躯干和两条腿分别用塑料布和麻袋包装好,藏在家中的床下和书桌柜里。

行凶后,内心极度恐惧的鲁永康在随后的两天里始终过得惶惶不可终日,只吃了八两米饭和面条,一口菜都没吃,也没有合过眼。10月14日晚上,十分疲惫的鲁永康想睡一会儿,但很快就被噩梦惊醒,窗外街上响起巡逻警车的警笛声就能把他吓个半死,以为公安局来抓他,只好一支接着一支抽烟抽到天亮。

白天鲁永康上街的时候被人看一眼都会让他觉得是公安局的便衣在盯着他,所以鲁永康决定尽快处理掉藏在家中的田寿先的肢体,但是极度的害怕又让他在10月15日白天不敢行动,直到晚上才将层层包裹的躯干捆在田寿先的那辆“永久”26自行车后架上,想趁着夜色掩护丢到北郊去,没想到才走到莲花池就遇到了当晚巡夜的鲜陆江巡逻小组。

根据鲁永康的交代,警方在威远街64号的鲁永康家查获了田寿先的两条腿,鲁永康作案时穿的血衣以及作为凶器的斧子、菜刀和匕首。同时在室内的地面和墙上发现大量的喷溅状血迹,经化验血型和田寿先的血型相一致。至此,这起杀人分尸案人赃并获,鲁永康最终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并被枪决。

民警鲜陆江因发现鲁永康抛尸罪行有功,被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记个人二等功一次。联防队员查贵宝和唐天恩、莲花池联防片负责人吕远能也因功被记功、授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