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我刚转业到地方工作不久,之前一起当过兵的一位战友,找到我帮忙,我当时考虑到他的实际情况,婉言谢绝了他,多年后,在一次战友聚会上,我和他相遇,他向我表达了感谢,而我却心生愧疚。
1976年,我怀揣着梦想,来到了部队当兵,新兵训练结束,我被分到了一排二班,当时和我一起分到二班的还有一个湖南老乡,他叫马志勇,我睡在下铺,马志勇睡在我上铺,因为是老乡,我和马志勇平时交谈的比较多。
我和马志勇虽然是新兵,但是军事素质一点不比老兵差,加上我和马志勇都是要强的人,我们平时训练很刻苦,平时互相鼓励,互相监督,共同进步,因为我是高中学历,军事素质又过硬,下了连队后,我担任了连队文书一职,得到了更多锻炼的机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入伍第二年,马志勇担任了副班长,虽然我和马志勇是老乡,但是我们都是连里的尖兵,我们两人心里彼此都在暗自较着劲,1978年,下发了士兵不能直接提干的通知,马志勇因为只有初中学历,心情很沮丧,其实我也挺迷茫,不知道以后会怎样。
1979年军校恢复了招生,连里准备挑选出,有学历,军事素质过硬,专业技能突出的士兵参加军校招生考试,因为名额有限,必须经过考核,再由连里推荐上报团部,参加最终的考试。
我们二班只有我一人是高中学历,尽管马志勇军事素质过硬,专业技能突出,但是他只有初中学历,因此没有报名,经过连里考核,最终我们连里一共有十人获得了推荐,但是最终正式名单下来之后,我们连里只有五人获得了考试机会,看到我的名字在列,我激动得一晚上没有睡着。

考试结束,我心情很忐忑,我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考上,直到有一天,指导员亲自跑过来告诉我,我考上了,我才长舒了一口气,我们连里一共有两人考上了军校,马志勇和战友们向我表达了祝贺。
我们连里两人考上了军校,连长还给我们开了庆功会,号召其他战友向我们学习,我上军校期间,经常给马志勇写信,马志勇来信告诉我,他想复员回家,连长和指导员,让我给马志勇做思想工作,我军校毕业那年,马志勇最终还是选择了复员,我亲自送马志勇上了火车,那一刻,我突然忍不住哭了。
马志勇退伍后,我们也一直保持着联系,我每次回家探亲,都会去马志勇家里,我们一起吃饭聊天,我结婚的时候,马志勇作为证婚人,参加了我和妻子的婚礼,1999年我担任副团已经三年时间了,老首长找我谈了一次话,我明白老首长的意思,于是1999年,我便转业回到了老家当了一名警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马志勇知道我转业了,邀请我去他家吃饭,我也有好几年,没和马志勇见面了,也想叙叙旧,于是我便爽快答应了,去的时候,我还带来两瓶好酒,打算和马志勇好好畅饮一番。
让我没想到的是,马志勇借着酒劲,开口向我借三万块钱,马志勇说,他想和朋友合伙做生意,手头有点紧,我以合伙做生意不靠谱婉言拒绝了马志勇,虽然马志勇嘴上说没关系,但是我知道,他心里很是不高兴,之后马志勇再也没有和我联系过。
2007年,我受老连长邀请,参加了战友聚会,让我没想到的是,马志勇也参加了,而且马志勇坐在我的旁边,我和马志勇打了招呼,看着这位曾经的战友,我感觉到既陌生又熟悉,聚会开始后,马志勇敬了我三杯酒,马志勇告诉我,他心里非常感谢我,幸亏我当年没意见借钱给他,后来我才知道,马志勇口中的那位朋友,后来因为诈骗罪进了监狱。

听马志勇这么一说,我心里很是愧疚,其实我当年之所以不借钱给马志勇,是有我的私心,我是担心马志勇还不起,在这次战友聚会上,我和马志勇冰释前嫌,如今我们依然是好朋友,经常一起聚会聊天。
其实,当年在部队的时候,马志勇能力一点不比我差,只是我运气比较好,考上了军校,才有了晚年的幸福生活,我心里很知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