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们俩在那个热闹的咖啡馆里坐着,本来是聊聊天,谁知道气氛突然就不对了。我记得外头绵绵细雨,咖啡馆里咖啡的香味倒是挺足的,应该是个挺舒服的下午,结果咱们俩在那儿吵开了。

“雷波,你这是啥意思啊?我都差不多给你搞定了,你怎么又找别人去了?”我那声音提高了不少,手里那杯咖啡也差点没拿稳,晃荡得厉害。

雷波坐我对面,一脸尴尬加无奈:“我...我就是想保险点儿。”

“保险点儿?你背着我找别人,啥也不跟我说,这叫保险?”我越想越不是滋味,怒气上来了,哪还顾得上周围是啥情况。

咖啡馆里的人都看过来了,估计都在想咱俩俩什么情况。我那会儿哪管得了他们,只觉得自己被当枪使了,还挺委屈的。

雷波也不是一般的尴尬,低着头,手里那小勺子转啊转的,声音越来越小:“我...我没想到会这样,我就是…”

“就是啥?觉得我不行,是不是?”我差点没把咖啡杯给摔了,真想问问他到底怎么想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事得从头说起。雷波是我大学时的室友,关系一直不错。有一天,他给我打电话,说有个事情想托我帮忙。他现在在一家公司做销售,手头有个大单子,但需要跟政府的一个部门打点关系。我那会儿正好认识那个部门的一个领导,雷波知道后,就想让我帮个忙,出面请那个领导吃顿饭,说说好话。

我一想,雷波毕竟是老同学,帮帮忙也无妨,就答应了。于是我就约了那个领导,自掏腰包,好好请了一顿,事后那领导也暗示说会照顾雷波的事。

本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谁知道后来听说,雷波他竟然又找了另一个人,也是为了这个事情,而且好像投入得更多。我那时候就有点懵了,心想,我这是白忙活一场?再一想到自己掏钱掏时间,感觉自己挺傻的。

所以那天在咖啡馆见到雷波,我就忍不住问他这是怎么回事。没想到他还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我一听那解释,心里那个火啊,就上来了。

我直接切入正题:“雷波,我是真心想帮你,你告诉我,我那顿饭请得,那个领导都答应照顾你了,你为啥还要找别人?你这是不是觉得我帮不上忙啊?”

雷波显得有些不自在,他试图解释:“不是这样的,我就是觉得多个保障总没错,我也没想让你觉得不好。”

“多个保障?”我真是越听越气,“我把领导都请到位了,这还叫不保险?你知不知道我请那顿饭花了多少钱?你知不知道我为了给你这个面子,是怎么跟那领导说的好话?”

雷波看起来有点尴尬,他小声说:“我...我当然知道你帮了大忙,我也没忘这份情。”

“情?这就是你还情的方式?”我忍不住讽刺起来,“你要是真把我当朋友,就不该这么做。你这样背后找别人,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傻子。”

周围的客人已经开始偷偷看我们,有的甚至低声议论起来。

雷波看着我,似乎也觉得理亏,声音小了很多:“我...我确实没想到这事会这么激动你,我就是想...”

“你就是想啥?!”我不让他说下去,“就是觉得我帮的那点忙不够,是不是?找了别人还瞒着我,这是兄弟应该做的事儿吗?你知不知道,这样我多难做。人家找到领导,领导自己都莫名其妙的,你找人办事还能一次找两个啊?你觉得你这事办的靠谱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场吵架后,雷波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过错,过了几天,他专门找到我,一脸诚恳地道了歉:“哥们,那天我是真不对,在这儿跟你赔个不是,我那会儿太盲目了,没考虑到你的感受。”

我看着他那副样子,心里的气也消了大半,毕竟是老同学,一起走过那么多年。我摆摆手:“行了,知道错就改还不晚,这事儿就过去了。”

但心里的那根弦,还是被这件事给拽紧了。我跟雷波说:“不过说实话,这件事也给我上了一课,以后我得长个心眼,帮人是没错,但也得看清楚情况,不能再这么掏心掏肺了。”

雷波点点头,看得出他也是挺内疚的。我们俩就这样握手言和了,但我心里清楚,这件事虽然过去了,但给我留下的教训却是刻骨铭心的。以后在帮人这件事上,我肯定会更加谨慎,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轻易地全盘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