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7年恢复了高考,我原本以为是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结果却阴差阳错,我入伍当了兵,错失了上大学机会,可能是命运的安排,后来我在部队提了干,副团转业当了警察。
我出生在黄土高原一个农村家庭,我们那里干旱少雨,农作物主要以小麦和玉米为主,那时候粮食产量普遍比较低,我兄弟姐妹四个,家里粮食一直很紧缺,能吃饱饭对我来说是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我兄妹四人中,只有我读完了高中,只可惜,我阴差阳错去部队当了兵,1977年10月份,得知恢复高考的消息,我激动得一晚上没有睡,1978年改成了春节征兵,而且和1977年的高考几乎在同一时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上高中时,我的学习成绩在班上一直在排在前十名,1977年参加完高考,有部队就来我们公社征兵,因为当时高考成绩还没有出来,我的估分成绩并不理想,为了保险起见,我做了两手准备,如果高考落榜我就去部队当兵,所以公社通知有部队要来征兵后,我第一时间报了名。
我们公社只有十五个入伍名额,报名参军的人就有八十多人,竞争十分激烈,只能优中选优,体检环节就有很多人没有通过,我顺利通过了体检,接下来就是政审和家访,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政审和家访结束后,我我都拿到了入伍通知书,高考成绩还没有出来。
我原本以为自己落榜了,结果在我当兵当天,高考成绩出来了,比我估分高出了三十分,父母带着我,找到接兵负责人李连长说明了情况,但是当时我入伍手续已经办完,李连长表示他也无能为力,李连长鼓励安慰我,让我不要气馁,只要肯努力,到了部队一样可以上大学。

1978年2月初,我怀揣着梦想,和我们县一百二十名新兵,经过两天两夜的日夜兼程,终于来到了我当兵的部队,刚进入军营,我就被老兵嘹亮的口号声,深深震感到了,我们只休整了一天,就开始了新兵训练。
新兵训练虽然很辛苦,但是我却觉得很充实,我知道真正的考验还没有到来,我距离一名合格的炮兵,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新兵训练结束,我各项考核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我分到了炮一连二班,在二班我认识了新的战友,并和他们结下了深厚的战友情。
下了连队,我没有丝毫松懈,我牢记李连长的话,带着父母对我的期待,我每天刻苦训练,经过半年多的刻苦训练,我的成绩进步很大,我的努力,班长和战友们都看在眼里,他们也都很佩服我,说我有干劲,不服输,将来一定有出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79年,军校恢复了招生考试,团里通知,每个连队进行摸底考试,从学历、能力、军事素质和专业技能等方面,挑选出符合条件的优秀士兵参加考试,最后我们连包括我在内,一共有五人参加了军校招生考试,结果只有两人考上了军校,我就是其中之一。
拿到军校入学通知书那一刻,我心里五味杂陈,激动得哭了,终于圆了我上大学的梦想,父母得知我考上了大学,也非常激动,叮嘱我要继续努力。
从军校毕业后,我回到了原部队提了干,担任了排长,我提干后跟着我们连长接了两次新兵,第二次接新兵的时候,在火车上我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刘晓琴,妻子和我一样也是当兵的,她是一名军医,在我们军区医院工作,妻子家境富裕,父母也都是医生,我们交往了三年,1986年我们领证结了婚 婚后我们有了一对双胞胎儿女。

我在部队25年,2003年我和妻子一起转业回到了老家市里工作,我当了一名警察,妻子进了市医院工作,如今我和妻子都已经退休,儿子和女儿他们事业有成,家庭美满幸福,我和妻子晚年过得有滋有味,非常幸福,当年我错失上大学机会,去部队当了兵,没想到却由此改变了命运,回想起这段往事,心里感慨万千,我一直觉得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