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8年6月3日,作为奉系军阀三号人物的吴俊升早早来到山海关车站,迎接离京返奉的东北王张作霖,当张作霖的专列缓缓驶入到山海关车站后,吴俊升迫不及待地登上了车,来到了东北王张作霖所在的9号车厢与其见面和寒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二人在9号车厢内有说有笑,时不时的还望向车外,看看沿途的景色,就这样,时间不知不觉的来到了第二天的凌晨5点半左右,张作霖的专列也行驶进了皇姑屯车站附近。

就当专列行进到三洞桥最北侧的桥洞时,日本关东军引爆了藏在桥洞壁上的两处炸药,伴随着一声巨响,专列上所挂的3辆贵宾车全部被炸翻,东北王张作霖则是被炸成重伤,被用人护送回大帅府后不久便咽了气。而在9号车厢里与他含蓄的吴俊升则是被当场炸死,时年65岁。

吴俊升被炸死后,他的尸体被人成殓起来,然后在奉军士兵的护送下,被护送至奉天小河沿的私邸暂厝。

而为了防止日本人知晓张作霖和吴俊升的死讯,趁机发难,奉系军阀的元老们经过权衡利弊,决定先将张作霖和吴俊升的死讯进行严格保密,等待少帅张学良归来,稳定人心后,在发布讣告,宣告张作霖和吴俊升过的死讯。

数日后,张学良返归奉天,待一切尘埃落地后,奉系军阀的元老们遂及对外发布了讣告,宣布了张作霖和吴俊升的死讯。

作为奉系军阀3号人物的吴俊升他的葬礼在东北王张作霖的葬礼之前,在1928年的7月27日举行,当天,在吴俊升奉天小河沿的私邸处,吴家上上下下披麻戴孝,手里拿着哭丧棒痛哭,吴俊升生前的下属,同僚,以及奉天城内有头有脸的人陆续来到这里吊唁送别吴俊升。

吴俊升的葬礼历时三天,到了第四天,葬礼结束,吴俊升的家里人按照惯例,将吴俊升的灵柩迁移出吴宅,暂时安置于奉天城南门外约1里地新设的"奉安所"里 ,等待吴俊升的墓地修建完成后,在将吴俊升的灵柩正式下葬。

1929年8月,历时近14个月,吴俊升的墓地终于修建完成,吴俊升的墓地修建在他的老家昌图县兴隆沟的五龙岗,这里是一块风水宝地,吴俊升在生前为了给自己找一块合适的茔地,便请来风水师,在飞机山转罗盘,选墓地,而经过风水师的一番“精挑细选”后,最终选定了这兴隆沟的五龙岗作为吴俊升的墓地。

吴俊升的墓地修建完成后,吴俊升的家里人选择8月23日作为出殡吉日,当天,吴俊升的家里人在吴俊升奉天小河沿的私邸大门外搭起素彩坊一座,然后在府邸中举行家奠,奉系的老人们以及奉天城内的各界人士则是闻讯后,纷纷来到吴俊升奉天小河沿的私邸处祭奠吴俊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待家奠一切完毕后,吴家人来到"奉安所"里,将安置于此的吴俊升灵柩起灵出殡,当时,护送吴俊升灵柩出殡的是一个连的奉军士兵,这一个连的奉军士兵肩荷长枪,胸口处佩戴着黑边黄心素花一朵,走在送殡队伍的前面,而送殡队伍则是在这一个连的奉军士兵的护卫之下,缓缓向京奉路的小西边门新火车站走去。

沿途之上,围观的民众很多,他们没有大声喧闹,而是静静的站在各处,看着这送殡队伍缓缓消失在这视线之外。

随后,经过两个小时的前行,送殡队伍最终抵达了小西边门的新火车站,此时,运送吴俊升灵柩的专列灵车已经停靠于此多时了,几位随灵人员将吴俊升的灵柩小心翼翼地抬入到了专列灵车上,而吴俊升的家里人以及吴俊升生前的同僚好友也是随之登上了这专列灵车,去往吴俊升的老家昌图县。

这专列灵车前行的很慢,直到24日下午才抵达吴俊升的老家昌图县,到了地之后,数位杠夫依靠着人力将吴俊升的灵柩抬到了吴俊升的墓地所在——兴隆沟的五龙岗。

当时有不少当地与吴俊升生前有过交集的人士想要目送吴俊升的灵柩下葬,但吴俊升的家里人并没有同意大多人前往,而是允许少数人前往,随后,在8月31日,吴家人在五龙岗墓地举行完下葬仪式后,便将吴俊升的灵柩安葬了下去。

吴俊升的墓地是由钢筋水泥建造而成,非常牢固,墓高近3米,顶是半球形的,下面是圆柱形的,据说耗费了不少钱财建造。

吴俊升的墓地下葬此处后,有文人特意题诗一首,诗文这样写道:戎马生涯战沙场,一心辅佐东北王。酷爱骏马和美女,殂谢葬于五龙冈!

本身,作为奉系军阀三号人物的吴俊升可以再此落叶归根,魂归故里,但是数十年之后,他的墓地竟遭到了人为的破坏,吴俊升的后人们为了保护吴俊升的灵柩,便将其灵柩安葬于别处。

现如今,当地政府将这里确定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并设立文保碑,有关部门为了保护吴俊升的墓地,对这里进行了重新,还在墓园的周围植树造林,使得这里逐步成为了昌图县一处旅游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