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现在的清明节,本身便是一个聚集而成的节日。自宋朝开始,清明节逐渐合并了上巳节和寒食节,到了明清,已经演化成如今的含义,祭扫为主,踏青为辅。

作为一年当中最重要的祭扫日子,清明这一天,但凡有点时间的,都要去到逝去亲人的墓前,烧纸、摆花、焚香、上供,洗一洗墓碑尘土,清一清坟周杂草。仿佛和另一个世界有了通联,念叨念叨一年的事,说一说从前的人。

这是一个只属于自己的角落,自言自语无人惊异,痛哭流涕疏解情绪,借着堂而皇之的借口,把内心的种种发泄一番。

许是年岁渐长,许是这个世界令你留恋或仅有印象的人越来越少,清明节如今又多了新的含义——聚会。

这一天,你会见到从不联系的亲友,你会碰到手机通讯录里没有名字的人。可能是亲缘关系早已遥远到大家懒得攀扯,可能是彼此之间生活工作无有交集,还可能是天各一方,经年未见,需要仔细辨认,方能从眉眼间找到一丝丝熟悉。

在躺在地里的祖宗面前,啥都不是事。不认识的亲友,自有老人代为介绍,三言两语下来,叔叔大爷伯伯哥哥一通招呼,遥远的血缘瞬间觉醒,地位地域的距离丧失,隔阂无影无踪。

攀了亲,认了祖,必须聚一聚。一个上午的忙碌和郑重其事,需要午餐的一顿酒来化解。

县城也好,城市也罢,寻个大家通行方便的饭店,定一桌,呼啦拉一帮子人,蜂拥而至。按照长幼有序落座,随意点些菜品,酒水的贵贱好坏无定论,人们在意的,不是酒。

有那爱面子爱排场的,自是不让远道归来的游子买单,点些看着菜单价格心疼的菜,来几瓶自己看了好久,过年也没舍得买一瓶的酒。

有那平日对自己无比吝啬,给先人上供时用的都是糊弄鬼的劣酒的,在许久不见的亲人面前,也不想失了颜面,争着抢着要把自己认为最好的酒水摆到桌面。

有外地归来的早预料到如此场面的,汽车后备箱备好了酒水,或是自己生活地的特产,或是酒人心目中的一线品牌,一年一次嘛,这也算衣锦还乡的小小表现。

有了不熟悉不常见面的亲友的掺和,同在一地经常见面的人们,反而放下了往日的小心思,互相有矛盾的暂且搁置,互相看不顺眼的此刻瞅着对方也是眉清目秀,互相关系本来就亲近的,联合做东。

长辈们说着他们的小时候,晚辈们聊着工作事业,小辈们说着游戏娱乐。一大桌子人,自然而然的分成小团体讨论,唯有话赶话说到家庭的,大家伙有一搭没一搭的通着有无。

没有人催婚逼嫁,没有人比来比去,偶尔的捧高,也饱含着满满的善意,言语间尽是希望你好的祝福。是啊,这可是清明啊,老祖们都听着呢,谁敢动势力三角眼的小心思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样的酒局,氛围比过年好。酒品再差的人,也控制着自己的量,生怕喝多了,说了不该说的话,做了不该做的事,丢了脸。因为席间的人,老人们可能明年就来不了,成了祭扫的一部分,年轻人说着亲,没了老人,关系必然淡薄。彼此留个好印象,万一,万一后人们还有交集,有这层血缘关系,总比个陌生人强。

对自己约束的酒,反而喝得痛快。酒终于回归本位,成了餐桌上的配角。人们不拼酒,不为难,恰如清明的天气,点点细雨润,阵阵春风拂。

原来,在我们心里有寄托,有顾虑,有祖宗的时候,人们可以把距离变成尊重,让彼此无比和谐。世人皆道酒乱人心,也不尽然。酒只是酒,乱了人心,淡了人情这种事,它不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