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2年我入伍当兵之前,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当时我们已经恋爱了三年,但是父母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我入伍后,她就嫁人了,而我在部队提了干,最后娶了女护士,时至今日,每当想起这件往事,我心里总是感慨万千。
我从小在铁路大院长大,我父母都是铁路职工,我们大院里有学校,还有放映室,每天放学回家,我们就自己带着凳子,去放映室看电影,1970年我们铁路小学,新来了一位临时代课老师,她叫张莉莉,比我小一岁。
张莉莉也喜欢看电影,我每天都能遇到她,而且我们两人的座位紧挨着,时间长了,我和张莉莉就熟悉了,张莉莉性格十分开朗,而且长得也漂亮,和张莉莉认识后,我还请她吃了两次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70年我高中毕业,当时刚好赶上国家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当时很多铁路子弟都响应号召去了农村插队,我也不例外,因为这一去,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返城,于是我向张莉莉表明了心意,让我没想到是,张莉莉告诉我,她也报了名,要跟我一起去插队。
农村插队的生活很艰苦,我和张莉莉分到了同一个生产队,我们住的都是土坯房子,每天干完活回来,我们自己做饭吃,来到农村后,我和张莉莉光明正大谈起了恋爱。
我们生产队,只有三名女知青,而且她们当时都有对象,我们每个月去一趟县城,除了买一些生活用品之外,大家会聚在一起改善一下伙食,我父母每个月都会从城里给我寄吃的,我全都留给了张莉莉。

1972年,是我来农村插队第三年,有一天我干完活回来,去宿舍找张莉莉,准备和她一起去县城逛一逛,我刚进宿舍,就看到张莉莉着急慌忙地把一张纸条塞到了枕头底下,我让张莉莉拿出了给我看一下,她却不肯,于是我从枕头底下拿出了那张纸条,看到纸条上的字,我心里气愤极了,原来是我们一起插队的一名知青,给张莉莉写的表白信,我当场就把纸条撕了。
我觉得自己被张莉莉骗了,还没等张莉莉解释,我就气冲冲出去了,第二天张莉莉主动找到我,向我说出了实情,原来那个男生不止一次给张莉莉写信表达爱意,但是都被张莉莉拒绝了,这次刚好被我看到,我觉得张莉莉是故意瞒着我,当时我在气头上,也没有给张莉莉好脸色,张莉莉哭着跑回了宿舍。
我和张莉莉吵完架后,我们两人彼此都没有理会对方,就在此时,我接到了返城通知,我也没有告诉张莉莉,我回城的事情,我选择了不辞而别,我回城后,刚好有部队来我们厂征兵,于是我就报了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顺利通过了体检、政审和家访,入伍那天,我已经上车准备出发了,我看到张莉莉朝我这边跑了过来,但是我并没有理会张莉莉,假装没看见,等车子出发了,我看到张莉莉还站在原地,那一刻,我有些后悔了,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我入伍后,张莉莉也回到了城里,让我没想到的是,张莉莉回城后,父母就张罗着给她介绍了一个对象,没多久两人就结婚了,我来到部队后,给张莉莉写了十多封信,张莉莉一封信都没有回,直到1975年我探亲回家,在街道上见到了张莉莉和老公带着孩子,此时的我们,互相看了对方一眼,谁也没有主动打招呼,我知道一切都晚了,心里十分愧疚和自责。
1976年,我因为军事素质过硬,加上又是高中学历,我被提了干,1979年,我被推荐到军校学习,从军校学成回来,在连长介绍下,我认识了在军区医院工作的护士王爱玲,王爱玲家境富裕,父母都是老师,我和王爱玲志趣相投,我们交往了两年后,1983年,我和王爱玲领证结婚了。

从我1972年入伍,到我1996年副团转业,我在部队24年,度过了我人生最难忘的一段时光,我转业后,分到了检察院工作。
如今我和妻子已经退休,在家安享晚年,儿子和儿媳事业有成,我们一家五口人生活在一起,日子过得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