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10月,新中国诞生的钟声回荡在神州大地,全国人民沉浸在喜悦与欢庆之中。

然而,在欢腾的背后,在1950年中央却悄然发起了一项特殊的寻找行动。他们正在寻找一位名叫牛宝正的人物。

他并非赫赫有名的英雄将领,而是一位曾任国民党监狱看守班长的普通士兵。但令人惊讶的是,薄一波竟称他为“革命功臣”。

这一称呼,让人不禁好奇,这位牛宝正究竟有何特殊之处?为何能在众多人物中脱颖而出,引起中央的如此重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牛宝正于1866出生于山东省无棣县,由于家境贫寒,小的时候并没有得到多少教育机会,但生活的苦难并未消磨他的意志。

他积极寻求生活的机会,在1919年进入了警察大队后来更是晋升为分队长。然而命运多舛,动荡不安的局势使得牛宝正回到了自己的家乡。

尽管离开了军队,但他的生活并未因此平静下来,他深感生活的压力,于是便和朋友一起前往北平寻求新的出路。

牛宝正四处奔波,经历了无数次的挫折和失望,直到1931年,通过朋友的介绍,牛宝正来到了国民党的草岚子监狱担任一名看守,之后升任为班长。

牛宝正虽然身在国民党为其工作,但他却并不是一个自私自利没有道德的人,相反他脾气温和,待人真诚,不会觉得他们是犯人就低人一等。

一天牛宝正得知家中的老母亲病情严重,想到自己又不能马上床前尽孝,他焦急万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况且虽然自己有着一份看似体面的工作,实则收入实在可怜,根本承担不起母亲生病的费用。这种无奈与愧疚,在牛宝正的心中犹如巨石般沉重。

他迫切地想要给家中回信,却又因为自己的自尊心不愿让其他看守了解他家中当前的困境和窘迫的境况。于是在这时她找到了杨献珍的监房请求他帮忙。

杨献珍耐心地听着牛宝正的讲述,逐渐了解到牛宝正家中的困境。牛宝正的母亲,已经年过七十,此刻却饱受病痛与贫穷的双重折磨,急需家人的帮助与支持。

牛宝正希望杨献珍能够帮他写一封既能安慰母亲又能避免暴露家中窘境的信,为他传递这份深深的思念与牵挂。

杨献珍听罢心中不禁对牛宝正的孝顺与担当感到敬佩,果断应了下来。杨献珍转念一想认为这是个难得的消息。

正好可以利用这点与牛宝正打理好关系,并且他的为人和他的处事风格也可以多做做他的思想工作,必要情况下为我党所用,经济方面因了解到他窘迫的近况,于是认为也可以从经济方面入手。

在这之后的每一天里,杨献珍都会主动找牛宝正与他攀谈,尝试着与他建立起友情。

不仅如此,杨献珍还拿出自己身上仅有的钱财塞给牛宝正让他寄给他年迈且病重的母亲,让他不要太过于担心,一切都会过去的。

牛宝正对杨献珍的行为大为感动,彼此只是萍水相逢的过客,对方却这么帮自己,得知自己的困境时也没有流露出鄙夷,反而安慰自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得知杨献珍平生解闷的乐趣就是读读书、看看报,想要让他帮忙买些时,牛宝正一口答应了下来,自己的恩人提这点要求不算什么。

慢慢地,牛宝正的思想也逐步发生了转变。由于牛宝正的职位原因,他常常会作为陪审人员在场。

在那里他被那些革命战士字字铿锵的气概深深影响,亲眼目睹他们坚定不移的信念和刚正不阿的态度,这让他深受震撼。

他的思想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在党组织的引导下,牛宝正不再仅仅是一个看守,而是站在了正义和真理的一边,为革命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

牛宝正的代号就是“OX”,中文翻译为“欧克司尹”。

牛宝正巧妙地利用自己的职务优势,多次协助杨献珍等人暗中传递重要情报,他的家人也深受其影响,积极投身于协助共产党传递信件的工作中。

此外在牛宝正的精心策划下,掩护党的秘密伪装探监行为,确保彼此能够安全地取得联系。

在党组织的信任与委托下,牛宝正更是肩负起传递秘密文件的重任,他将这些文件安然带入狱中。

在狱中党组织的指示下,亲自前往书店购买了一系革命著作,在杨献珍的组织下进行学习。原本冷峻的监狱俨然变成了一所充满求知和革命热情的 “学堂”。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牛宝正敏锐地察觉到国民党调派了一个宪兵班进驻监狱,他们的目标显然是想要探寻出哪些人在暗中组织共产党的活动。

意识到形势的严峻性,牛宝正迅速将这一重要情报报告给了负责人,以应对即将到来的严峻挑战。

最终在大家的齐心协力下,国民党那边并没有发现什么端倪,悻悻离去,大家也都相安无事。

1936年,国内抗日情绪如火如荼,为充实抗日力量,中央决定营救我党的中坚力量出狱,牛宝正肩负起了这一重要使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然而,国民党当局却设置了一道难题,要求犯人若想获得自由,必须公开发表《反共启示》,以示与共产党的决裂。

