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到一个数据,台积电今年准备开启的2024年校招,在台湾地区要招6000人左右,我查了去年的校招也是在台湾招收6000人左右。

台湾2000年的出生人口为30.5万人,也就是说光是台积电校招就能招聘台湾一个年龄段人口的差不多2%了。

这个是什么概念呢,中国大陆2023年高考,39所985高校总共录取了21万人,占到2005年出生人口1617万人的大约1.3%,这要是放在大陆,相当于一所企业就把所有985高校毕业生录取完了还不够。

根据台湾证券交易所2023年7月3日披露的数字,2022年台积电台湾地区非主管员工平均薪资为316.7万新台币(按照当前4.4汇率为72万人民币),中位数薪资为243.5万新台币(55.3万人民币)。

不仅是台积电,台湾还有联电,力积电,世界先进这些世界前十半导体代工制造企业。

以联电为例,还是台湾证券交易所的数字,2022年台联电员工为12238名,平均薪资为208万新台币(按照4.4的汇率则为47.3万人民币),中位数薪资为165.6万新台币(37.6万人民币)这个薪资水平也不算低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台湾是美国最大的存储器公司美光的全球最大制造基地之一,2022年底美光在全球有4万多名员工,其中台湾工厂员工就有高达1.1万名。
这些制造工厂每年都在招聘应届生。

而台湾还有以联发科,瑞昱,联咏为首的一大批芯片设计公司,这个行业薪资很高,以联发科为例,其在台湾招聘了大约2000名2022届毕业生,硕士薪资200万新台币起(按照4.4的汇率,大约45.5万人民币),博士薪资250万新台币起(大约56.8万人民币),而这2000人也相当于台湾2000年出生人口的0.6%了。
还有以日月光为首的一些世界头部半导体封测企业,尽管半导体封测厂总体来说是半导体行业中薪资最低的,但其工程师以上职位的薪资也不会太低。

而此外台湾还有以鸿海集团为首的一批世界级电子代工企业招聘台干到大陆,越南,印度等地工作;
另外是以台达,大立光等为首的一批世界知名电子零部件企业;
当然了,台湾学生还有金融业,公务员的职业可以选择。
而在以上之外,尚有例如康师傅,捷安特,台化集团,华硕,宏碁等企业。
由于台湾的半导体卖到全球市场,因此作为台湾的学生,其实只要学习稍微努力一点,相对大陆学生来说更容易拿到高薪的工作。

当然,从另一个维度来讲,半导体也是台湾薪资最高的行业,全台湾上市公司非主管薪资水平最高的企业大部分来自半导体行业,
台湾证交所2023年7月3日披露2022年台湾地区上市公司非主管员工年薪中位数(注意不是平均数)前十名,除了长荣和阳明是航运类(这两家公司因为海运景气赚了一把),有八家是半导体行业公司。

https://mops.twse.com.tw/mops/web/t100sb1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如果我们把范围扩大到前二十位,则有十六家是半导体行业公司 ,其余四家有三家是航运公司(长荣,阳明,万海),还有一家是鸿海。

不过航运公司受全球海运景气的影响很大,并不是一个稳定高薪的行业。

如果我们把范围扩大到前三十位,仍然有22家来自半导体行业 ,其余除了上述四家航运公司和鸿海之外,还有一家来自橡胶工业(南帝),一家来自汽车行业(和泰车),两家来自电子零部件行业(群光,鸿准)。

而且总体规模较小,像和泰车员工为528人,南帝员工为303人,群光为773人,鸿准为431人。

于是我找了下台湾除了半导体行业以外,中位数薪资最高的大公司(指员工人数超过3000人)大厂,发现最高的是鸿海,中华电信和中钢公司。

鸿海排在中位数薪资的第20位(在台湾地区员工人数3522人),平均值253.8万新台币(57.7万人民币),中位数年薪176.8万(40.2万人民币),鸿海的平均年薪和中位数薪资差别较大。

第41位的中华电信(员工人数19886人),平均年薪154.8万新台币(35.2万人民币),中位数薪资151万新台币(34.3万人民币),

以及和第44位来自钢铁行业的中钢公司(员工人数9681人),平均年薪159.5万新台币(36.3万人民币),中位数薪资149.5万新台币(34万人民币)。

老实说我有点奇怪为什么金融行业没有进前50位的,于是单独查询了下,发现分类是金融保险业,台湾该行业中位数薪资最高的是合库金(合作金库银行),是台湾的大型商业银行之一,平均数142.2万新台币(32.3万人民币),中位数132.4万新台币(30.1万人民币),员工有8427人。

其他还有多家银行员工在几千人到上万人。

半导体行业的中位数薪资比金融业还高,也占据了台湾高薪公司排行榜的大部分, 说明 半导体行业对于台湾的重要性。

因此如果台湾的半导体行业没有了,包括芯片设计,制造,封测,设备等产业衰退了,这意味着台湾头部高薪公司大部分都会消失,剩下的制造业企业中全员薪资水平较高的就不太多了。像台湾的显示面板行业,在韩国 大陆企业竞争下持续亏损,就提供较高薪资的能力就逐渐丧失了。

