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军国主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战败后无条件投降,美国派五星上将麦克阿瑟将军接管日本,帮助日本制定了和平宪法,从而限制了日本再次发动战争的能力。

从二战后到现在,日本绝大部分时间里确实只是专注于埋头赚钱,看起来似乎洗心革命,要做一个对地球无害的公益国家。

不过,随着乌克兰战争的爆发以及全球局势的剧烈变化,日本的政策似乎正在逐渐发生转变,特别是在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喊出“台湾有事就是日本有事”的时候。

3月26日,日本内阁决定批准日本与英国和意大利共同开发的次世代战机出售给其他国家,这标志着日本第一次允许出口与其他国家共同生产的致命武器。

专家认为,日本必须松绑防卫装备出口限制,以因应俄罗斯等其他国家造成的地缘威胁。凭借对北约国家输出武器,日本也可以加深欧洲参与对俄罗斯及东亚地区其他国家的牵制。

日本政府在内阁会议上针对日本正与英国和意大利联合新研发的次世代战斗机,决定将基于自民、公明两党协议,在订定限制情况下,开放将次世代战机出口至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的方针,并在国家安全保障会议上修改《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的运作指南。这将是日本防卫政策的重大转变。

日本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采取和平主义原则,过去70多年来禁止向第三国出口与国际共同合作研发的武器。但是随着国际形势剧烈变化,日本近年来全面修订了其安全政策,并计划在2027年前把国防支出提升至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符合北约标准。同时也在武器出口方面采取措施放宽限制,这个决定将是日本第一次允许出口与其他国家共同生产的致命武器。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林芳正对此表示:“必须实现制造具有维护我们国家安全所需的战斗机计划,以确保我们的国防不会受到威胁。”

日本的一些专家认为,在地缘上日本被三个怀有敌意的拥核国家包围,如果继续受困于旧有的安保体制而无法有所作为,不仅自身面临危机,还会间接导致冲突的形成。

去年底日本与英国、意大利针对开发第六代隐形战斗机签署了全球作战空中计划(Global Combat Air Programme,简称GCAP),此次原则修订也明确地将范围限定在GCAP计划,不仅是自民党为了安抚以向来和平主义为核心的联合执政政党(公明党),也能减少日本国内民意对于武器输出的反对声浪。

除了美国以外,日本要进一步确保欧洲各国对于日益复杂的印太安全情势有更多的介入与参与,简言之,就是从大战略层面看,日本希望除了美国之外,有更多的欧洲国家参与对俄罗斯等国的牵制。”

日本决定解禁次世代战机出口的消息一出,我国外交部发言人林剑3月26日就立刻进行回应:近年来,日方大幅调整安保政策,逐年增加防卫预算,不断放宽武器出口限制,寻求突破性军事发展,引发外围国家和国际社会的强烈担忧。他说:“我们敦促日方切实尊重外围邻国的安全关切,深刻反省侵略历史,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以实际行动取信于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

日本和平安全保障研究所理事长德地秀士认为,日本放宽武器出口禁令,中国大可不必过度解读。他表示,即使中国不乐见日本对更多国家输出武器,但真正有机会让中国感到受威胁并非武器得以大量出口,而是日本拥有新型战斗机的事实。

这次日本放宽武器出口禁令,必将对世界格局产生影响。

日本过去碍于《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的限制,在援助乌克兰时只能提供防弹衣及头盔等防护性的装备。若是日本要脱离战后体制,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正常国家,放宽武器出口限制是绝对必要的。

对此,日本和平安全保障研究所理事长德地秀士认为,即使跨出放宽武器出口这一步,距离日本成为国际大国的目标还有相当的距离。日本军国主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战败后无条件投降,美国派五星上将麦克阿瑟将军接管日本,帮助日本制定了和平宪法,从而限制了日本再次发动战争的能力。

从二战后到现在,日本绝大部分时间里确实只是专注于埋头赚钱,看起来似乎洗心革命,要做一个对地球无害的公益国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过,随着乌克兰战争的爆发以及全球局势的剧烈变化,日本的政策似乎正在逐渐发生转变,特别是在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喊出“台湾有事就是日本有事”的时候。

3月26日,日本内阁决定批准日本与英国和意大利共同开发的次世代战机出售给其他国家,这标志着日本第一次允许出口与其他国家共同生产的致命武器。

专家认为,日本必须松绑防卫装备出口限制,以因应俄罗斯等其他国家造成的地缘威胁。凭借对北约国家输出武器,日本也可以加深欧洲参与对俄罗斯及东亚地区其他国家的牵制。

日本政府在内阁会议上针对日本正与英国和意大利联合新研发的次世代战斗机,决定将基于自民、公明两党协议,在订定限制情况下,开放将次世代战机出口至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的方针,并在国家安全保障会议上修改《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的运作指南。这将是日本防卫政策的重大转变。

日本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采取和平主义原则,过去70多年来禁止向第三国出口与国际共同合作研发的武器。但是随着国际形势剧烈变化,日本近年来全面修订了其安全政策,并计划在2027年前把国防支出提升至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符合北约标准。同时也在武器出口方面采取措施放宽限制,这个决定将是日本第一次允许出口与其他国家共同生产的致命武器。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林芳正对此表示:“必须实现制造具有维护我们国家安全所需的战斗机计划,以确保我们的国防不会受到威胁。”

第六代战机概念图

日本的一些专家认为,在地缘上日本被三个怀有敌意的拥核国家包围,如果继续受困于旧有的安保体制而无法有所作为,不仅自身面临危机,还会间接导致冲突的形成。

去年底日本与英国、意大利针对开发第六代隐形战斗机签署了全球作战空中计划(Global Combat Air Programme,简称GCAP),此次原则修订也明确地将范围限定在GCAP计划,不仅是自民党为了安抚以向来和平主义为核心的联合执政政党(公明党),也能减少日本国内民意对于武器输出的反对声浪。

除了美国以外,日本要进一步确保欧洲各国对于日益复杂的印太安全情势有更多的介入与参与,简言之,就是从大战略层面看,日本希望除了美国之外,有更多的欧洲国家参与对俄罗斯等国的牵制。”

日本决定解禁次世代战机出口的消息一出,我国外交部发言人林剑3月26日就立刻进行回应:近年来,日方大幅调整安保政策,逐年增加防卫预算,不断放宽武器出口限制,寻求突破性军事发展,引发外围国家和国际社会的强烈担忧。他说:“我们敦促日方切实尊重外围邻国的安全关切,深刻反省侵略历史,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以实际行动取信于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

日本和平安全保障研究所理事长德地秀士认为,日本放宽武器出口禁令,中国大可不必过度解读。他表示,即使中国不乐见日本对更多国家输出武器,但真正有机会让中国感到受威胁并非武器得以大量出口,而是日本拥有新型战斗机的事实。

这次日本放宽武器出口禁令,必将对世界格局产生影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第六代战机概念图

日本过去碍于《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的限制,在援助乌克兰时只能提供防弹衣及头盔等防护性的装备。若是日本要脱离战后体制,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正常国家,放宽武器出口限制是绝对必要的。

对此,日本和平安全保障研究所理事长德地秀士认为,即使跨出放宽武器出口这一步,距离日本成为国际大国的目标还有相当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