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此文前,诚邀您点击一下“关注”按钮,方便以后持续为您推送此类文章,同时也便于您进行讨论与分享,您的支持是我们坚持创作的动力~

我是李梅,今年38岁,已婚十年。如今我正身处这医院的白色病房里,因为急性阑尾炎住院接受治疗。我望着天花板发呆,脑海里浮现出许多往事的画面。

“梅梅,生日快乐!”公公婆婆和老公李龙拿着一个大蛋糕走了进来。

“谢谢你们!”我惊喜地说。

“快许三个愿望吹蜡烛!”老公李龙笑着说。

我默默在心里许下了三个愿望,然后吹灭了蜡烛。

“愿望许完了?快说说看是什么愿望啊?”婆婆好奇地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嘻嘻,说出来就不灵了!”我笑着说。

吃完蛋糕,公婆便起身告辞了。我正准备收拾餐桌,老公李龙却走了过来,神秘兮兮地在我耳边说:“我另外还有一个生日惊喜要送给你!”

我惊讶地问:“什么惊喜啊?”

我洗完了最后一个餐盘,正纳闷着老公的惊喜礼物是什么的时候,老公从卧室走了出来,手上提着一个大箱子,然后放在了我面前的地上。

“快打开看看!”老公面带笑容。

“这么大一个,这是什么啊?”我好奇极了。

“赶快打开就知道了!”老公催促着。

箱子里居然装满了各种昂贵的名牌化妆品和手袋,我高兴极了:“哇,这些都是我最喜欢的牌子!一定很贵吧?”

“只要你喜欢就好。今天可是你的生日,送你最好的!”老公笑着说。

婆婆刚出院回到家中,我和老公正忙着打扫屋子,准备给他们夫妇搬来和我们同住。搬家的那一天到了,老公却说临时有事必须出差:“我这个项目太重要了,实在推不掉,明天就要飞国外!这几天你能不能一个人收拾房子,照顾好爸妈?”

我有些失落,但还是答应下来:“那你

老公出差的这几天,我独自一个人忙前忙后,终于把房子收拾停当,等待公婆的到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婆婆林月是典型的岳母形象,个子不高,却架着一副牛眼睛,喜欢挑剔别人的错处。公公李建国性格温和,走到哪里跟到哪里,唯唯诺诺。

一大早,我就起床准备好了早餐和热水,然后开门迎接他们。

“梅梅,辛苦你了!”公公走进门便说。

“没事,应该的。”我笑着说。

“哼,吃住不要钱似的!”婆婆冷哼一声,大步走进屋里,环视着四周。

吃过早饭,公婆准备休息,我便带他们去了客房。

“妈,您和爸在这好好歇着,有事尽管吩咐我!”我笑着说。

“行了行了,我们老头老太太的,哪里还指挥的动你!”公公连忙说。

“就是就是,我们自己歇着就好,你忙你的去吧!”婆婆横了我一眼,拉着公公进了房间。

我正准备去厨房洗碗,忽听婆婆在房里大喊:“李梅!给我拿条凳子来!”

我连忙拿了个小凳子过去,婆婆打开门一把夺过:“你就给我拿这么矮的凳子,公公腿脚不方便嘛!再去拿个高点的!”

过了一会儿,房门又“砰”地一声被婆婆打开,她严肃地对我说:“外面阳台上那盆花你是不是忘记浇水了?都干枯了!真是的,我公公最喜欢那盆花了!”

我连忙道歉,然后赶紧去给那盆花浇水施肥,还顺手剪掉了几枝枯叶。婆婆这才在阳台上“哼”了一声,又把房门甩上了。

一天下来,我感到身心俱疲。婆婆对我的态度一直很不好,公公也总是袒护婆婆。我在餐桌上心不在焉地拨弄着碗里的饭菜。

“怎么了梅梅,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啊?”公公关切地问。

我实在忍无可忕,鼓起勇气对婆婆说:“婆婆,我能跟您谈谈吗?”

婆婆狐疑地看着我:“谈什么?”

“哼,改正?我看你哪儿都不对!”婆婆毫不留情地开始批评我,“你做饭没有营养平衡,打扫卫生不仔细,说话没礼貌,整天愁眉苦脸的,一点也不象个好媳妇!”

“体谅你?我还指望你体谅我和你公公呢!”婆婆不满地说。

我深吸一口气,继续说:“我理解您和公公已经老了,有许多不方便的地方,我愿意全心全意地照顾您们。但同时,我也是一个有自己想法的人,希望能得到尊重。我们年轻人和老一辈的习惯不同,这是正常的。我相信只要互相理解,我们一定能成为最亲密的家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婆婆严格批评我,是出于对儿子的思念和对媳妇的保护欲。我轻声问:“婆婆,您是不是一直担心龙龙会受了我的气,所以才对我这么严格?”

婆婆眼圈有点红,她别过脸不想让我看到泪水,艰难地点了点头。

这下我也忍不住眼泪了,连忙过去抱住婆婆:“对不起,婆婆!我以后会更加孝顺您和公公的!”