而如果作为台湾经济核心的制造业衰退,那么台湾的金融业等也会随之受到严重打击,毕竟这是个缺乏自然资源,粮食,能源,矿产都不能自给的岛屿。

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很关注华为高端手机的销量,

去年8月底华为发布Mate 60系列后,根据3月14日机构 Canalys发布的2024年Q4智能手机芯片(SoC)数据,

以下都是按智能手机出货量统计SoC出货量:

联发科在2023年Q4成为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SoC厂商,同比增长21%,在2023年Q4出货1.17亿部,其最大的三个客户是 三星、小米和vivo,联发科该季度56%的智能手机SoC是出货给这三个品牌的。

苹果是全球第二大手机SoC出货厂家,Q4出货7800万部,同比增长7%,当然都是出货给自家手机;

高通是全球第三,Q4出货6500万部,同比增长1%。不够值得注意的是按照营收计算,搭载高通SoC的智能手机中,三星的营收占了40%,这显示三星是高通的最大客户,体现了韩国和美国产业界的合作;

全球第四是 紫光展锐,在2023年Q4出货2700万部,同比实现24%的出货同比增长,而得益于传音手机的扩张,传音占紫光展锐智能手机SoC出货量的48%。

全球第五是三星,2023年出货1300万部,同比下降48%,三星的手机处理器用在自家手机身上,当然更多是大量采购高通的处理器。

全球第六是海思,出现了出货激增,在2023年Q4出货量达680万部,同比增长5,121%,没错增长了50多倍。

全球第七是谷歌,没错谷歌也做手机处理器,Q4出货量300万部,小幅下滑4%。

非常明显,前七名里面有海思和紫光展锐两家中国大陆手机处理器厂家,而紫光展锐低端处理器居多,海思不仅是高端,而且还是纯100%中国大陆制造。

而进入2024年之后,显然海思的出货还在继续增长,根据 “华尔街见闻” 从 供应链处获悉,截至 3 月 1 日,华为 Mate 60 系列和 Mate X5(折叠屏) 两款机型销量合计已突破 1000 万台。

不管是Mate 60系列还是X5折叠屏手机,都是搭载的华为麒麟旗舰芯片,这就意味着卖的越多,则对国产半导体产业拉动越大,无论是设计,制造,封测,还是设备,材料都是如此。

相信随着华为P70新机型的发布,还将继续拉动国产半导体产业的成长。

目前国内各个半导体制造大厂都在努力提高生产设备的国产化水平,

而且这几年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芯片制造厂, 举个例子, 2024年3月11日,某12英寸先进智能传感器及特色工艺晶圆制造量产线项目在广州增城举行光刻机搬入活动。

该项目一期计划投资370亿元,自2022年底动工,预计今年6月份将完成首批设备安装,今年12月底完成第一个有良率的产品下线,

根据总经理介绍, 目前国产装备在一期项目里的使用占比超过了35%

希望在二期投产的时候能达到一半以上。

可见国产化速度总体是较为迅速的,仅仅在四五年以前,国产设备能占到10%就不错了,再后来能到20%就不错了,现在竟然已经能在有的制造厂超过35%了。

我一直说半导体和汽车就是国运,

是因为汽车产业是人类最大工业消费品产业,

全球工业强国和汽车强国是高度重合的,汽车是所有工业强国的标志性工业品,不管是美中日德四大工业强国,还是英法韩意俄这些次一级工业强国,汽车工业都在这些国家占据极为重要的地位,而且都有自己代表性的汽车品牌。

可以说,没有强大的汽车工业,就不能称之为工业强国。

而半导体不仅是未来人工智能世界的底座,

是各行各业走向智能化的必须工业品,是美国卡脖子的关键领域,

同时也是关系到国家统一的核心产业,毕竟海峡对岸就是全球半导体最强者之一,每年能从半导体行业攫取上千亿美元的收入。

根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湾“行政院”2023年8月24日通过2024年的施政总预算,其中整体军事预算达到6068亿台币,创下历年新高,这按照今天的汇率差不多是193亿美元了。

纵观中国历史,一个政权最后崩溃往往是财政出了问题,打击台独的财政收入,不要说搞武器装备和军事建设了,整个台湾社会内部自己都会出问题。

但至少到现在为止,我们在这方面的努力是不够的,倒是台湾在疫情这几年半导体产业因为全球需求上升而出现迅猛增长,

例如作为台湾半导体产业标志的台积电,

其营收从2019年的346.13亿美元上升到了2023年的693.5亿美元;

其净利润从2019年的111.69亿美元上升到了2023年的269亿美元,竟然是四年前的两倍多。

在半导体产业带动下,台湾地区 人均GDP从2019年的2.59万美元涨到了2023年的 3.23万美元。

想办法在统一前把台独势力的钱袋子打掉,这对中国大陆以后开展任何工作都是大大有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