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来说说赵长鹏,这名字大家可能不熟,但说到比特币是不是就知道了,没错就是中国封杀的比特币,比特币不是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并不是真正意义的货币。然而赵长鹏却把这一虚拟货币做大做强,更是成立了公司币安。

2018年2月,福布斯发布了首个数字货币领域富豪榜,Ripple创始人Chris Larsen 以75-80亿美元身家排名第一;币安创始人赵长鹏位列第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路顺最终跌入万丈渊

就这么一个混的风生水起的创始人,为什么会被美国盯上呢,当然是因为他的“光芒”让美国注意到了。赵长鹏出生在江苏,80年代末,他们一家就飘洋过海到了加拿大,在其的求学生涯更是一帆风顺,2005年赵长鹏,看中了中国的发展机会,就去到上海,创办了富讯公司,给国内的券商搞高频交易系统。到了2013年,36岁的他突然对比特币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于是把所有资产变卖后,全投在了这上面,2017年,赵长鹏在上海创立了币安,主营虚拟货币。

3个月利润就窜到了750万美元;6个月就飙到2亿美元;4年后的日交易额,更是达到了惊人的760亿美元,差不多5000亿人民币!在数字货币的浪潮中,赵长鹏以其创办的币安交易所成为了行业的佼佼者。币安规模的迅速扩张,其也引发了全球范围内的监管关注。尤其是美国,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代表,对赵长鹏及其币安的行动采取了严厉打击的态度。赵长鹏的币安交易所,以其高度去中心化的特性和匿名性,为全球范围内的投资者提供了一个绕过传统金融体系的交易平台,这种特性也使得币安成为了非法资金流动和洗钱活动的温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美国不是梦想国

美国自然无法容忍这种挑战其金融霸权的行为。因此,美国对赵长鹏及其币安的打击,可以说是赵长鹏撞在美国的“枪口”上。赵长鹏自投罗网去了美国,当时的他赚钱很容易,顶多罚点款就是,但没想到从27亿美元一路飙涨到72.5亿美元(人民币515亿)

然而,美国对赵长鹏的“打劫”并没结束,2022年初,币安的规模已经达到惊人的地步,上线了600多种数字货币,拥有超过9000万用户,每日交易额高达760亿美元,日收手续费数亿美元,估值一度狂飙至300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就是22000亿。

从赵长鹏的角度来看,他的币安虽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也存在着明显的合规风险。一开始赵长鹏并不在意美国,可胳膊始终拧不过大腿。美司法部列出众多罪名来,涉嫌洗钱、非法汇款、违反制裁等等。作为一个全球性的交易平台,币安需要遵守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法律法规。也不受任何国家的保护,去年11月,面对美国的打击,赵长鹏选择了认罪并支付巨额罚款,也辞去了币安CEO的位子,这一举动虽然暂时缓解了他在美国的法律困境,但依旧没逃离被追诉的风险。

早在之前出国留学,赵长鹏就入了加拿大和阿联酋的双重国籍,侧面也反应出,不管是哪一国家,在虚拟货币上还是持不支持的态度,并别说更改了国籍就一定能吃香,赵长鹏的野心到头来还是一场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赵长鹏这次是真被美国吃干抹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