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流行病学调查显示有50%的人会有头皮屑,近年来大家认为头皮屑是轻度的脂溢性皮炎的一种表现。脂溢性皮炎在祖国医学中又称为白屑风、面油风,是临床常见慢性、浅表性、炎症性、复发性皮肤疾病,青壮年较为多见,因皮肤油腻、红斑、覆有鳞屑而得名。《外科正宗》曰:“白屑风多发生于头、面、耳、项、发中,初起微痒,久则生白屑,叠叠飞起,脱而又生。此皆起于热体当风,风热所化。”其临床特点为头发、皮肤多脂、发油腻、瘙痒、迭起白屑,脱去又生。

西医认为头皮脂溢性皮炎的病因与雄激素相关的皮脂分泌增多、马拉色菌的定植、免疫反应以及表皮屏障作用破坏有关。目前,临床治疗主要是外用抗真菌药物、皮质类固醇激素药物、

钙调神经磷酸酶抑制剂(他克莫司软膏、吡美莫司软膏等)、透明质酸钠或者是用含有煤焦油、二硫化硒、水杨酸或者吡硫翁锌等的洗发产品。但这些药物都存在有一定局限性,有的有刺激性、有的长期使用有副作用,如外用皮质类固醇激素和煤焦油制剂。近年来,强脉冲激光、光动力疗法、窄谱中波紫外线、射频等物理疗法也用于治疗脂溢性皮炎,但是花费较高而且需要在医院治疗,极其不方便。

中医认为该病主要是因为素体湿热内蕴,感受风邪所致。风热之邪外袭,郁久耗伤阴血,血伤则燥; 或平素本为血燥之体,复感风热之邪,血虚生风,风热燥邪蕴阻肌肤,肌肤失于濡养而致; 或由于嗜食肥甘油腻、辛辣之品,导致脾胃运化失常,化湿生热,湿热蕴阻肌肤而成。如《外科真全》记载:“ 白屑风初生发内, 延及面目耳项燥痒,日久飞起白屑, 脱去又生。由肌热当风,风邪入毛孔, 郁久血燥,肌肤失养,化燥症也。”一般来说,六淫、虫毒等常直接浸淫皮肤而发病,七情、饮食、劳逸、气温、季节变化、生活环境、嗜酒等也与脂溢性皮炎的发生有关。

所以《中医外科学》将脂溢性皮炎分为风热血燥证与肠胃湿热证两种类型。

风热血燥证

多发于头面部,见淡红色斑片,干燥、瘙痒、脱屑,遇风则加重,或伴头皮瘙痒、头屑多、毛发干枯脱落,伴口渴、大便干,舌质偏红,苔薄白,脉细数。

治以祛风清热、养血润燥,方药选用消风散合当归饮子加减,皮损颜色较红者,加丹皮、金银花、青蒿;瘙痒较重者,加白鲜皮、刺蒺藜;皮损干燥明显者,加玄参、麦冬、天花粉。

胃肠湿热证

皮损为潮红斑片、油腻性痂屑,甚至糜烂、渗出;伴口苦、口黏,脘腹痞满,小便短赤,大便臭秽;舌质红,苔黄腻,脉滑数。

治以健脾除湿、清热止痒,方选用参苓白术散合茵陈蒿汤加减,糜烂渗出较甚者,加土茯苓、苦参、马齿苋;热盛者,加桑白皮、黄芩;便干可加大黄、麻仁,口干可加天花粉,皮脂多可加生山楂。

预防及治疗

忌食辛辣刺激食物,如辣椒、海鲜等;少食油腻甜品,以防止皮脂过度分泌而加重病情,不要熬夜,不使用刺激性较强的护肤产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典型医案

基本资料

王某,男,38 岁,5月22日初诊,主诉为头皮屑多3年有余。

发病过程

由于患者为年轻男性,该症影响其外在形象及生活质量,深受其扰,曾求诊于西医,诊断为脂溢性皮炎,曾经用过多种生发洗剂,当时有效,停药后又反复。患者不愿长期使用西药进行后续治疗,故求诊于中医。

辨证论治

头皮弥漫性红斑,早晨为甚,被覆油腻鳞屑,伴有便秘,4 -7日一行,质硬难解,平素急躁,嗳气太息,口苦咽干,寐时多梦,小便尚可,知饥纳可,舌质淡红,边有齿痕,舌苔白腻,右脉弦数,左脉细数。

中医诊断为白屑风,辨证为肝郁气滞,脾胃湿热证,治以和解少阳,内泻热结,予以大柴胡汤加减。方药: 柴胡15g,黄芩 12g,白芍15g,半夏9g,枳实15g,大黄6g后入,大枣4枚剥,生姜3片,白术30g。7剂,水煎服,日 2 次。并嘱其清淡饮食,适当运动,保持心情舒畅。

随诊过程

5月29日二诊,患者头皮红减退,转为淡红,头皮脱屑减轻,大便 2 -3 日一行,质稍软,口苦咽干、睡眠等较之前缓解,时有心烦。守原方不变,虑其泻下必伤正气,加党参 30g 以顾护脾胃,7剂,水煎服,日2次,继续嘱其生活调理。

6月5日三诊,患者头皮红已基本消退,头皮脱屑已不明显,大便质软,1— 2 日一行,口苦咽干、睡眠、心烦等较前明显改善,为巩固治疗,效不更方,续守上方7剂。

1月后电话随访,患者自述头皮发红已不明显,头皮屑全无,排便通畅,口苦咽干已无,睡眠大为改善,较之既往,已甚为高兴。

按语

中医

本文所举案例为什么会用大柴胡汤?因为根据《伤寒论》263 条中说: “少阳之为病,口苦、咽干、目眩也。”265 条有言: “伤寒脉弦细,头痛发热者,属少阳。”少阳病的诊断但见一证便是,不必悉俱,今患者症见口苦、咽干、脉弦细,心烦等,可知其病变部位亦在少阳。故本病应为少阳与阳明合病,病机为少阳枢机不利,阳明腑实结聚,治法当和解少阳,内泻热结,方用大柴胡汤。患者舌苔白腻,边有齿痕,可知体内兼有湿邪,故再加上白术,健脾益气,燥湿利水。

中医思维的核心之一就是辨证论治,除了八纲辨证,还有六经辨证,三焦辨证,气血津液辨证,因人因时因地制宜。我们只有掌握了它们,面对复杂多变的疾病,才能做到融会贯通,以不变应万变,正如徐灵胎所言: “盖方之治病有定,而病之变迁无定,知其一定之治,随其病之千变万化而应用不爽,此从流溯源之法,病无遁形矣。”教材以及各种书籍,我们要看,但是临证时要灵活运用,千万不要照本宣科。正所谓“尽信书则不如无书”。

专家简介

刘光金,副主任医师,新泰市中医医院皮肤科主任,毕业于山东中医药大学中医学专业,

诊疗特色

精研《黄帝内经》、《伤寒论》,并广泛涉猎明清中医各家学说,擅长经方治疗各种杂病,运用温病卫气营血辨证及气血津液辨证治疗银屑病,过敏性紫癜及各种皮肤病。

郑重申明

由于每个人的体质和病情不同,本案中的治疗方案仅适用于本案病人当时的病情。未经中医辨证诊治,不得完全照搬本案中的治疗方案。广大读者如有需要,应前往正规医院诊治,以免贻误病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供稿|皮肤科 刘光金

采编|杨蓉

编辑|杨蓉

责任编辑|展光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