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诺德已经因为膝伤伤停了两个月,缺席了利物浦10场比赛。近日卡拉格专访了阿诺德,以下是刊载在TA(网媒竞技)上这次专访的摘录:

卡拉格:在你所有冠军中,对你意味着最多的是哪一个?

阿诺德:很难选。在欧冠决赛中,你知道输赢之间的差距是巨大的,这会让你付出一切去赢球,这是其他比赛无法比拟的。而联赛冠军更难赢得,因为它是整个赛季的冠军,你必须始终如一。对我们来说,赢得联赛冠军更难,但我认为赢得欧冠的那一刻感觉更好。当奥里吉在马德里进球(对阵热刺的第二个进球)时,那是我在足球场上曾有过的最棒的感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卡拉格:一月份的那个早晨,你们知道了克洛普将在赛季结束后卸任主教练一职,当时发生了什么?

阿诺德:一开始就像平常的一天,然后主教练在上午10:30召开了一个会议,我们以前从来没有在那个时间开会,所以每个人都在想‘这是怎么回事?’他走进更衣室,告诉了我们那个重大新闻。因此作为球员,我们和其他人一样在同一时间得知这个消息,区别是,这是他亲口告诉我们的。

他说这将是他的最后一个赛季,他需要休息一段时间来陪伴家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在想,‘这是在开玩笑吗?’我们都没想到会这样。他离开房间后,每个人都坐在那里想,‘这是真的吗?’,然后你就得继续工作,出去训练,做好本职工作。

卡拉格:克洛普为俱乐部做了这么多,你们在更衣室里是否讨论过要用最好的结局为他送行?

卡拉格:那是肯定的。在克洛普告诉我们他要离开之后,范迪克对我们说:“这将是一个震惊世界足坛的重大新闻,但我们不能让它分散我们的注意力,我们必须把它当作动力。主教练带领我们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他让我们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所以我们应该竭尽所能,用最好的方式为他送别。如果人们认为这个消息会让我们分心,那我们就要证明他们错了。这是个大新闻,但作为一名职业球员,你必须保持清醒,然后继续前进。”

卡拉格:以前你缺席的比赛并不多,这次伤停对你是什么感觉?

阿诺德:这很艰难。当你的伤停时间以月计算,并且缺席了杯赛决赛和像对曼城那样的比赛,那就很痛苦了。全世界都在看着你,这才是你想要的表演舞台,但能看到年轻小伙子们加入球队并有这样的表现很不可思议。我们在温布利度过的那一天真是太棒了。当你不能自己踢球,不能做你一直在做的事情时,那是很难的。足球是你的生命。如果一切顺利,我应该能在接下来的几周内复出。

卡拉格:关于你在场上的位置有很多讨论,你自己如何看待?

阿诺德:这取决于主教练。我和英格兰主帅索斯盖特聊了很多。主教练会告诉你他希望你怎么踢,然后你就去扮演那个角色。年复一年,我在不断进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多靠近中路。我喜欢在中场拿球并制造机会。无论我是首发就打中场,还是在球队控球时内切(出任边后腰),这都不会困扰我。我只想上场比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卡拉格:如果你完全转型为中场球员,你认为自己是6号位还是8号位?

阿诺德:都行。我能向前传球,我也能(在低位)接球,我也能控球。这更取决于主教练希望我在防守端做什么,是想让我更多去逼抢,还是更多去保护位置。

卡拉格:在你参加过的比赛中,哪一场是你认为自己表现最好的一场?

阿诺德:第一场欧冠决赛(2018年1-3输给皇马)对我来说是一场重要的比赛。我想,‘这是足球的巅峰’,我踢得很自如,尽管我们输掉了那场比赛。至少这让我知道,在对阵欧冠三连冠的皇马时,我可以踢出这样的水平。至于其他比赛,我会选择主场对阵巴萨(2019年5月欧冠半决赛第二回合),以及客场对阵莱斯特城(2019年节礼日),那是我们赢得联赛冠军的那个赛季。

卡拉格:对我来说,对巴萨是安菲尔德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夜晚。你能充分体会到那晚的成就吗?

阿诺德:可能要过一段时间才能体会到。只有当你在看一场欧冠最后阶段的比赛,而我们并不在其中时,你才会想,'那支球队不可能在0-3落后的情况下扳回比分',那时你才会意识到我们所做的一切。当你参与其中时,你没有时间去思考。现在回想起来,真是不可思议。

卡拉格:你有没有想过在球员生涯结束后想做什么?

阿诺德:我会继续做和足球有关的事情。我经常看球,但我还没想去做评论,我只是喜欢看球消遣。我欣赏精彩的足球,但现在我最重要的是要给主教练送上最好的送别,希望他的最后一场比赛是在都柏林(5月22日的欧联杯决赛)。

卡拉格:我已经订好了去都柏林的机票,所以没有压力!

阿诺德:希望你不用取消机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