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赵姐”我接了赵姐的电话,心里有些忐忑,特别担心万一小宝出什么事了。

“太太,我就是给您说一下,小宝昨天见不到妈妈,哭了好一会才睡着,今天中午也是,醒了第一件事就是找妈妈。”

“小宝现在怎么样了?”我听了之后心头一紧,小宝从小体弱,都是我亲力亲为的照顾他的,所以非常粘我,但是现在一下子离开,他可能会受不了。

“刚把他哄睡着了。”赵妈说道。

“赵妈,这样,小宝喜欢恐龙,他醒来你就给他准备好大恐龙,这样他可能就不会想我了。如果再哭的话,就让他和旺仔,这小子最爱喝旺仔牛奶了。然后就让他看他喜欢的动画,还有睡觉的被子就用那个熊猫图案的……”

我说了很多很多,但实际上,这些赵妈都是知道的,因为一直都是她帮我一起看小宝的。

“嗯嗯,这些我都知道,我打这个电话就是想说,小宝还小,还离不开妈妈呢”赵姐给我来了这样一句话,而我心里又动摇了。

“好的,赵姐,我知道了,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我现在心里挺乱的,然后就挂了电话。

“你要是真的带着小宝,你就又没有自己的时间了,然后等小宝长大了,还会觉得说自己的妈妈怎么什么都不会啊”贝贝给我来了这样一句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孩子一定会嫌弃妈妈吗?不一定吧,但是如果我什么都不会,怎么把孩子养大都是一个问题。孩子嫌弃我倒无所谓,毕竟以后得事,谁说的准呢?但是我应该怎么给他提供一个更好的环境呢?

“你这话说的……”

“本来就是,你想想,这样的事情你身边发生了多少个呢?”贝贝问我。

“确实,这个社会的现状就是这样的,但是,我现在30岁了,不能再把事情想的那么简单了。”我总不能还当个任性的小孩吧。

“呦呵,你还知道不能把事情想得太简单啊。”

贝贝嘲笑着我,但是接着又告诉我,“你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个就是继续看孩子,让你前夫去付孩子的抚养费,但是这样的话,等孩子长大了,你又会不知道做什么你说对不对?”

我想了一下,确实是这样的,我把重心放在小宝身上,等小宝长大了,我能做什么呢?到时候我管的太多了,他就会烦我,但是我不管的话,我自己都不知道做什么。

“对,那第二个选择是什么呢?”

“你在成为任何人之前,请先成为你自己。”贝贝说了一句这样的话,其实这句话,我在网上看到了很多遍,但是它真的蛮鸡汤的。

“这句话,放在30岁不太实用了吧?”我问了一句,确实,我也很想成为我自己,但是在成为自己之前,我还是个母亲,还是个孩子,所以,我应该去做自己吗?

“哈哈哈哈哈,但什么时候,你挣钱了,才会有其他的啊。”贝贝当然知道这些是鸡汤了所以故意逗我玩呢。

“确实,还是要去挣钱才行,其他的都是浮云。”既然有机会让贝贝带我挣钱,我为什么不去呢?至于孩子,有赵姐在,我其实还是很放心的。

晚上,我翻来覆去的怎么都睡不着,马上要离开这个地方了,我有些舍不得孩子,然后我就起床打了个车回到了原来的家。

还好赵姐睡觉比较浅,我打了个电话赵姐就醒了,破天荒的周先生竟然在家,我去的时候还在客厅坐着呢。

我没有理他直接去了小宝的房间,看着小宝熟睡的脸庞,轻轻地拍了拍他,想告诉他:妈妈很爱他。

待了一会我就走了,赵妈送我离开,和我说我走了之后周先生就每天回来,陪小宝玩、哄小宝睡觉,原来,他也可以做一个好爸爸哦,这样我也就放心了,小宝一定不会受委屈的。

回到酒店贝贝已经醒了,“说,刚去干什么了。”

“我回家看了看小宝。”我其实挺舍不得离开的,但是,现在的我或许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

“早点睡吧,明天早点起床”贝贝

“嗯嗯,晚安。”

第二天一早,我就坐上了去北海的车,而开车的就是贝贝。贝贝边开车边接电话,两个手机来回接,看的我的害怕,万一一个不小心撞到了怎么办。

但是对贝贝来说这早就是一个常态了,根本不在话下。

“对了,你会开车吗?”贝贝插空问我这个问题,问的我有些不好意思,但我还是回了一句“不会。”

“我记得你不是有证吗?”贝贝问我。

“有证,但是我没开过车。”说起来也是,从驾驶证下来到现在,我一次车都没有开过,所以是真的不会开啊。

“没事,有证就行。”现在已经在高速上了,但贝贝的手机还是响个不停,我也很想帮忙,但是我这个技术,真的可以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贝贝说完之后就把车停到了应急车道上,让我去开车。

“我这个是自动挡的,好开,你到时候踩油门直接走就行了。”贝贝说着就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继续忙她工作上的事情了。