婆婆也终于抱住了我,

婆婆终于哭着点了点头,我这才松了一口气,遂抱住她轻声安慰。

从那天后,我和婆婆的关系明显缓和许多。我开始学着婆婆的习惯做饭,婆婆也不再无理取闹找我的茬。看到我们和睦相处,公公的脸上也总是带着幸福的笑容。

然而好景不长,公公的腿脚疾病加重了,需要立即动手术,医生说属于高危。我着急地打电话给老公李龙,想让他尽快赶回来见公公最后一面。

电话那头的李龙却说公司项目正到关键时刻,根本走不开。我着急地说:“公公已经很危险了,你就这么放心不下他吗?”

李龙不耐烦地说:“我现在出差在国外,飞机票都定好了,改签太不方便!你让医生先照常治疗吧,我手头一空就赶回去。”

听他这么说,我的心像被重重地敲了一记,难以置信地问:“你这是什么态度?公公生死关头你也不回来?”

“行了,你也不要胡搞乱搞的,我还有事,挂了!”李龙不耐烦地说。

“喂!李龙!”电话里只剩忙音。我失神地放下手机,心如刀割。

公公的手术很成功,老年人恢复期需要很好的照料。我心疼公公,早晚遍体绌骨,照顾他起居饮食和换药。婆婆也红了眼圈,她失去了平日的强势,变得 而柔弱。

“梅梅,辛苦你了。龙龙还没打电话回来过。”婆婆仿佛自语般说。

我轻声问:“婆婆,您和公公把龙龙带大不容易,他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他这样让我很难过,我一定会

我轻声问:“婆婆,您和公公把龙龙带大不容易,他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点点头,心如死灰。原来老公一直就是这个样子,当初表白时的温柔体贴,送礼物时的热情大方,都只是表象。我咬着嘴唇,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出殡那天,我和婆婆来到殡仪馆。就在我们准备上灵车的时候,只见李龙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婆婆哭着打断他:“你少在这装模作样!你爸走了你才赶回来,你没心没肺的!”

李龙一时间语塞。我冷冷地对他说:“你回来晚了,都太迟了。事后诸葛亮有什么用?”

李龙愣住了,他这才猛然意识到自己错过了和父亲最后的时间。

“李龙,我想和你约个时间好好谈一谈,我们之间或许会有一个了结。”我淡淡地说。

李龙迟疑地看着我,似乎在揣摩我话里的意思。过了几秒钟,他才干巴巴地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再也无法相信你了,想和你离婚。”我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遍。

李龙激动地说:“梅梅,你怎么能在这种时候说离婚!我也是迫不得已啊!”

“迫不得已?那你为什么连公公病危都不回来?”我提高了音量。

“我这不是赶回来了吗!你就不能原谅我这一次吗?”李龙也加重了语气。

我痛苦地摇头:“不是这一次的问题,而是你整个人的问题,你根本没把我和你爸妈放在眼里!”

李龙强词夺理:“我工作不是为了我们一家人的未来吗?你怎么这么不体谅我?”

我绝望地说:“体谅你?我从来都在体谅你,你又有几分钟体谅过我和你爸妈的感受?”

当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肚子上打着点滴。李龙和婆婆守在床前,脸上都是焦急和自责。医生解释说我急性阑尾炎突然发作,已经动了手术,需要住院观察。

李龙也红着眼睛说:“梅梅,是我不好,都怪我当时想不开,现在后悔莫及。你一定要保重身体,我会好好照顾婆婆,也会耐心等你康复!”

我虚弱地点点头,心中却五味杂陈。我原本坚定的离婚决心,此时却也动摇了。当真的到了生离死别的边缘,我还做得出离开他们的决定吗?

我虚弱地点点头,心中却五味杂陈。我原本坚定的离婚决心,此时却也动摇了。当真的到了生离死别的边缘,我还做得出离开他们的决定吗?

在医院的那几天,令我惊讶的是,李龙整个人变了一个样。他悉心照料我的起居,耐心倾听,说话都温柔下来。而且他每天都会抽空去看望婆婆,细致地问她的身体状况,还亲自下厨为她做了许多营养美食。

我心中对老公的那一丝疙瘩,也慢慢地打开了结。

出院的那天,李龙开车来接我,一路上忙前忙后,生怕我有丝毫不适。

婆婆也在家门口等候多时,搀扶我到沙发上坐下,眼神中满是慈爱。

“龙龙,你也坐下歇一歇吧。”我让老公坐在身边。

他有些拘谨,微微低着头不敢看我。

李龙抬起头来,欲言又止。

我继续说:“人之常情,难免会有失误和过错。但只要及时反省改正,我相信一切都还来得及。我也在想,当初是我选择了你,跟你走到现在,难道不该再给你一次机会吗?”

我望向婆婆,婆婆泪眼婆娑地点了点头。我也终于红了眼圈,点点头给了肯定的答复。

从那时开始,李龙担当起了丈夫和儿子的责任。我们一家三口在患难和误会中重归于好,过上了重新开始的生活。我也不再提离婚的事,毕竟感情需要用时间的流水来冲刷,筑起新的连接。

人生在世,能和心爱的人度过风雨同舟历经波折的岁月,也是一种幸福。我相信,前方的路,我们会一起慢慢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