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绰号“小黑”的西北第一悍匪魏振海在西安北郊草滩刑场执行枪决的一幕,当时,魏振海双膝跪地,双手被反绑着,胸前挂着牌子,牌子上写着他的名字和罪行。临刑前,魏振海或许是因为怕死,因而抬起头,仰天狂笑为自己壮胆。

过了片刻功夫后,伴随着一声枪响,这位臭名昭著的西北第一悍匪便倒在了血泊之中,结束了他短暂而又罪恶的一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魏振海,他不是西北人,也不是西安人,而是地地道道的山东人,年少时期,他跟着父亲来到西安谋生,当时,由于父亲整日都在为生计奔波,这就使得他的父亲鲜少有时间教育和管教他,而魏振海则学会了抽烟和喝酒,打群架,成为了人人厌恶的小混混。

魏振海16岁那年,学校看大门的保安大叔生怕他进校惹是生非,便将其拒之校外,没有让他进学校,魏振海为此怀恨在心,便搞来了一把管制刀具,冲入学校保安室,将这位保安大叔砍成了重伤。

事后,警方对其进行了抓捕,而魏振海也在随后因为故意杀害罪被判了刑,数年后,魏振海服刑期满,走出了监狱。

本身经过这次入狱,给了他一个教训,按照常理他出狱之后应该痛改前非,重新做人,但是他出狱之后,非但没有悔过自新,反而是一条道走到了黑,伙同他人从事盗窃等违法犯罪行为。

1985年6月,才出狱没多久的魏振海便集结了一批有前科的劣迹人员在西宁火车站对来往的旅客和当地的商户进行盗窃,但是盗窃来的钱财终归太少,这就使得魏振海谋划着通过抢劫来获取钱财,为此,他带着这伙有前科的劣迹人员去往了西北人口最多的城市西安市。

来到西安后,魏振海便想方设法搞来了一把双管手枪、然后带着几个同伙,带着刀具潜入到了小寨东路某家属院的一个住宅内,将女主人廖苇丽和她的朋友魏文华开枪杀死,抢得3.6万元。

在这次得手后,魏振海生怕两个知情人王爱琴和赵小宛会将这个事情说出去,便和同伙诱骗王爱琴,赵小宛以及赵小宛的丈夫崔恭芳来到了一个偏僻的住所,然后将三人杀死,将三人的尸体投入渭河之中。

1985年12月20日,两个年轻人在干农活时,竟在河中发现了尸体,二人赶紧报了警,不久之后,警方来到这里进行搜寻,竟从河里捞出了三具尸体,当即便展开侦破工作。

而经过一番侦讯,警方发现这起杀人抛尸案竟与先前的入室抢劫案有所关联,因此将两个案子并案侦破。不久,以为首的魏振海犯罪分子浮出了水面,他们也相继被抓捕归案。

魏振海被关进监狱后,魏振海便开始寻摸着如何越狱,经过一番寻摸后,他对狱中同监室的两个犯人谎称自己有100万巨款,说只要他们能够帮他越狱,这100万巨款就给他们两个人拿去分,这两个犯人见财起意,想到没想,便答应了下来。

就这样,在这位两位犯人的配合之下,魏振海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傍晚成功越狱,逃出了这个关押自己长达8个月的监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魏振海越狱后,陕西省公安厅迅速成立“缉捕指挥部”,对魏振海进行全国通缉,但魏振海则好似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令警方的抓捕工作陷入到了困局。

1989年11月25日,西八路新城坊一个个体烟贩被枪杀,还被抢走了13.8万元现金,西安市刑侦部门通过对作案手法的比对,发现这起案件的主要案犯竟是他们苦苦抓捕的悍匪魏振海。

因此,警方便在全市布控,对以魏振海为首的犯罪分子展开抓捕,1990年1月29日,魏振海的一名下属在住所里试枪时,不慎枪支走火,子弹打到了一名教师的家中,这名教师则当即报了警,警方则顺藤摸瓜,抓住了魏振海的几名手下,还问出了魏振海的藏身之所。

在问出了魏振海的藏身之所后,警方开始布控设法抓捕魏振海,但魏振海这位西北第一悍匪反侦察能力很强,他在联系不到几个被警方抓获的手下后,便意识到自己的藏身之所已经不安全了,因此他便没有回到那里去住,而是去到了一个叫做谢峰的手下家里去住。

但是令魏振海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先前那些被抓获的手下,全部撂了,他们将魏振海所有能够联系的人以及住所全部交代给了警方,警方则是在这些地方都布了控,就等魏振海自投罗网。

1990年1月30日的下午,魏振海偷摸来到了谢峰的住所,他轻轻的敲了敲门,门开了以后,他发现开门的人竟不是手下谢峰,便拿出枪定住了开门的人,而开门的人则是一位布控的刑警,他当机立断一把扑向魏振海,与其扭打在了一起。

而就在双方扭打之际,从里屋冲出来一个手拿长枪的武警,他见此情形,则是冲上前去,与这位刑警一道制服了魏振海,就这样,这位横行西北的悍匪再一次落网,被警方抓捕归案。

魏振海被抓住后,警方和监狱方面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和经验,对魏振海严加看管,使得魏振海无法越狱,只能够老老实实地呆在监狱里,等待法律的最终审判。

1990年3月8日,西安的法院对魏振海这个手上犯有11条人命案子的悍匪进行了审判,当时的庭审现场上,无论是受害者家属,亦或者是旁听者,都对魏振海这个手段残忍、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恨之入骨,而最终,这名对老百姓犯下滔天罪行的杀人恶魔也被宣判了死刑。

而在随后的3月20日,在陕西省体育场举行公判大会上,以魏振海为首的犯罪团伙在这里受到了公审,待公审结束后,魏振海以及他的同伙们则一同被押往西安的北郊草滩执行枪决。

临刑前,这位杀人不眨眼的杀人恶魔为了掩饰内心的不安和害怕,竟仰天狂笑了起来,然后,伴随着一声响彻草滩四周的枪响,这个曾不可一世,极度嚣张的悍匪就倒在了血泊之中,再也笑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