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7年10月,夕阳下,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在女儿的搀扶下来到方志敏烈士陵园,这位老不是别人,正是曾经的国民党高级将领黄维。

黄维步履蹒跚的走到方志敏烈士的墓碑前,羞愧的低下了头,霎时间泪如泉涌,哽咽地说道:“方兄,我来看你了。”

都怪我没有听方兄的教诲啊,现在真是悔不当初,是我辜负了你的期望,方兄!”黄维一边说一边抽泣。

女儿从未见过黄维哭的如此伤心,不禁对两人之间的渊源感到好奇,看着泣不成声的父亲,女儿只能选择安静地陪在旁边。

黄维在方志敏烈士的墓碑前坐了许久,直到太阳落山,女儿将他扶起,离开陵园时黄维仍依依不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黄维

回到家中,女儿问及方志敏的事情,黄维才将尘封几十年的心事讲出,女儿也终于明白了父亲为何要说辜负了方志敏的期望…

一见如故,相见恨晚

黄维与方志敏的初次见面是在江西省立第四师范学校。

这一日,方志敏正在学校餐厅里排队打饭,看到一个学生正气定神闲地坐在餐厅角落看书,丝毫没有被嘈杂的环境所影响。

方志敏15岁便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江西省立第四师范学校,如今已经在这个学校里呆了四个年头,还是头一次见到性格如此沉稳的学生,对他产生了兴趣,忍不住上前搭讪,走到黄维旁边轻轻说:“你好同学,我叫方志敏。”

方志敏

黄维抬头看向方志敏说:“你好,黄维。”黄维性格高冷,说话总是喜欢直来直去。

这个学生便是比方志敏小四岁的黄维,黄维出生不久父亲便去世了,母亲含辛茹苦独自将他拉扯大,深知母亲不易的黄维不负厚望,考入了江西省立第四师范学校,两个素未谋面的人产生了第一个交点。

这天过后,两人渐渐开始熟络起来,黄维在同龄人中略显老成,看起来格格不入,因此在学校里几乎没有什么朋友,见黄维孤身一人远离家乡求学,方志敏便像亲哥哥一样对黄维照顾有加。

黄维也经常会到方志敏的宿舍请教问题,一次,黄维的作品在学校的评选中得了奖,迫不及待地想要与方志敏分享喜悦,推开方志敏宿舍的门,看到他在聚精会神的看书,黄维走近说道:“方兄,这么认真在看什么呢?”

方志敏拿起书将封面漏出,赫然三个大字《新青年》,黄维看后好奇地问:“《新青年》,这是什么书?”

方志敏不厌其烦地解释道:“这可是当今中国十分具有影响力的刊物,高举科学民主两面大旗,大肆批判封建意识形态。”

“这些书学校让读吗?”黄维问道。

方志敏微微一笑说:“老师经常开导我们要多学多看,开拓眼界,现在学校里很多人都在看《新青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黄维

两人越聊越起兴,黄维也将获奖的事情置之脑后,在方志敏的强烈推荐下,黄维临走时还带了一本《新青年》。

黄维没有想到书中新思想新观念如此劲爆,书中的解放思想、革命思想在黄维脑海久久挥之不去,联想到如今军阀割据、列强入侵,人们的生活水深火热,心中不由得愤慨万分。

在新思潮的猛烈冲击下,黄维找到了人生路上引领前行的一盏明灯,两天后,黄维带着《新青年》又找到方志敏,两人畅谈了中国前途命运以及如何救国,黄维说:“方兄,你是如何接触到如此新鲜的读物的?”

方志敏曾就读的叠山书院

方志敏向黄维讲起自己的思想启蒙之路,方志敏曾经就读于叠山书院,这座书院在当时可以说大名鼎鼎,和南宋爱国诗人谢叠山有着重要渊源。

当年南宋覆灭后,谢叠山坚贞不屈,拒绝元朝廷的高官厚禄,后绝食明志而死,谢叠山的高风亮节被后人传颂,因此修建了叠山书院以纪念这位伟大的民族英雄。

方志敏上学第一天起便被谢叠山的英勇不屈深深吸引,立志也要做像谢叠山一样的爱国志士,将来报效祖国,如今时局动荡,方志敏无时无刻都在汲取新思想,探寻济世救国的道路。

黄维听后也不由得赞叹道:“原来如此,谢叠山的气节真是令人钦佩,方兄已经临近毕业,打算去哪里发展?”

