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8年是我提干第二年,首长女儿主动邀我吃饭,我当时心里胆怯没敢去,多年后,回想起这件事情,我心里感慨万千,可能我和她有缘无分。
我出生在一个福建小渔村,我家祖祖辈辈靠打鱼为生,俗话说“靠海吃海靠山吃山”,虽然我家靠打鱼为生,但是我却不喜欢吃鱼,我家兄弟姐妹三人,我是老大,我有一个弟弟和妹妹。
因为从小在海边长大,我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游泳,父亲经常带着我出海打鱼,运气不好的时候,会空手而归,我父亲是一个非常乐观的人,每次打不到鱼的时候,父亲总是告诉我说,下次一定会满载而归,我对父亲的话深信不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从小学到高中,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父母对我更是寄予了厚望,只可惜当时还没有恢复高考,1972年我高中毕业后,便无学可上了,当时我有两个选择,要么回家跟着父亲一起出海打渔,要么去部队当兵。
其实,父亲更希望我子承父业,跟着他学打渔,从小不喜欢吃鱼的我,根本对打鱼不感兴趣,我想去部队当兵,父母也非常尊重我的意愿,也支持我去部队当兵。
有了当兵的想法,我便着手准备当兵的事情,1972年征兵报名开始后,我便到县武装部报了名,那时候,大家当兵的意愿很强烈,积极性很高,报名参军的人很多,因为名额有限,竞争十分激烈,体检就有很多人没通过,我顺利通过体检,接下来的政审和家访也很顺利,看到入伍名单上有我的名字,我才长舒了一口气,睡了一个安稳觉。

入伍那天,我胸戴大红花,父母和弟弟妹妹送我上车,临别时,父亲叮嘱我,到了部队一定要好好干,努力争取提干,1972年12月中旬,我满怀期待来到了部队当兵。
因为我喜欢锻炼,加上经常游泳,我身体素质在新兵当兵还算不错,我知道新兵训练结束,才是对我真正的考验,新兵训练结束我被分到了汽车修理厂,专门负责汽车维修和保养工作,其实到部队能学一门技术,我心里挺知足。
负责带我老兵名叫刘志军,我们都叫他刘班长,修车是一门大学问,首先要了解清楚汽车的构造和原理,对车上的每个零部件都要了解,刘班长能准确说出汽车上每个零部件,而且只要听声音,就能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刘班长非常和蔼可亲,只要你愿意学,刘班长都会倾囊相授,毫不保留全都告诉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每次遇到不懂的问题,刘班长都会不厌其烦告诉我,每次我都会认真做好笔记,回到宿舍仔细研读,直到融会贯通为止,在汽车修理厂我不仅学会了修车,而且还学会了开车。
1977年,我靠着过硬的军事素质和扎实的专业技能,我被提了干,我提干之后就被调到了汽车连一排担任了排长,我担任排长没多久,我们连就接到一个紧急任务,连长把这个重要任务交给了我们排,虽然最后我顺利完成了任务,但是却意外受了伤。
我受伤住院期间,认识了军区医院的护士夏琳琳,夏琳琳比我小一岁,长得很漂亮,而且性格开朗,我住院期间,一直都是夏琳琳在照顾我,夏琳琳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出院后,夏琳琳还来我们部队看望过我。
我起初以为夏琳琳只是一名普通的护士,后来连长告诉我,夏琳琳是首长的女儿,我有点不敢相信,可是事实确实如此,1978年,我回家探亲前夕,夏琳琳主动约我到她家吃饭,知道夏琳琳的真实身份后,我就刻意和她保持着距离,去首长家吃饭,我可没有那个胆子,于是我果断拒绝了夏琳琳,夏琳琳最后也没有为难我。

虽然我和夏琳琳有缘无分,但是我们后来成了好朋友,我结婚的时候,夏琳琳也参加了我的婚礼,1996年,我结束了24年军旅生涯,正团转业到了我们市公安局,当了一名警察。
如今我已经退休,在家安享晚年,每当回想在部队当兵的一幕幕往事,我心里总是感慨万千,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该你的跑不掉,不是你的争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