而我只好硬着头皮开了起来,不敢走太快,所以就在最慢的车道上看。正好前面有辆大车,贝贝就让我变车道。

我打开变向灯之后就开始转动方向盘,但因为是第一次操作,方向盘转的幅度太大,差点压线了,把贝贝也吓了一跳。

“没事没事,这个方向盘你轻一点碰就行。”贝贝安慰我道。

我觉得开车最难的一件事就是对于方向盘的控制了,其他的其实还算好说。而我也从第一开始的害怕,慢慢地享受这个过程。当然,还是害怕占大部分的。

“开到前面服务区就行。”贝贝应该是忙完了工作,她身边的电话终于没有再响起来了。

“行。”我心里想着:太好了,马上我就到终点了,这对我来说不仅是一次新的尝试,更是一个新的开始。

但是到服务区后,贝贝让我停到车位上,但这对我来说,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贝贝知道自己再重新调一下车。

休息了一会后,我们又继续踏上了去北海的路。后面的路上,贝贝就没有再让我开车了,而我们在半夜两点到达了北海,并吃了那里的第一顿饭。

原本是在半夜,想着不吃饭了,赶紧去住的地方休息休息,结果没有想到,一个男的给贝贝打来了电话“回来了没,吃烧烤啊?”

贝贝问我吃不吃,我想了一下,吃,好像也可以。

然后我们就去吃烧烤了。对方是三四个男的,都是在工地干活的,而贝贝上来就和他们喝了起来,还问我喝不喝,我摇了摇头,算了吧。

然后我就看着他们边吃边聊天,而我什么都不懂,只能听着不说话,这种感觉真的还挺不好受的,周围一群人都其乐融融的,只有我像一个局外人,什么都不知道。

而贝贝好像发现了我的局促不安,就悄悄的告诉我“不要害怕,慢慢的打开自己,你忘了结婚之前的你是多么自信了吗?”

然后就跟他们介绍我“我身边的这个美女是单身哦。”

旁边的男的就发出“哇偶~”的声音,其中有个男的直接给我说话“美女,我叫启峰,今年25,请多多关照哦。”

“我叫旭娜”我还挺尴尬的,怎么突然来了这么一处。说话的男的挺瘦的,他看起来就很年轻,也很爱说,不过说话有一股子口音,听起来像东北的。

但其实引起我注意的是另外一个人,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因为他很像周先生,所以我的视线总是不自觉的被他吸引。

“我叫宇凡”他可能注意到了我在看他,主动给我打了个招呼,我笑了笑没有说话。

晚饭结束后,贝贝悄咪咪的告诉我“宇凡今年27 ,还是单身哦”

我的心里立刻绷紧了,心跳都加速了“你…你给我说这个干什么?”

“我还不了解你,你一直都喜欢这种类型的。要不姓周的能把你拐回去?”贝贝真的实在是太了解我了,但是我会承认吗?答案是不会。

“你瞎说什么呢?快回去睡觉吧。”

“哈哈哈哈哈”贝贝笑了笑我,没有再说什么。

第二天6点,贝贝就叫我起床了,这睡了还没有3个小时啊,我不禁再次佩服贝贝,真的是一个女强人,真的很厉害。

“工地上的货到了,我们要过去盯着点”贝贝边说边起来化妆,而我第一天到这,肯定也不好意思赖床,也赶紧起来收拾了一下,我们就去了工地。

贝贝说北海这个地方很热,直接穿短袖就行了。我听了她的建议,结果出门后发现下雨了。小风一吹过来我还是感觉到了冷。可是随即,我感受到的就不是冷这一件事了。除了气温,还有饮食习惯也非常的不一样。

工地是刚刚盖完的大楼,贝贝这边负责防火卷帘和挡烟垂壁,第一开始听到这个东西我都是很懵的,这是什么啊?

我们到的时候甲方已经在现场了,看到贝贝姐就是“赶紧把这个搬走,要不然晚点回挡路的。”

“严总,我这边工人已经来了,放心吧。”贝贝经常和他们打交道了。

“那就行。”严总说

“货款什么时候到啊,我这边工人都该发工资了。”贝贝开门见山的问道。

“你们上个月干了有半个月吗?就开始要工资。”严总直接问道。

“有,怎么没有啊,这不是月底了,没钱了嘛?你看今天又进了两车货。”贝贝

“你把活干好了,这钱少不了你的,等8号,会计那边开账,到时候给你报上去。”严总直接说了。

而我只是在旁边,看着他们交谈,这还是我第一次接触这种东西,和看电视的感觉还是很不一样的。

“行,那我去工人那边看看。”说完贝贝就带着我往施工的地方走了。

因为现在还没有电梯,所以需要我们爬到四楼,想想都挺累的啊。尤其是我,没有干过活,真的一点都爬不动啊。

上去之后看到两个挺年轻的小孩在装那个布,贝贝走了一圈之后就开始喊他们了。

“活是这样干的吗?怎么跟你们说的,要拉直了,不能有折皱,你看看你们弄得是什么东西,拆了重新弄吧!”贝贝生气起来还是很厉害的,那两个小孩一句话都不敢说。其实,这个时候我也不敢说话。

这时贝贝的手机响了起来,手机对面的人说“刚花了200块钱租那个车搬货,结果没两下那个车坏了。”