民族英雄谢叠山纪念雕塑

我要弃笔从戎,到广州去投奔孙中山先生,孙中山先生可是个十分了不起的人物,跟着先生一定可以拯救黎民苍生于水火。”说起孙中山先生,方志敏两眼放光。

看到方志敏如此慷慨激昂的述说,黄维的心里对这位大哥更是打心底里佩服,不仅学识渊博,更是有一颗赤子之心,可惜相逢总是短暂,方志敏即将毕业离开学校,临行前黄维来宿舍找方志敏聊了许久,十分不舍。

临别后的方志敏几经周转来到当时革命思想活跃的上海,在同乡好友赵醒侬的介绍下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后来响应组织号召,一直在家乡江西开展革命思想的宣传工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孙中山

时隔多年,久别重逢

1922年初,黄维完成学业后回到家乡贵溪,凭借多年学习积累的知识,在当第一所小学做了一名国文教员,母亲为他寻了一门亲事,从此过上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田园生活。

黄维还乡教书一年有余,时常会翻阅方志敏曾给他推荐的一些书籍,通过自己的摸索也接触了一些共产主义的思想,每每想起曾经两人谈古论今,一起探讨国家兴亡,内心都会忍不住激动荡漾,久久不能平静。

黄维心想,虽不能像方大哥一样追随孙中山先生开辟革命道路,也一样可以为祖国做贡献,手中的书本便是自己的武器,黄维开始在课上向学生们传授共产主义以及新思想。

黄埔军校

可惜好景不长,当地的地主豪绅得知了黄维在课堂上宣传共产主义的事情后,向学校施压,罢免了黄维的任教资格,被辞退在家的黄维心中无限苦闷,对这个腐朽的社会百般无奈。

机缘巧合之下黄维看到报纸上一则新闻:孙中山先生于广州开办黄埔军校,不久将于上海举行招生考试!看到这则重磅新闻,黄维脑海中浮现曾经与方志敏高谈阔论,如今大好的机会摆在眼前,如果能和方志敏一起报考军校岂不是甚好。

自得知黄埔军校即将开校招生的消息后,黄维每天就只有两件事情,一方面为报考黄埔军校做准备,另一方面,联系之前师范学校的同学寻找方志敏的下落。

黄埔军校开学典礼

黄维在多方打听下,得知方志敏如今在江西南昌做事,但是很可惜,得到的只是一个大概地址,始终没能联系上方志敏,思考再三,黄维决定动身前往南昌寻找方志敏,即使只有一丝希望黄维也想去尝试一下。

黄维总算是做通了母亲的思想工作,同意自己去上海报考军校,于是黄维告别家人,只身前往南昌寻找方志敏,黄维乘坐汽车到达南昌车站后,拿出写有方志敏大概住址的纸条,对照着候车室里的车次信息,思考着该从何处着手寻找方志敏。

突然,车站里熙熙攘攘的人群都朝一个方向涌去,黄维顺着人群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消瘦的男子正站在候车室的椅子上,奋力挥动着双臂,慷慨激昂的进行演说。

方志敏

  • “……要富强,中国未来的出路是什么?如今,军阀割据混战,民不聊生,列强入侵,内忧外患,在生死攸关之际,只有人民团结起来才能打到军阀!驱逐列强!建立自由民主的新中国!属于我们自己的新中国!”

真是无巧不成书,眼前正在进行演说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黄维日思夜想的好大哥方志敏!他不知道的是,此时的方志敏已经是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听着方志敏铿锵有力的演说,黄维也被深深感染。

“方兄!”再次见到方志敏的黄维欣喜又激动,回过神来后情不自禁地喊道。方志敏循着声音看去,一时间也激动不已,竟是时隔六年未见的黄维,方志敏从椅子上一跃而下,一边向黄维奔去一边喊道:“悟我(黄维字悟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方志敏(图中间)

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两人面对面凝视许久,方志敏回过神一把将黄维紧紧抱住,问道:“你怎么来南昌了,悟我?”

黄维激动地说:“说来话长,我是专程来找方兄的,没成想在车站能遇见你。”就在两人说话间,突然一队全副武装军警气势汹汹地进入汽车站里面。

“此地不宜说话,你跟我来。”方志敏觉察到形势有些不对劲,拉着黄维便偷偷溜出汽车站,军警们赶到候车室扑了个空,最后一无所获。

两人来到方志敏的住处,黄维竖起大拇指对方志敏说:“几年不见,方兄真是厉害,不畏强权压迫,在大庭广众之下宣传革命思想,实乃大丈夫!”

