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此文前,诚邀您点击一下“关注”按钮,方便以后持续为您推送此类文章,同时也便于您进行讨论与分享,您的支持是我们坚持创作的动力~

我叫汪大伟,已享受退休生活多年。这六年来,我一直住在女儿张婷的家中,她和女婿王强对我照顾有加。记得六年前我刚退休那会儿,老伴已经去世,独自一人生活让我感到非常孤单与寂寞。那时我的儿子汪志强听说后,让他搬去和他同住。可我还是更想住在女儿家。因为自小女儿性格更像我,我们父女关系很好。

前些天,我们居住的老小区突然接到了拆迁通知。我和张婷一家人都很激动。张婷一大早就起来给我做了长寿面。我笑着对她说:“拆迁款下来,咱们一家人就发达了啊。”张婷也忙不迭地点头称是。没想到,补偿款竟然高达90万!这下张婷夫妇也倍感欣慰。“爸,这下您又可以过上好日子了!”张婷开心地说。我心里也很高兴,毕竟孩子们家庭刚刚安定,还有老两口和小孙女需要照顾呢。

就在我准备搬去女儿和女婿的新房子时,儿子汪志强打来电话,说是让我搬到他那里和他一家人住在一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爸,听说您拿到90万拆迁款了?以您这把年纪,一个人生活还是不太方便的。还是搬过来和我一家人住吧。”汪志强的语气里流露出几分急切。

我其实心里更偏向张婷,毕竟一家人面子上也过不好。但转念一想,这次拆迁款对他们家庭影响还是蛮大的,搬家之后生活费用肯定会增加不少。再说,汪志强从小就是个‘宝宝’,我这个做父亲的,或许也该尽量满足他。

于是,在张婷的再三挽留下,我还是选择搬去儿子家和他一家人住。“女儿呀,你们现在生活也才刚刚上轨道,这笔钱对你们家来说意义重大。我去和志强住一段时间,正好帮你们省点开销。”我安慰着有些不舍的张婷。

就这样,我拖着不多的行李,开始了在儿子家的新生活。汪志强有个大房子,客厅和餐厅都很宽敞明亮。我的卧室也布置得温馨舒适。娃们放学回家最先看到的就是我,总要黏着我说上一会儿话再去做作业。这让我感觉自己就像回到了年轻时候一样。

可这种天伦之乐却没有持续多久。儿媳妇常常给我使绊子,要么抱怨我行动不便,给家里添乱;要么说我这把年纪,有些话大声说出来影响孩子心理健康。我只好把自己关在房间,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得罪了她。渐渐地,我在儿子家的日子变得没了生气,再也感受不到家的温暖。

就这样,我在儿子家住了大概一年左右吧。这一年里,我时不时会给女儿打个电话。可每次张婷的语气都听起来有些憔悴,也几乎不怎么提起他们家的近况。我想着,搞不好是因为生活压力太大了吧。这个想法让我暗暗自责,觉得不应该把90万全拿来自己花用,或许我本应该留下一半给女儿的。

终于有一天,我实在忍受不了儿媳妇的刁难。我去银行把大部分的拆迁款都取出来,偷偷打包行李,想要搬去租个地方自己住。谁知道,刚走到家门口,就被回家的儿子汪志强逮了个正着。

“你拿着这么多钱干什么去?难不成想一个人私吞了?”汪志强看见我的行李箱和手里的现金后,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语气很是愤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解释说是想自己租套房子住,不想再给他们添麻烦了。可汪志强一个劲地打断我:“我早就看你不是个谢恩图报的主儿!我还以为你把钱都存在银行呢!”

“留给我们?我看你分明是想拿去自己花!行行好,赶紧把钱都转到我卡上!”汪志强不由分说地把我拉到电脑前,让我把账户里的钱全转给他。

我哭丧着脸照做了。转完账后,汪志强和儿媳妇死命瞪着我:“没想到您这样的父亲,真是令我们寒心!既然您待不下去,那就赶紧给我滚出去吧!”

我失魂落魄地走出儿子家的大门,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往哪里去。身上只剩下了几百块钱,连租房的钱都没有。这时天色已经黑了,寒风中我瑟瑟发抖,心如死灰。

“怎么会这样?我的儿子,我亲手拉扯大的儿子,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我紧裹着破旧的大衣,在马路边痛苦地自言自语。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爸!您怎么会在这里?”

