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31日,有网民在网上发布信息称,一山西货车司机在江西新余市遭遇1.7万元修车费。新余市渝水区高度重视,相关部门第一时间到现场进行处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经初步调查,山西籍司机崔某3月26日在樟吉高速南安段发现其货车有故障,便在某App联系修理,并将车停在渝水区辖区内南安乡。与渝水区相邻的吉安市新干县某修理厂接到联系后派刘某前往现场修理。该修理厂于3月29日告知产生1.7万元费用,崔某对该费用产生质疑,双方未谈拢维修费用。

目前,渝水区交通、市场监管和公安等部门已组成联合调查组,并积极对接吉安市新干县有关部门深入调查此事,依法依规进行处理,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坚决维护公平公正的法治化营商环境。
看了详细的情况通报才知道,原来事发地新余市是个背锅侠,修理厂是吉安市的。眼镜哥在这里不是要给新余市洗白,只是之前官方调查情况没有公布,我们都以为要价1.7万元的修理厂就是新余市本地的,现在看来,新余市只是个背锅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其实,从目前官方通报来看,当地已经成立了一个涉及多部门的联合调查组,并且也已经同修理厂所在地吉安市取得了联系,将会共同展开调查。具体为什么要收1.7万元的修理费,刘师傅给货车更换了哪些零配件,相信调查结束后官方会公布。
如果货车真的是被大修,更坏了昂贵的零配件,真的价格是1.7万,其实眼镜哥觉得也是存在一定问题的。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消费者有知情权,经营者提供商品和服务要明码标价。本案中因为是上面维修货车,在明码标价上存在操作困难,但是在更换零配件,修理前应该告知货车司机维修价格。货车司机在知晓维修、更换零配件的价格后,如果同意继续修理,刘师傅才好对货车进行进一步的修理。
很显然在本案例中,修理厂和刘师傅都没有履行这个程序,直接对车辆进行看维修,然后开出1.7万元的修理价格,这显然是不妥的。
本案中,其实也暴露出一个问题,就是APP下单存在异地监管难的问题。目前调查结果还没出来,我们不知道吉安市这家修理厂在当地是否明码标价价格公道合理,但因为他提供异地上门服务,服务地不在吉安市而在新余市,所以存在登记地和服务地不在同一地区的问题。
这给市监等相关部门平时监管增加了难度,一般都是按照企业登记地进行监管。吉安市对修理厂的修理经营行为进行监管,如果发现问题及时引导或处罚。但现在服务地在异地异市,吉安市的监管部门对在他地的违法行为一是不知情,二是没有相关的管辖区。同样的,因为他们没在新余市登记,新余市相关监管部门也不知道本辖区有提供服务的修理厂,也没法监管,导致出现监管的盲区。
希望以后这种能提供异地服务的APP要加强审核,要完善服务地相关监管部门的信息畅通渠道。同时也要进一步完善明码标价,让消费者下单时就能明明白白消费。各地的监管部门也要加强联系,信息共享,共同维护公平 的市场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