方志敏烈士女儿与方志敏雕塑

方志敏谦虚地笑了笑说道:“过奖了,悟我,你此次来南昌找我是有要事吗?”

“方兄可曾听闻黄埔军校要在上海举办第一届学员招生的消息吗?我此次前来就是想要与方兄一同前往上海,考取军校报效祖国,不知道方兄作何感想?”黄维回答道。

方志敏听后甚是欣喜,激动地说:“我也正有此意,有什么困难我们还可以一起克服,不如我们现在就动身去上海,相关事宜我们路上再谈!”

黄维与方志敏不谋而合,就这样踏上了前往上海的路程。

共赴黄埔

次日,两人抵达上海,费了好大力气才找到招生处的负责人,一问才知道考期推迟了,而且有传言称军校能不能如期开办都不一定,黄、方二人开始不免有些担忧,回到住处商讨过后,决定留下等一等碰碰运气。

而且还得知了一个坏消息,报考条件是有限制的,必须为党内人员,或者经由党员介绍才可以报考,方志敏当即跟赵醒侬联系,帮助黄维解决报名的问题。

两人日复一日地等待发布考试通知,眼看路费也马上要花光,走投无路之时,方志敏通过一个上海的老熟人找到一份工作,解了燃眉之急,总算解决了吃住的问题,而且还收到了黄维报名黄埔军校的介绍信。

经过了三个月的漫长等待,两人终于等到黄埔军校的招生初试,幸运的是两人都成功通过测试,收到了前往广州参加复试的通知,想到能与方志敏一起继续深造,黄维心中十分高兴。

临行之日,黄维站在开往广州的汽轮上等待方志敏,等了许久,方志敏才着急忙慌地赶到码头,气喘吁吁地说:“悟我,我可能没办法随你共赴黄埔了,有些比较要紧的事情需要办。

方志敏在快要下船时停下脚步,转身向黄维叮嘱道:“以后一定要当一个好将军,拯救人民于水火,期待我们胜利会师的那一天!

得知方志敏无法参加复试,黄维心中一阵失落,但他也知道方志敏如今已经是共产党员,忙于革命事业,无法推脱,只好依依不舍的道别,带着方志敏的期望只身前往黄埔,却没有想到,两人此次一别竟是永久。

黄维形单影只的来到广州后,顺利通过复试成为黄埔军校第一期第二队学员,却无人分享喜悦,身边缺少了值得信赖令人钦佩的方大哥,黄维感到十分惋惜。

在黄埔上学期间,黄维深受“三民主义”的影响,认为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才是救国救民的根本之道,不久后,黄维加入了国民党,毕业后跟大部分学生一样,黄维也选择进入部队,他在两次东征中表现突出,得到了蒋介石的青睐,很快得到重用提拔。

1927年,蒋介石带领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此时的黄维已经彻底背叛了曾经的信仰,成为蒋介石的忠实追随者,带领部队围剿红军,而方志敏则作为共产党的骨干人员,在反动派的打压下被迫转入地下,致力于组织工农起义,建立革命根据地。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

原本志同道合的方志敏、黄维两人从此背道而驰。

方志敏在与粟裕带领红军队伍北上时,遭遇国民党追剿被俘,被囚禁一年之久,方志敏坚决不向反动派低头,在狱中写下了许多著作,最后用生命践行了自己“努力到死,奋斗到死”的箴言!

淞沪会战爆发后,日军对上海展开猛烈进攻,黄维奉命率领国民革命军18军67师在罗店迎战,坚守了整整一周时间,战况极其惨烈,此战可谓一将功成万骨枯,打到最后,67师活着的人不足一个团,黄维也因此战一举成名,成为了亲信成员,备受蒋介石信赖。

罗店之战

可是黄维对于打仗始终没有多大兴趣,他真正的志向是想要从事军事教育,蒋介石也十分了解黄维的心思,便将他调到国防部联勤总部任副总司令,此后黄维便一门心思筹备创建新式军校。

随着解放战争中,国民党部队连战连败,蒋介石经陈诚推荐,将黄维任命为了十二兵团总司令,黄维心中虽然百般不情愿,可是念及蒋介石对他有知遇之恩,只得答应蒋介石的请求。

黄维没想到的是,他当上十二十二兵团总司令不久后,竟然和自己昔日黄埔的老同学陈赓兵对兵将对将,当得知来的是黄维时,陈赓心生一计,早就知道他书生气太重,注重书本知识而轻灵活运用。