我回过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竟然是我的女儿张婷!她脸色苍白,满脸惊讶地看着我。

“婷婷,你怎么会在这?”我激动地扑到女儿怀里,泪水夺眶而出。

原来,张婷他们一家最近过得很不好。王强的生意失败了,家里欠下了很多高利贷。他们不得不卖掉新房子,租了个偏僻而简陋的房子勉强维持生计。张婷每天在附近的小饭馆打零工,几乎顾不上照看老公和孩子。她今天找了个空档,开车出来想办法筹点钱解困,却碰巧遇到了我这个失意的老父亲。

看着女儿憔悴的面容和眼底的黑眼圈,我的心仿佛被什么揪住了一样。原来,当初我看她们生活 “刚刚上轨道” 时,其实他们早已经渐行渐远了。

“婷婷,都怪爸爸当初眼睛瞎了,没看出你们家的困难!要不是我当初执意一个人搬去你哥那儿,你也不会这么辛苦!”我内疚地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您说什么呢!当初是我主动让您去哥哥那边的,这怎么能怪您呢!”张婷擦拭着眼泪。

女儿的这番话让我心中充满温暖,我知道她一直都是我最好的女儿。于是,我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她,并说现在自己无家可归。

“好爸爸,赶紧上我的车吧。回家再慢慢说!”张婷爽快地说。我坐上她的旧车,激动不已。

回到女儿家后,我看到她一家人虽然生活艰难,但彼此支持,过得很有人情味。这与我在儿子家受的冷遇形成了强烈对比。

我心疼地看着憔悴的女儿,内疚不已。张婷安慰我道:“爸,您别自责了。是我没照顾好您,还让您受委屈了。我本不该让您去哥哥家的。”

我知道,这都是女儿的善意在作祟。我握着她冻得发红的手说:“我这把老骨头活不了多久了,只想跟最疼我的人在一起。婷婷,还好你找到我,不然我这个当爹的,死都对不起你!”

说到这里,我和张婷都红了眼圈。她轻轻拍着我的背,像小时候我哄她睡觉时那样。

“爸,您放心,我会想办法赚钱还清债务的。到时候咱们租个大点的房子,天天团聚。我再也不让您受苦了!”张婷重重点点头,语气里满是决心。

我知道,我的好女儿张婷一定能扛过这个难关的。和她在一起,我突然觉得,钱财什么的,其实都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我还有个能与我朝夕相处的亲人。

后来的日子,我和张婷相依为命。白天我会帮着照看我的小孙女,使她念念不忘的奶奶。晚上我会边看电视边等女儿打烊回家。和她面对面吃上一顿热乎饭,聊聊她工作上的点滴琐事,我便感到无比幸福和满足。

我时不时会想起大儿子一家的冷落与刁难。但转念一想,我已经70多岁了,能有个关心我、照料我的人实属不易。我不应该去计较以往种种不如意,而要珍惜眼前的天伦之乐。

这一住就是几年。期间,女儿靠自己双手打拼,终于还清了全部债务。我们搬进了个小区,好不容易过上了小日子。我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幸福美满,儿孙们的关爱就是我晚年最大的依靠。

或许老天爷在上,终究是公平的。它总是在适当的时候,给你想不到的惊喜,把你最疼的人送到你身边。我相信,来生我还会投到女儿的家中,和她度过我的一生一世!

就这样,在女儿的悉心照料下,我平静地度过了晚年。虽然生活拮据,但彼此之间的关爱让我感到无比温暖和满足。我会在女儿工作的时候,帮着照看小葵,教她识字、写字,告诉她许多我小时候的趣事。她天真烂漫的笑脸总能带给我无限欢乐。