杨献珍等同志展现出了坚定的革命信念,他们认为此举无异于背叛革命,即便日后付出再多努力也无法洗清这一污名。

因此,经过深入的讨论,他们一致决定拒绝这一无理要求。如果党中央仍然坚持要求他们登报出狱,那么他们希望组织能够明确承诺:

出狱后他们将继续保持党员身份,继续为党的事业奋斗,并且不会因为这次妥协而追究他们的责任。

最终,经过慎重的考虑,党组织接受了他们的这一要求,并全力支持他们的决定。

国民党当局看到众多犯人纷纷提出刊登《反共启示》并申请出狱,一时间感到十分棘手,担心此举可能引发不必要的麻烦和后果,于是没有立刻批准。

经过深思熟虑,中央认为采取分批出狱的方式更为稳妥,以避免引起国民党当局的警觉和怀疑。

杨献珍、薄一波等9名同志最先出狱,不到半个月后冯乐进、赵林等21名同志也纷纷出了狱。

于是,大家决定按照这一计划行事,彼此之间保持陌生人的姿态,出狱后再慢慢与党组织取得联系。

在这次行动中,牛宝正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他小心谨慎地行事,但最终还是未能完全躲过国民党当局的怀疑。

于是在1936年的某个时刻,牛宝正不幸被捕入狱。面对敌人的严酷审讯,他始终坚守党的秘密,坚决否认任何对党不利的指控,展现出了坚定的信念和忠诚的品质。

国民党当局气急败坏,竟然判处他死刑。然而,在这危急关头,中央及时伸出了援手,帮助牛宝正及其家人成功逃离了北平,但这之后牛宝正却与党组织失去了联系。

新中国成立后,那些受过牛宝正援手的共产党员们,始终未曾忘记他的恩情。然而,由于长时间的失联,他们对于牛宝正的了解仅限于他是山东人这一信息。

为了寻找他,他们只能委托山东省的相关部门进行查询。经过不懈努力,终于有人提供了一条宝贵的线索,称他认识牛宝正,并推测他可能居住在无棣县附近。于是,他们迅速派出了张学德前往无棣县进行实地调查。

张学德抵达无棣县后,经过层层调查,终于有了结果。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牛宝正此时正在接受管制。

原来,经过对牛宝正经历的深入调查,他们发现他的过去颇为复杂,曾经为国民党工作过。

而在张学德调查案卷中并没有查到关于牛宝正与党之间联系的记录。这个调查结果让张学德心中不禁生出了疑惑,他开始怀疑自己是否找错了人。

张学德陷入了沉思,他深知这次调查的重要性,决定继续深入挖掘,以期找到确凿的证据来确认牛宝正的身份。

为了更加稳妥地确认牛宝正的身份,张学德决定亲自与他进行多次深入的交谈。

他耐心地听取牛宝正讲述自己过去为国民党工作的经历,包括在监狱中如何秘密地为共产党搜集情报、协助人员逃跑等事迹。

由于长时间的失联,牛宝正所在的地方并不了解他过去的行为,因此对他采取了严格的管制措施。

张学德深知这一情况的复杂性,因此他没有轻易下结论,而是继续追问牛宝正关于当时关押的共产党人的具体情况。

牛宝正凭借自己的记忆,能够清晰地描述出这些人的外貌特征,这使得张学德对他的身份产生了更大的信任。

最终,经过多次交谈和比对,张学德确认了牛宝正的身份,为这位曾经为党的事业默默付出的英雄正名。

张学德向牛宝正坦诚地说明了来意,他此次前来是为了接牛宝正前往北京。牛宝正听后也是感动得无以复加,他连连向张学德表示感谢。

然而,就在他们即将启程之际,牛宝正突然反悔了,让张学德感到十分意外。

经过张学德的询问,牛宝正才说出了自己的顾虑。他觉得自己所做的只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并没有立下赫赫战功,因此感到中央的邀请让自己受之有愧。

再者,他年事已高,对家乡有着深深的眷恋,加上儿子不在身边,更让他担心不已。

了解到牛宝正的担忧后,党中央立即进行了周到的安排。他们承诺将牛宝正的家属一同接到北京,让他不必再为家庭问题而烦心。

在党中央的诚意和关心面前,牛宝正最终放下了心中的顾虑,同意前往北京。最终牛宝正于1954年因病去世,享年68岁。

牛宝正是一位值得高度评价的杰出人物。他的一生充满了对党和人民的忠诚与奉献。

无论是在国民党统治时期为共产党秘密搜集情报,还是在解放后默默无闻地继续为党的事业贡献力量,他都展现出了坚定的信念和卓越的品质。

牛宝正,用他的一生诠释了忠诚与奉献的真谛。他的低调与谦逊,让我们更加敬佩他的品质与精神。

牛宝正的存在,是我们这个时代宝贵的财富,他的精神将永远激励着我们前行。

参考资料

寻找秘密战线的功臣“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