黄维(图右)

陈赓索性将计就计,直接放弃已经攻占的阵地,在两侧设下埋伏,果不其然,黄维带领部队在双堆集陷入了解放军部队的包围圈。

困兽犹斗何况是人,被解放军包围的黄维并没有放弃抵抗,带领一个师的兵力打开一个缺口,冲出包围圈。成功逃出生天后,黄维身边的为数不多的士兵也做鸟兽散,于是黄维与一众高官乘坐战车准备撤退。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战车在半路抛锚,眼见身后解放军的追兵越来越近,黄维赶紧找来一身士兵的军装换上,企图蒙混过关。

淮海战役

解放军的确发现什么异样,便将他押解到战俘军官收容所里,就在黄维心里暗暗窃喜的时候,突然,一个国军连长看到黄维突然敬了个礼,嘴上叫了一声“黄司令”,这一下可把黄维给暴露了,解放军敌工科长燕登甲当即对黄维展开审查,最终黄维被识破了身份。

从顽固不化到自怨自艾

黄维从被俘的第一天起,就一直表现为不合作、不配合,

在战犯管理所内,黄维始终挺直腰杆,将军风范丝毫不曾褪去,黄维改造期间态度的转变是在他的妻子蔡若曙去探望后发生的。

功德林战犯管理所

蔡若曙获准带着大女儿黄敏南一起去功德林战犯管理所看望黄维,见到黄维后,妻子蔡若曙十分心疼,可是依旧站稳立场,对黄维进行苦口婆心的劝说。

可是黄维依然油盐不进,直到蔡若曙从包裹里拿出黄维还未曾见过的小女儿的照片,看着照片里的小女儿天真无邪的笑容,黄维似乎意念开始松动了。

当天夜里,黄维盯着屋顶陷入沉思,仿佛站在几十年前从上海开往广州的汽轮上,眼前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脑海之中回荡着方志敏最后对自己的叮嘱:一定要成为一个好将军,拯救人民于水火,期待我们胜利会师的那一天!

自那以后黄维慢慢开始洗心革面,反思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决心好好改造,后来被送到抚顺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1975年3月,一列从沈阳开往北京的特快列车停靠在北京站,作为最后一批被特赦的战犯,71岁的黄维在北京站下车,见到了分别27年的亲人。

两年后,黄维在女儿黄惠南的陪伴下乘车一路南下参观学习,在老家江西参观南昌革命烈士纪念馆时,烈士名册上的名字黄维都不陌生,许多都是自己曾经的同窗和老师。

黄维特赦

黄维心里感触很深,悔恨当初没有选择功成身退,抗战结束后选择了与人民站在了对立面,自己这个给人民带来深重灾难的罪人却依然活着。

当看到“方志敏”这个名字时,黄维愣在了原地,许久后他回过神来,要求去参拜方志敏烈士墓。

夕阳西下,黄维终于来到方志敏烈士陵园,步履蹒跚的走到方志敏烈士的墓碑前,望着墓碑上“方志敏烈士”五个大字,他羞愧的低下了头,流下了悔恨的泪水,哽咽着说道:“方兄,我来看你了。”

当年离别时你对我说要当一个好将军,做一个对国家和人民有用的人,可是我辜负了你的期望啊!”黄维一边说一边抽泣:“我为反动派卖了半辈子命,有愧于国家和人民,如今重获新生,我定竭尽所,能为国家和人民奉献一切。

方志敏烈士陵园

女儿从未见过黄维哭的如此伤心,看着泣不成声的父亲,女儿拿出手帕,为父亲擦拭着泪水。

黄维在方志敏烈士的墓碑前坐了许久,直到太阳落山,女儿将他扶起,他庄重地站在墓前,深深地鞠了一躬才依依不舍离开陵园,一路走走停停,频频回首看向方志敏烈士的墓碑。

这天过后,黄维致力于沟通两岸关系,期望早日促成两岸统一,最终在为两岸和平统一奔走呼喊的途中病倒,于1989年3月20日去世。

黄维一生于共产党渊源颇深,可惜有缘无分,最后选择跟随蒋介石,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好在最后迷途知返诚心悔过,为两岸统一付出了无数心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