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我副团转业二十多年了,每当回想起我在部队当兵的往事,我就会不由自主想起一个人,她是我的初恋,也是我这辈子亏欠最多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出生在大西北一个农村家庭,家里兄弟姐妹六人,我排行老五,虽然小时候我们家日子过得拮据,但是父母还是供我们兄妹六人上读完了高中,也因此改变了我们兄妹六人的命运。
我大哥和二姐高中毕业后都当了临时代课老师,后来两人通过考试都转正了,大哥当了警察,二姐当了一名小学老师,三哥高中毕业去部队当了兵,四姐高中毕业和六妹都考上了大学,我和三哥一样都选择了当兵。
我比三哥要幸运很多,三哥虽然和我一样都是高中毕业,但是三哥没能提干,最后转成了志愿兵,三哥转业后分到工厂当了工人,我当兵之路也是一波三折,但是最终苦尽甘来。
1977年听到恢复高考的消息,虽然我知道以自己的成绩很难考上大学,但是我还是激动了一晚上,于是在1978年春节征兵开始后,我就第一时间报了名。

在体检的过程中,我认识了女护士林晓琳,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检查时血压有点高,给我检查的医生说我体检不合格,于是我就和体检医生吵了起来,因为我知道,这次机会对我十分重要,可能会改变我一生,林晓琳看到后主动过来替我解了围,林晓琳大伯在县武装部工作,在林晓琳帮助下,我重新量了一次血压,我第二次血压又恢复正常了,顺利通过了体检。
体检完后,为了表达感谢,我请林晓琳吃了一顿饭,我们两人聊得很投缘,对彼此的印象都很好,我去部队当兵那天,我没想到林晓琳会来送我,还给我了她的地址,让我到了部队之后给她写信。
两天之后我来到了部队,收拾好床铺,我们集合去了连队食堂吃饭,在休整了一天之后,我们便开始了为期三个月的新兵训练,训练结束,我分到了通信连一排二班。
下了连队,我给林晓琳写一封信,一个月后,我才收到了林晓琳回信,在信中,林晓琳鼓励我,让我在部队好好干,努力争取提干,看到林晓琳来信,我心里很是感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入伍那年,士兵已经不能直接提干了,想要提干就剩下考军校一条路,为了不辜负林晓琳对我的期望,我决定考军校,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指导员,指导员帮忙给我找来了复习资料,指导员是河南人,平时和蔼可亲,战友们有事都会找指导员帮忙。
1979年军校恢复招生后,连里经过筛选考核,我和连里5名战友参加了军校招生考试,参加考试之前,我们还参加了团里组织的学习班,庆幸的是我经过三个月的培训学习考上了军校。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林晓琳得知我考上了军校,来信向我表示了祝贺,但是之后我给林晓琳写了十几封信,林晓琳都再也没有给我回信,我军校毕业后,回到原部队提了干。
1983年,我提干回家看望了父母,我特意去医院找了林晓琳,我想问明白,到底是为什么,林晓琳突然就和我断了联系,林晓琳看到我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十分惊讶,我们两人四目相对,谁也没有说话,最后还是我率先开口。

我想等林晓琳下班后,和她一起吃顿饭,林晓琳却果断拒绝了我,让我不要等她,从医院出来我心情很低落,但是我没有离开,一直等到林晓琳下班,在医院门口,我见到了多年未见面的发小赵明亮。
赵明亮比我大一岁,高中毕业后,赵明亮招工去了煤矿工作,就当我和赵明亮聊天时,林晓琳下班从医院出来了,通过赵明亮介绍,我才知道,林晓琳已经和赵明亮结婚,当时我和林晓琳都很尴尬,赵明亮并不知道我和林晓琳认识,林晓琳跟我打了一声招呼,就和赵明亮一起走了。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我心里五味杂陈,回到部队之后,我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后来经过指导员一番开导之后,我才重拾信心,1986年经连长介绍,我认识了妻子王雅婷,婚后我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2002年我副团转业回到了老家检察院工作,如今我已经退休,女儿事业有成,我晚年生活过得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