我和女婿的关系也越来越好。王强性格实在,对家人非常上心。他重新打拼事业,成了我们这个“小家庭”的中流砥柱。我常说他比老汪我的亲生儿子还亲,我们像一对要好兄弟。

我会时不时地想起大儿子一家,还是有些难过和愤怒。人这一生,最看重的就是感恩图报了。我对他们一家的养育之恩,换来的却是赶尽杀绝。但转念一想,世事无常,我儿媳的性格注定难以相处,儿子也实在太过急功近利。这些人生的遭遇,便成了我人生历练的一部分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现在我已老迈体弱,女儿放下了手上的活计,全心全意地照看我。我每日被她伺候着吃吃喝喝,儿孙们围着我说笑。即便生病,她也会守着我彻夜不眠。看着女儿为我操劳奔波的背影,我不禁会流下感动的眼泪。

我常说:“老天爷眷顾我,让我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得到你们全家人的关爱,我实在太幸运了。”

女儿和女婿都会温声劝慰我:“您就是我们一家人的大恩人!当初若不是您,咱们早就在水深火热中倾家荡产了。能报答您的恩情,是我们的福分。”这番话更使我泪流满面。

我相信老天有眼,来生我还会投女儿家。和她们在一起,就是我人生最后的期盼!

时间飞逝,转眼我已经80高龄。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趁身体还勉强走动,我携着女婿王强去了一趟老家祭拜父母和前妻的墓。

站在坟前,我虔诚地跪下来,把这些年的经历全都诉说了一遍。风吹过,阳光透过树 在墓碑上洒下一片流动的光斑,就像是他们在静静地聆听,为我感到欣慰。

“您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老汪的。您在天之灵那边,一定也很欣慰和骄傲吧。”女婿王强也在一旁恭敬地下跪,语气中充满尊重和感激。我知道,他不单单是在跟我的老伴说话,也是在跟我的父母诉说心声。

“爸,您跪久了,小心着凉。我们回去吧。”女婿扶着我站起身来。我回头望了一眼墓碑,默默在心中跟他们道别。

回到家中,我知道我余生不多。于是在女婿的搀扶下,我来到女儿和外孙女面前。

“葵葵,你要好好读书,听奶奶的话。将来你奶奶老了,也要像奶奶现在照顾老汪爷爷一样照顾奶奶,知道吗?” 我温柔地摸着小葵的头发如是说。

“知道啦,奶奶。我长大了一定好好照顾你和妈妈的!”小葵机灵地答道。我忍不住笑了,满足地看着她天真的笑脸。

老汪的葬礼很是简约,只邀请了几位老友和些亲朋好友。张婷一家人穿着白衣,站在墓前默默落泪。

王强一改往日阳光灿烂的样子,神色凝重,一言不发。小葵抱着妈妈的大腿痛哭,她还太小,无法完全理解生死的意义。

“奶奶,您走得太早了!葵葵还想再跟您说说话,再听您讲故事嘛!”小葵哭得泪人似的,让张婷心疼不已。

张婷轻轻拍着女儿的背,哽咽道:“宝贝,奶奶已经到很远很美好的地方去了。以后你想奶奶时,记着她是多么疼你。”

葬礼结束后,张婷执意要去看望同父异母的哥哥汪志强。她要为老汪讨一个公道。老汪生前最想见的人就是儿子一家,现在他走了,总要有个交代。

来到哥哥家门口,张婷深吸一口气,用力按响了门铃。开门的是嫂子李芳,脸上堆着礼节性的微笑。

“你来做什么?”李芳脸色立刻一沉。汪志强也很快赶了过来。

张婷看向他们道:“爸前半生对你们用心良苦,最后却只有我和我的家人送他结束这一生。你们仔细想想自己的所作所为吧!着什么急呢你们!”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任凭汪志强和李芳在身后大喊大叫,她都充耳不闻。她知道,这辈子,自己再也不会踏进他们家的大门了。

老汪走后,张婷突然觉得自己肩上多了一份重担。这不是单纯的生计问题,而是对老汪的那份亏欠和愧疚。她发誓一定会使老汪在天之灵那边引以为傲。

从此,张婷开始了自己的事业。她先是在家附近开了家小卖部,后来越做越大,终于有了自己的品牌,成了这一带有名的女强人。小葵也长大成人,成了知书达理的大学生,和妈妈一样疼老汪。

每逢重要节日或是老汪的忌日,她们都会准备上好的供品和花圈,前往老汪的墓前叩拜诉说。跪在墓前磕头祭拜,心中只有无尽的怀念与感激。

仿佛老汪就在耳边温声说道:“我的好女儿,你没有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