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的楼层主任挂了电话,护士过来了,说:“主任,今天晚上不太忙,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主任把白大褂一拖,“我墨镜呢?”

“大晚上戴墨镜......”

“我出去摆事,上我办公室,墨镜给我拿出来。”

护士赶紧去办公室把墨镜拿了过来,医生一戴上,说:“我走了,你盯着点,我出去摆个事。”

徐瘸子刚到医院一楼,电话响了,拿起来一接,“老兄弟。”

“徐哥在哪呢?”

“我这个......”老徐支吾了。

加代问:“你是不是上医院了?”

“老弟,你怎么知道的?”

“大哥,你什么意思?打我脸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你看这叫什么话?我绝对没那意思。我跟这小子有点别的事,不是那天的事,你放心,那天的事都解决了。我找他,也不会打他,你放心啊,我找他谈谈。有你的面子在,我不能把他怎么的。”

“我俩见一面,大哥,你在哪?我找你去。”

“老弟啊,你看......”

加代说:“大哥,徐刚跟你什么关系,我不知道,我之所以跟你这么客气,我完全是因为给徐刚的面子,你别让我再说别的。大哥,我不管你是极缓回来的,还是从跑出来的,你是不是觉得我今天好说话啊?我给你脸,你得要,你懂我的意思吗?“”

“老弟,这话过了吧?”

“什么叫过了,我走这么多年社会,论打架我就没怕过谁。你问徐刚能不能打过我?我再说一遍,我不管今天晚上谁找我的老弟,他有一丁点事,我全赖到你身上。徐哥,你不才回来不到一年嘛,好日子刚开始吧?大哥,你要想死,你就整我的老弟吧,你看你俩谁命贵。我把这话就放到这。”

啪的一声,电话里传来嘟嘟嘟的声音。

老徐对着电话,“喂,喂......”加代已经把电话挂了。

老徐身边兄弟一过来,“大哥,拽上车了,走不走?”

老徐问:“这加代到底是干什么的?我这才回来,没听过。”

“加代?你那天晚上不接触了吗?”

老徐问:“我不知道具体干什么的,我就知道徐刚挺给面子,这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在深圳厉害,有自己一帮兄弟,敢干,手底下有点狠人。”

老徐又问:“要打起来,我们这伙人能打得过他吗?”

“不相上下,我们也挺猛的。”

“他有多少兄弟?”

“我没统计过,就知道买卖不少,光他手下的赌厅就三家了,还有大表行、夜总会、饭店,什么买卖都有,包括向西村一条街全是他的。”

“那不小啊?”

“势力不小,正经够个大哥。论背景,派头,兄弟,人脉,确实够个顶级大哥。”

老徐说:“他说要整死我。”

“为什么?”

“说我要整这小子,他就整死我?”

兄弟一听,“大哥,那你看怎么办?”

没等老徐说话,徐刚的电话进来了,老徐一接电话,“徐刚啊。”

徐刚问:“你在哪呢?”

“我在医院呢。”

“你还真去把那建波给弄出来了?老徐,我告诉你啊,我俩好一回,别说我没提醒你,加代真能把你皮扒了,你信不?能整死你。他真要整你,我拦都拦不住。你才回来几天呢,你才吃几天饱饭呢?你要干什么啊?”

“那边是我大哥。”

“他就是你爹,我们不是摆完了吗?钱你都收了,有你这么办事的吗?你社会吗?不管你是不是社会,这事是不是摆完了?还说你大哥呢,就是你爹都不行。你赶紧把人给我送回去,你别说我没提醒你。老徐,我不希望你就这么没了,你听没听明白?你找谁都没有用。”

“行行行,我知道了,好嘞。”老徐挂了电话。

保镖一看,“大哥,怎么办?”

老徐说:“送回去吧,拉病房去。”

“那又给送回去了?”

老徐一摆手,“送回去吧。”下面的兄弟们正准备上车把建波抬回去。三辆轿车呼啸而来。

加代哥前一天晚上找康哥吃饭,吃完饭正好看看铁男,身边没有别人。加代给兄弟们打了电话,让他们往广州赶。加代自己先带着江林、郭帅、杜铁男和笑妹的老公小涛来医院了。

加代的车一停,就看到了老徐,老徐尴尬地一摆手,“兄弟。”

眼见着建波被拽了下来,建波一看见代哥,跟遇着救命稻草一样,喊道:“代哥。”

代哥一挥手,郭帅往前一上,“撒开。”

保镖一回头,“徐哥?”

郭帅上去就是一拳,打在了眼眶上,保镖当时就往后一倒,当场一只眼睛跟桃一样了。帅子立马就把建波扶住了,紧接着江林也过去扶住了建波。建波叫了一声音大哥。江林笑了笑,没吱声。

老徐一看,“什么意思?”

加代往前走了两步,挡在建波和郭帅、江林的身前,“你想怎么的?想打架啊?我俏丽娃的,你们谁敢动?我加代在这站着,你们不怕死啊,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

楼层主任戴着墨镜出来了,“谁敢动我代弟?保安,保安!”

十来个保安提着橡胶棒过来了,“主任。”

“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医生从台阶上下来了,到加代身边,墨镜一摘下来,问老徐:“还认得我吗?”

老徐一看,“你呀。”

“俏丽娃的,”主任上去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我是谁啊?”

老徐气坏了,“俏丽娃的......”

代哥手一指,“怎么的你呀?”

主任往后一躲,老徐一捂脸。代哥挡在身前,“怎么的?”

主任在后面就开始嘚瑟了。这时候保安也上来了,“怎么的,闹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