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9日下午,在沈阳市欣城小区的北门门口,一只小狗正抬着头站在边上,每当有人从这里经过时,它都会主动凑到跟前,闻一闻、看一看。

在过去五年的时间里,像这样的动作,小区的看门大爷也记不起小狗到底做了多少遍,不过,每次小狗低头离开的样子,他都记得清清楚楚,看到小狗这般执著,看门大爷有时也忍不住落泪。

这条小狗名叫“大黄”,是它的第二任也是最后一任主人老沈给起的,2016年的时候,老沈因癌症去世,从那时起,小狗就像丢了魂一样,一直待在老沈生活过的地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或许在大黄的心里,老沈还像以前一样,没有离开……

一饭之恩,三载共处

2013年的一天下午,老沈正在欣城小区北门外的停车场巡逻,已经退休的他,实在闲不住就找了这份看车的工作。

老沈巡视了一圈发现都很正常,便慢悠悠地走回了自己的岗亭,刚走到窗户旁,他就看到有一只小黄狗正在里面偷吃自己的盒饭。

这是老沈的晚餐,不过,此时,老沈没有进门把它赶走,看着小狗吃饭的样子,老沈知道它是饿坏了,他没有上前打扰,而是就趴在窗户外静静地看着它。

或许是心灵相通,小狗吃饱后,朝着四处东张西望,恰好注意到了亭外的老沈,顿时觉得自己的“偷吃行为”被发现了,吓得赶紧跑了出去,一头钻进了附近的小树林。

老沈看着它惊慌失措的样子,笑了笑,没有追赶。

就这样,一连几天,小狗都会来老沈看车的岗亭“蹲点”,而老沈也心领神会,每次都会多准备一份盒饭,小狗每次来“偷吃”的时候,他都假装出去巡逻。

时间一长,小狗似乎通了人性,它仿佛意识到老沈不会对它造成什么危害,渐渐地变得大胆起来,而老沈也时不时地把它带回自己的家中,给它洗澡,还给它找一些玩具。

起初,老沈还以为是谁家的小狗走丢了,他也在小区附近寻找过失主,可找了许久都无人前来认领,老沈这才意识到它可能是一只被主人抛弃的流浪狗。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小狗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全身都很整洁,很明显有过被人收养的经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之前的狗主人为何会抛弃它呢?老沈抱着小狗认真地观察,他觉得可能是由于小狗长得太丑的缘故,被嫌弃了。

从远处看,倒也没有什么,可仔细一瞧,却发现小狗长着龅牙,也许狗主人抛弃它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老沈觉得万物有灵,任何动物都不应该被抛弃,于是,他就把小狗养在了家中,看着它满身金黄色的毛发,就给它取名为了“大黄”。

之后三年的时间里,老沈每次到停车场看车时,都会发现大黄早已乖乖地站在那里等他过来,帮他看车,老沈看它累了,就把它放到自己的折叠床上趴着休息。

因为年纪大了,老沈看车时也无法时刻精力集中,这时,大黄就成了他的眼睛,每次停车场来了生人,大黄都会嗷嗷直叫,几年下来,没有出现任何差池。

除了和老沈感情深厚外,大黄还和小区的居民们“打成了一片”,由于它是一只小型的宠物狗,而且还很灵性,大爷大妈们经常会拿一些吃的喂它,他们也把它当成了邻居。

就这样,老沈把大黄当成了自己的孩子,而大黄也将老沈视为自己一生的主人,一人一狗亲密地相互陪伴了三年。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16年的一天早上,大黄和以前一样早早跑到了老沈上班的岗亭趴着,只是这一次,它等了很久,也没有发现老沈的到来……

五年陪伴,不忍分离

原来,就在半个多月前,老沈突然觉得身体不适,自己一个人到了医院检查,一查竟然是得了癌症,而且恶化得很快,老沈怕大黄伤心,就没有见它,把它放在了邻居的家里。

可就在几天前,老沈因病离开了人世,由于走得太过匆忙,去世前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和大黄告别。

就在老沈去世后,待在邻居家的大黄也不知怎么得,吃饭都没了胃口,邻居还不知道老沈的事,以为是它想家了,这天一大早就把它放了回去。

大黄没有先回家,而是直接跑向了老沈待过的岗亭,或许它想给老沈一个惊喜,只是这次这里只剩下了它自己。

等了几个小时,大黄都没有看到老沈的影子,它变得有些坐立不安,不停地发出难受的声音,又过了一会儿,大黄再也待不住了,它飞快地朝着老沈的家中奔去,可跑到后,才发现大门被锁住了。

大黄竭力地吼叫着,声音都有些嘶哑,屋里却始终没有任何动静,此时的它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再度无家可归,重新过起了居无定所的日子。

不久后,停车场来了新的看车大爷,岗亭内老沈的家具也被带走,一切都变得十分陌生,唯一不同的是,大黄还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起初,看车大爷觉得大黄出于卫生考虑,拒绝它进入岗亭,每次都把它赶走,可大黄还是坚持着每天都来这里两次,分别是以前老沈上下班的时间。

只见大黄站在一旁蹬着眼睛认真地望着岗亭的方向,时不时地抬起头来,很是乖巧,又让人伤心。

时间一长,新来的看车大爷也意识到大黄是在等老沈回来,便也心软了,大黄每天都能跑到岗亭里,面对着熟悉又陌生的环境,趴上一会儿。

每次有人在附近下棋聊天时,大黄都会凑到跟前,挨个的闻一闻,大家都明白它在闻老沈的气息,看到小狗这般忠诚,小区的邻居们也都感动不已,大家伙都会轮流地拿东西给它吃。

再往后,北门外的停车收费也取消了,老沈工作过的岗亭也消失不见,而原来老沈住过的地方也换了人家,大黄最熟悉的两个地方都没了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